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天香古今劫
天香古今劫

      

在千禧年的头一天,天山一处悬崖下一香港考察队发现了两具冰尸,看起来极有研究价值,就用高级仪器使之慢慢解冻,科学家惊奇发现两尸生理结构竟没什麽致命损耗,也就是说,这一男一女是极速冰冻,以至还有複活可能。

  这一发现使科学家异常兴奋,经过一些活化处理后打算分开运回香港研究,可惜在到港后被黑社会抢走,运走时在大羽山发生车祸,待警察赶到时,车里的女尸竟然离奇失蹤了。

  其实这起车祸并不严重,而且强烈颠簸后女尸竟活过来了。在真空仓的保护下,这位身着古装的姑娘竟没有受伤,慢慢爬出车厢,坐起身来,她轻揉脑袋,一会竟留下泪来,回忆起醒前的事情………………………

  风雪之中一个黑衣姑娘正以极快的速度向大雪山顶消逝而去,速度之快令人惊歎。她就是天香圣斋中百年难得一见的杰出弟子孟月瑶。她年方19岁,但是屡获奇遇。深得现任斋主楚天香的喜爱,爲悟得大道而入世。

  出道两年,以一套惊天地泣鬼神的天香剑法和一手出神入化的天香珠赢得了天香圣女的称号。更得到了武林百年第一美女的美称,不过可惜的是,她以拯救武林爲己任,一心悟道,武林中无数出色的年轻才俊爲她朝思慕想,而她丝毫不爲所动。

  令人惊奇的是,这位天骄之女不知爲何竟对武林上下的大小淫贼深恶痛绝。出道两年间,天下间出名的淫贼竟被她杀了一半有余,而且下手决不留情,次次把淫贼的淫根切除。与素日救济贫民,温柔善良的她就像两人一样。

  也因爲如此,近两年武林中的淫贼大都消声灭迹了。没被杀死的也几乎不敢出来作案,只有一人依然我行我素,犯下很多州府都爲之头疼的大案。

  他名叫韩天煌,据说是一个孤儿,武功缘自一次天山奇遇,得到一本数百年前的一本邪派秘籍,上面记载了很多奇异药方和一些奇妙武功,具体是什麽,无人能知,只他的轻功已达化境……

  说起来呢,他平日所干之事,也都还算侠义之举,如果不是淫邪之举太盛。也算是受百姓爱戴的侠士,兼之他一年之中半载都隐居于雪山中。所以得到了江湖上黑白两道赠之的雪山淫侠称号。

  好了,书归正传。

  三月之前,韩天煌竟在北五省盟主的寿宴时把他的独生女儿峨眉掌门清华师太的爱徒岳娟儿给施药迷奸了。得逞后还故意被发现,大闹了寿宴,惊动了整个江湖。月前,岳娟儿的好友同爲武林四大美女的孟月瑶从南疆挑平五毒教归途中来拜访好友。看到娟儿那梨花带雨的可怜样,震怒之下,放告江湖,要亲上天山替好友报仇,这才引发了一个旷古绝今的故事。

  话说孟月瑶三柱香的时间已奔到天山山顶,可是在茫茫雪原之中寻找一处绝对隐秘的住所谈何容易呀,月瑶正在发愁之中就听到一阵长笑,韩天煌已立在不远处一棵大树的的顶端微笑着说:“欢迎孟小姐大架光临,不知所爲何事。”

  看到韩天煌那悠然自得的样子,孟月瑶勃然大怒:“你这个淫贼,不要装糊涂,今天本姑娘要爲武林除害,休走,看剑。”

  看到孟月瑶不知以何种手法拔出宝剑飞奔刺来,韩天煌心里不由一惊,同时心里暗暗偷笑:“这个小妞还是出道时短,虽然凭着非凡武功成名于江湖,但还是阅曆太浅,很容易就被激怒,看来我垂涎已久的佳人就快到手了。”心中想,但脚下丝毫不停,口中笑道:“孟小姐找夫郎也不要这麽着急嘛。”向山峰深处飞去。

  这韩天煌武功如何不得而知,但其轻功的确不次于任何人,否则也不会犯案无数而一直逍遥法外了。连京城六扇门第一名捕冷若冰都被他下药轻薄,要不是被武当“踏云七侠”碰到,官门中人都要贞洁不保了。就这样,以轻功闻名的七人都让他以轻功逃掉,连影都找不到,可见他的轻功如何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们这位大淫侠除了武林“名花宝鑒”上前百名的美女感兴趣,对一般庸脂俗粉看都不看,这就是他干的每件案子都是大案的原因了。

  回到正题。孟月瑶一看韩天煌竟不接招,直接跑了,心中大恨,心想:“让你跑掉,本小姐就不叫天香圣女。”直追下去,可是对方跑的实在太快,月瑶加到全力,也无法短时间追上。而对方好象也甩不掉姑娘,两人一追一跑,最后韩天煌消失在一片山谷中,姑娘一看,心中大喜:“估计是到了他的贼穴,哼!看他还往哪跑!”

  当下也不细想,如果真和传言一样,那这个山谷就是数百年前的奇地了,哪会让人轻易闯进去。可惜姑娘一时大意,想也没想,直接闯了进去。

  就在姑娘消失在山谷中的同时,谷口的一个仔细看都不容易发现的小山洞里,韩天煌竟走了出来,脸上带着一丝亦正亦邪的笑容:“看你如何逃出我的手掌心。”说完,也展动身形,追了上去。

  再说说姑娘这边,不知不觉已走到谷中深处。发现这谷中竟然毫无积雪,温度适宜,百花盛开,树木怪石丛生,实是一块宝地。而姑娘光顾惊异奇景,毫无发觉自己已陷入一座阵中,想出去并不容易了。可笑她还一边小心翼翼地注意埋伏,一边找寻对手呢。

  走着走着,她突然看见一座一边靠山一边挨悬崖而且并不太小的殿,感觉竟是一座佛殿,好奇下走进了让她后悔终身的地方。只见姑娘一拧身,飞进了大殿之中,看到古佛中立,果然是一座佛殿。突然,就在她脚一沾地的同时香案突然扬起一团紫烟,而身后门两侧风声突起,十二根利箭从后背飞来。

  只见女侠一声冷笑:“这点不如流的东西能伤得了我吗。”身体沾地即起,腾空一丈左右,避过暗算,同时一声娇喝出掌,就看身边起来一阵风,风力能把那些消息埋伏都毁了,空中扭身返回殿外,抓起一把石子用漫天花雨扔向殿内,确定再无消息才又慢慢走进殿中。

  看的暗中偷窥的韩天煌心中暗喝:“果然不愧天下第一侠女之名,真有高手风范,如果再过几年,我也许真会栽到她手里,今次我一定要得到她。”

  再看殿中女侠发现右边伏虎罗汉手下的虎竟横移了一丈,姑娘自言自语道:“这恶贼跑的真急,连机关都忘了关,看来这就是贼穴所在,淫贼,受死吧。”说完,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这时韩天煌眼中才又充满笑意:“这次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让你尝尝这邪帝宫的厉害。”说完轻碰机关,虎座竟慢慢恢複原位了。

第二章

这时,姑娘已走到一条不宽的通道前,甬道两壁上全是小洞,看起来危险十足,我们的孟女侠看了微微冷笑:“淫贼就是淫贼,你以爲这点小机关就能让本姑娘止步吗。”就看姑娘霍然拔剑,同时运气把自己的天香神功运到八成,瞬间已经达到百毒不侵的境界。只要不昏迷,不散功,可以达到两个时辰,这一点是她师傅都无法做到的。

  就见一团银光直飞甬道,而甬道同时射出无数小箭与毒雾,但在姑娘的天香剑法与护体神功下,毫无作用。转瞬间,姑娘已毛发无损的通过了机关,处身在一个八卦状的奇阵中,后边通道也突然封闭起来。一个笑声紧跟着响起,只听韩天煌的声音在密室中回响:“孟女侠,这次你可成了我的瓮中鼈了吧,我倒要看看武功高强的的能坚持多长时间。”说完就没了声音。

  孟月瑶这时心中才猛然一惊,发觉自己上当了,可转念一想,这里也不一定能困的住自己。心念一到,便仔细观察起这间阵室来,发现这是一间约百人大的密室,中间一个大号香鼎徐徐的冒着清烟,闻起来好象是普通的檀香,姑娘也没在意,四周有八个分别刻着八卦的门,用剑敲一敲确定是精钢铸成,决无可能凭人力所开,刚才自己进来时走的就是其中一个震字门,而其他地方都是厚厚的石壁。

  研究了很长时间,姑娘已经承认,想出去,的确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想到这里,算了算从自己运功到现在也快两个时辰了,丹田气力渐感不足,心想凭自己的武功什麽情况都应付得来,就靠着石鼎盘膝坐下,散去功力,慢慢调息。

  再说这边韩天煌却像热锅上的蚂蚁爲起难来,本来他可以等到孟月瑶饿的筋疲力尽再出手擒她,可是一他已被孟月瑶迷的神魂颠倒,狠不得马上和她颠龙倒凤,二也怕她无奈自尽。想来想去,忽然灵光一闪,暗骂自己糊涂,本来早就想好的计策怎麽一见美女就全忘了!念到手到,只见他随手把身前木架上的一只花瓶一转,那边密室里的烟中便慢慢的加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味道,而调息中的侠女毫无所查。

  就这样过了一天,韩天煌在期间还从天窗的小口中扔进了一些食物,而女侠怕中毒连看都没看。第二天傍晚,从暗处发现女侠表现的越来越烦躁,韩天煌知道,最好的时机到了。

  此时女侠正考虑怎麽脱困,突然刻有离门标志的铁门竟然打开,只见韩天煌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看的女侠一皱秀眉,叱到:“你这恶贼,爲何自己来送死,说,你又有何诡计?”

  韩天煌不紧不慢的说:“小生特来和小姐共赴鸳梦。”

  气的姑娘二话不说,拔剑就刺,一刺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发觉自己内力剩下不到两成,脚步也不自觉的的慢了下来。

  韩天煌见状大笑:“孟大女侠,怎麽不来了,我告诉你,你闻的香中含有幽柔草的成分,它正是你几月前用偷袭踏平的五毒教送给我的,现在我用它替他们报仇,别小看这点草,闻一会没关系,闻的时间长了,功力就会全部消失,要休养数日才会恢複,你乖乖让哥哥教教你什麽叫欲仙欲死吧!”

  听的姑娘心中一动:原来我应该内力全失的,看来他不知道由于我修习内功特殊的原因,功力还剩两成,看来自己要想办法先把对方击毙才能专心驱毒了。想到此处,偷偷掏出了几颗成名暗器天香珠,口中分散对方注意力,趁着韩天煌以爲绝对已经得手,色咪咪的瞄着自己鼓鼓的胸脯的时候,突然出手,以天女散花的手法罩向对方。

  韩天煌也大吃一惊,他实在没想到孟月瑶的功力没有尽失,对方手法又高,仓忙之间只能一式懒驴打滚滚出门外。这也就是姑娘功力已经不到两成,力道不够,否则姑娘这种突然出手,韩天煌绝对九死一生了。

  再说姑娘见一击并未得手,大急之下毫不犹豫,运起剩余功力,拔剑飞刺而去。没想到出得密室一瞬,眼前突然罩下一张大网,孟女侠急忙向上挑剑,谁知那网不知何物所制,姑娘的镇斋之宝天香剑竟也不能将之挑破,说时迟那时快,转眼间姑娘已被大网紧紧缠住,而且网上有许多小白球也立即爆炸,放出数团迷烟,可怜姑娘的功力已不足运出护体神功抵抗,无奈下拼命挣扎,但是意识慢慢开始迷糊,耳边能听到的只有韩天煌含蓄而得意的笑声,最终慢慢失去了知觉。

  话说韩天煌看到女侠终于晕了过去,心中大喜,但他始终对女侠十分忌惮,尤其刚才因爲大意险些吃了大亏,所以这次十分小心,他先用金钱镖打中了姑娘丹田、气海、井肩等几个要穴,才慢慢啓动机关把月瑶身上的缩龙金丝网给撤掉,然后轻轻把姑娘手中宝剑拿了下来别在身上,不忘在姑娘身上又运功补了两指,接着一哈腰,横身抱起姑娘娇躯,走进了密巢深处。

  就这样,他们到了邪帝宫的最深处,一个豪华的宫殿中,只见此殿中最中央是一个地下温泉,四周有一张超大型的绣萝大床,边上有木马、犀牛、逍遥床等各种“奇门器械”,一旁柜上还有很多棉绳等捆绑用具,此时姑娘多亏在昏迷期间,否则看到屋中的淫糜景色非吓的哆嗦不可。

  话说此处是邪帝宫的最深处,也就是韩天煌住的地方,据说是数百年前一名自称邪帝的人在成其霸业之后,耗用十几年时间,建成的一座具防守享乐爲一体的地下城堡,除了深悉阵法和韩天煌这种有积缘的人,常人不要说入宫,连帝宫在什麽地方都找不到,更不要说攻入了,这次要不是韩天煌故意布下陷阱要引孟月瑶入宫,自己暴露了行藏,而且封闭了大部分阴狠致命的机关,孟月瑶就算找得到山谷,都不能活着走出大殿,更不要说进入地宫了。

  此时,韩天煌美人在抱,反而不着急了,他慢慢把姑娘放在大床之上,自己坐在床边,仔细欣赏姑娘那绝美的面容,姑娘不胖,也就是说并不是丰满妖娆的那种,但是体格匀称,因长年练武的原因,长腿细腰,虽然平躺床上,但还是能看的出胸部完美的隆起,脚不大不小,轻轻拿起她的纤手,发现并不粗糙,手掌柔若无骨,滑嫩丰盈。韩天煌自出道碰到这麽多女人,像月瑶姑娘身材这麽好的也是他平生仅见。

  擡头上看,姑娘的绝世玉容就出现在他面前,因爲经过剧烈挣扎,高高挽起的云髻有点散乱,几缕发丝垂在额前,一双美目紧紧闭上,睫毛还显得有点微微抖动,翘鼻缓缓的射出丝丝甜香,小小的樱唇微张,说不出的诱人。

  韩天煌看的实在忍不住,低头罩向那张轮廓完美的瓜子脸,吻在朝思暮想的小嘴上,轻轻吸吻,同时手慢慢放在姑娘的酥胸之上缓缓揉搓,手指一粒一粒松开了姑娘的劲装,温柔的褪下她上身的保护,然后毫不停顿,滑过姑娘的玉腿,拿住小脚捏玩几下,扒下了姑娘的剑靴,紧接着手腕一抖,已经解开的姑娘的裤子,迅速拉下,转瞬间大名鼎鼎的天香圣女身上只剩下一件月白色的肚兜护住她雪白的肉体,但是双臂袒露,玉腿横陈的样子反而是最引人遐想的。

  韩天煌终于擡起头来,放开姑娘已被吻的微肿,略带血丝的樱唇,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战利品,而且停止动作没有继续下去。

  旋又站起身来,回手拿起几条白色棉绳,把姑娘四肢松松的帮在四个床角,让一个女人能不自由的活动,但无法解开束缚的程度,然后从怀中掏出一只用紫金制成,上面刻有如意束灵丹的太极状小罐,从黑心方倒出一粒丹药,撬开姑娘的嘴,放入姑娘嘴中,看到丹药立时化开,顺津液流到姑娘腹中,才如释重担的把小盒小心藏起,搬出一个玉盒,从里面拣出十三根奇状金针刺入姑娘十三处穴道,待了半刻才拔出收起。

  这才又掏出一颗幽柔草的解药给姑娘服下,顺手解开了姑娘身上除了软麻穴的全部穴道,拿起床头的一个小瓶,掀开肚兜,把姑娘的神秘草丛扒开,把瓶中药水倒入其中,轻涂几下。然后上床侧身躺在姑娘身旁,看月瑶的嘴唇微动,知道姑娘要醒了,就把手放在姑娘酥胸之上慢慢揉搓,静等姑娘醒来。

  再说姑娘只觉眼前飞舞着许多幽幽柔柔的小蝴蝶,飞呀飞呀好象很快乐的样子,突然,这些蝴蝶聚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只鬼爪,抓上了她的胸。吓的猛然睁开眼睛,本能的想坐起来,谁知竟然没能起来,而且她还在清醒的同一时间,发现竟有一只手在她的胸口肆意把玩。

  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孟女侠马上下意识的提气运功,想一蹿而起,却发现丹田内空空蕩蕩,内力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封在一个自己找不到的地方了,同时发现身上被四条绳子松松的禁制住了。耳边却响起一个她现在决不想听见的声音:

  “没用的,别挣扎了,吃了天下奇毒榜排行第四的束灵丹,又被我金针封功,大罗金仙都提不起一丝内力的。我对姑娘你真是够忌惮的,还没第二个人逼的我如此小心呢。现在你就乖乖的和我快活一下吧。哈哈哈……” 

第三章

上一篇:《大侠魂》之第四十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

下一篇:赤炼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