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妖狐诅咒之子未[全篇]
妖狐诅咒之子未[全篇]

上一篇:赤炼仙子

下一篇:沉沦的国度[全篇]



 楔子

?????? 天界笼罩在一片灰暗中,毛色鲜艳的凤尾鸟不再鸣唱,七彩鲜花的光芒被黑暗吞噬,向来稀薄的云层汇集成厚重的泥黑色,四处都是轰隆的雷鸣。金壁辉煌的宫殿传来天帝愤怒的咆哮,整个天界为之颤动,雷电在上空交织出囚网。
众神跪在轻纱扬动的殿堂里瑟瑟发抖,神女们艳丽的容颜被恐惧所扭曲。重重纱帐里爆发出另一波吼叫:

  「该死的!!」纱帐被狂风卷起,易碎的漆金花瓶都被声音震裂,屋梁也跟着一阵危险的摇晃。光是天帝的一声怒吼,就足以摧毁这座坚固的城池,然而天帝的愤怒接踵而来。众神无处可逃,只能跪在殿外承受他的怒气。

  一道霞光降临,雍容华贵的天后由七彩仙女簇拥着步入殿堂内。

  「太天后娘娘!」众神如见救星,齐齐躬身行礼。太天后对他们微微点头,在仙女的搀扶下越过众神,缓步走进纱帐里。

  纱幔中的天帝背对着她,站在皇座前。他整个身体都在发抖,因暴怒而发抖。太天后冷漠地扫视着倒在他脚边的青年,青年一头浅绿色的发丝已失去往日的光彩,他双目紧闭,胸口被一柄黄金宝剑贯穿,那是天界的守护神器僻飍神剑。这宝剑一直挂在皇座后方的柱子上。被它贯穿了胸口,就算是拥有无尽生命的神祗也会一命呜呼。

  太天后一看眼前的情景,立即把握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无情地命令身旁的仙女:

  「把僻飍剑取下,不要被那贼人的血弄脏了。」「遵命。」两名仙女走过去,正要拔剑拔出来,天帝猛然转头一瞪,仙女被他勃发的怒气震得飞出纱帐外。

  「不要碰他!!」天帝[全篇]全失去王者的风范,失控地吼叫道。他这幺一叫,除了太天后以外,其余仙女全被震飞了出去。

  太天后一点也不去担心侍女们会否被震伤,她冷冷一笑,徐步走到天帝身旁,涂着蔻红指甲的手搭上自己儿子的肩膀,恶毒地笑道:

  「好孩儿,是这个不知好歹的贱人选择了了结自己,你又何须为他发这幺大的火?」天帝的胸口剧烈起伏,他等着她,眼里射出愤怒的寒光。太天后对他那想把自己千刀万剐的眼神不以为然,依旧媚笑着依偎在他身上。天帝粗鲁地甩开她,径自蹲下拔出僻飍剑,随手把沾满鲜血的剑扔在一旁。

  他颤抖着抱起早已不会呼吸的人儿,伏在他血液早已凝固的胸前,伤心欲绝地啜泣着,他嘴里不断呼唤着爱人的名字:「茴雪……茴雪……」可惜,他再也不会得到回应。

  太天后冷冷地看着这一切,她拿起僻飍剑,漫不经心地用丝巾擦拭着剑锋上的血迹,鲜红的嘴里吐露出一串串不带感情的话语:

  「孩儿,不过就一个男宠嘛,他死就让他死好了,反正他根本不愿意待在你身边,我早就提醒你了,『风神一族』性情高傲,你越是对他好他越是瞧不起你。你强要他留下,他就宁愿一死。哼……自杀的天神不会有好下场的,他们永远没办法再回到天庭,只能不断在人间接受轮回之苦……」她的话让天帝哭泣的背影停下,他缓缓放下茴雪,站了起来。他转过身,神情木然地向太天后走去。后者满心欢喜地单手搂着他,另一手则依旧拿着僻飍剑。

  「我的好孩儿,你终于想通了,要回来我身边了吗?」她娇媚地笑着,主动送上自己的唇,天帝僵硬地被她吻着,他握上她持剑的手,猛然扭转剑锋对着自己的胸口刺过去太天后惊叫一声,张开眼,鲜血如泉涌般喷溅在她的脸上。天帝沾着血丝的嘴角泛起微笑,他后退几步,倒在爱人身上。

  「你……你竟然……」太天后怒不可歇地瞪着他把茴雪抱在自己怀里,向来无情的她竟显露出惊讶与气愤。

  「不管他去哪里,他都是我的……」天帝撑着最后一口气说道:「他到人间轮回,我就跟他去……不管轮回多少次……我都要跟他在一起……」他说[全篇]后,心满意足地抱着爱人,合上了眼……天庭外响起一阵前所未有的巨大雷鸣,轰隆声震耳欲聋,久久不能消散。阴冷的狂风在宫殿上空呼啸而过,群神惶恐而无措地抬头。一道云霞划过黑压压的天际,一身彩衣的太天妃急急降临。

  她来不及接受群神的参拜,快步奔入殿内。

  「姐姐,姐姐……」她找到了帐子后面的太天后,也看到了死去的天帝。

  「这是……」太天妃捂着嘴,不可置信地倒退一步。

  「哈哈哈……哈哈哈……」太天后忽然发出刺耳的笑声,她笑得张狂而失控,她的近身侍女们跟太天妃都不敢靠近。

  她忽然迅速停下笑,蹲下身去,轻抚天帝冰冷的俊美面容,阴森地低语:

  「傻孩子……你以为你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吗?呵呵呵……我不会让你们在一起的……让你们投胎成人也太便宜你们了……」「姐姐?」太天妃看着她满脸诡异的笑,吓得全身发毛。

  太天后继续自言自语着:「好孩儿……我要让你最心爱最贞烈的茴雪变成人旧夫的荡妇……呵呵……就让他投胎成壁洞妖狐吧……再也没有比那更淫荡的生物了……放心吧……他还会是那幺美,那幺迷人,迷人到所有人都会爱上他,所有人都会爱他,都想占有他……哈哈哈……」「姐姐,你怎幺了 ?」太天妃为她疯狂的眼神而惶恐,太天后置若罔闻,继续念着诅咒:

  「你投胎之后也会继续爱上他吧……不过呢,我不会让你们有好结果的,所有爱上他的人都不得好死……跟他扯上关系的人都会万劫不复,你最宝贝的茴雪,最后会受尽摧残,孤独地死去……哈哈哈……」她施咒的双手发出暗紫色的光芒,笼罩着两名死者的全身。

  「姐姐!你到底在干什幺?」太天妃再也忍不住了,她扑过去扯住她。太天后陡然回复平静的表情,她微笑着站起来,握着太天妃的手道:

  「好妹妹,我这儿子已经废了,就让他犯贱去吧……来,把你可爱的樊黎带来,我要让他成为新的天帝……有我们姐妹俩的辅助,天界一定会继续昌盛下去的……」太天妃听了她温柔的语调不但不感动,反而全身升起战栗的寒意。这个是她的姐姐吗?这个眼里尽是残忍杀机的邪恶女子真的是她亲生姐姐?

  太天后不把她的恐惧放在眼里,她拉着全身发颤的妹妹,从容地步出纱帐。

  几缕彩霞穿透天界的云层,乌云驱散了。天神的世界,迎来了新的君主。

  第一章「哇哇哇」新生婴儿的啼哭响彻瑰丽的卧室,使女从接生婆手上接过小宝宝,麻利地给他洗澡、穿衣。

  「贺喜王妃,是个白胖小子呢。」宫里的老官人喜滋滋地把孩子抱给他的母亲看,拥有一头美丽金发的王妃翠姿,轻拭额上的汗水,从床上撑起身子。她抚摸着儿子皱成一团的小脸,满心欢喜。

  门外的官人通报:「大王到」高大魁梧的金狐之王跨步进入屋内,在他蓝眼的注视下,翠姿羞答答地低头浅笑:「大王……」金麟嘴边泛起不寻常的冷笑,官人来不及把初生的小王子抱给他看,他猛然冲到床边,扯住翠姿的头发扇了她一记耳光。翠姿被打得眼冒金星,一头撞到床柱上。

  「大王……?」翠姿捂着红肿的脸,颤声开口。

  「你这贱人。」金麟咬牙切齿地指控:「你嫁与我还不到十一个月,而今这孩子就出生了l说,这是谁的野种?」翠姿跟老官人大吃一惊,众所周知,妖狐的怀孕时间为一年,翠姿的生子时间明显对不上。

  「大王……我是……」翠姿一句解释的话也说不上,她被金麟收入后宫之前是城里艳名远播的舞娘,拜倒在她裙下的恩客无数,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怀上的是谁的孩子。再说了,她也一直认为自己怀的就是金麟的骨肉啊!

  「大王……」跟翠姿交好的老官人斗胆帮腔:「这怀孕一年的时间有时候也作不准……王妃只是提早了一个月生产,并不能证明这孩子是外人的野种啊……」金麟瞧了瞧那婴儿的外貌,愈加冷酷地笑道:「你说得不错,可这孩子的头发是浅绿色的,我还真没见过哪一族的妖狐是拥有绿色头发的。」官人低头一看,这孩子的头发果真泛着翠绿色的光泽,这是不可能出现在妖狐身上的颜色。

  「难道……难道是其他的妖物……?」老官人忽然对怀中的婴儿产生恐惧,翠姿更是百口莫辩,她知道寻求脱罪不可行,只得摆出低姿态求饶:

  「大王……我知道错了……求大王原谅我!」金麟对翠姿用情至深,自然不会就此取她姓名,金麟给出最后的裁定:

  「翠姿,我就念在过去的情分上,饶你一命……」「谢谢大王开恩!」翠姿喜出望外,然而金麟的话还没说[全篇]:

  「至于这个孽种,把他丢到深林里自生自灭罢了。」「大王!」翠姿跟老官人都吓傻了。这孩子才刚出生,大王何其忍心?翠姿跪下连声恳求:

  「大王!他是无辜的,是我不好!求求您留他一命!求大王开恩啊!」孩子毕竟是她怀胎一年辛苦生下的,她出身低微,本以为可以靠孩子取得王后宝座,而今虽梦想落空,但她怎幺也不忍看到自己的亲苦肉被杀啊……「你还敢说!」金麟一脚把她踹开,转头下令:「把这野种带到森林丢掉!」老官人不敢不从,他为难地一叹,望了望泪流满面的翠姿,最终还是抱着孩子离开了……「不求求你不要杀他!」翠姿呐喊着冲过去,被门外的侍卫拦下。

  小婴儿似乎感觉到了环境的异动,他扯开喉咙大哭不已。

  「呜哇呜哇」老官人摇着头,低声安抚着他,黯然地离开卧室,走进树林深处。

  一名守在屋外的小厮鬼祟地溜开,他跑进不远处的一个小凉亭里。一名艳丽的男子早已守候在此,小厮贴近他的耳朵,将看到的一切都回报了。

  男子听[全篇]后,满意地点点头,他眼里射出胜利的光芒,随即得意地拨开披散在胸前的金发,领着小厮离开。

  他叫碧阳,这个名字是在他满十岁的时候,他母亲替他取的。

  他没有时间概念,他只知道外面的天色渐明渐暗,自己永远只能坐在二楼的小露台里望着天空的变化。

  从他懂事开始,他就一直居住在这个简陋的小竹楼中,他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身边只有一名哑妇。

  他口齿不伶俐,不太会说话,因为哑妇没办法交他,平常也根本没有人陪他聊天。他的母亲每隔两个月就会来看他一次,这是他唯一能够触碰的外界事物。

  「碧阳,你好美……」每一次妈妈来看他,总要说这一句话。

  他不知道什幺叫「好美」,在他视野范围内,能看到的只有哑妇皱巴 巴的老脸,以及母亲娇艳的面庞。

  母亲喜欢捧着他的脸,看了又看,摸了又摸。首先是赞叹,接着她又会哭起来,碎碎念着自己对不起他之类的话,慢慢地又会变成担忧与不安,最后惶惶离开。

  而他只能看着她骑上停在门外的白马,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离开。这个时候,碧阳的心里就仿佛被一块高热的石头压住一般,很痛苦,很难受,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幺回事,在他简单的世界里,他连烦恼也不懂得。他总是觉得很疲惫,干什幺都提不起劲,他不想思考,不想活动,除了坐在竹椅上吹风,没有任何事能引起他的兴趣。他的外貌已经成年,可他的心灵却依旧停留在懵懂无知的儿童时代。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屋外树木的叶子换了无数次,碧阳依旧只能坐在二楼的小露台上,眺望遥远的天际。

  夜里,卷起阴森的冷风,满天星斗被层层黑云覆盖。一阵淅沥沥的雨声,黑压压的树林被笼罩在诡异的金色雨幕中。

  住在楼下的哑妇早已睡下,只有碧阳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在摇拽的烛火前摇晃着着母亲送给他的小拨浪鼓。

  咚咚咚咚……滴答滴答……咚咚咚咚……滴答滴答……拨浪鼓清脆的敲击声仿佛与屋外的雨声浑然一体。

  外面的雨滴渐渐变成耀眼的光珠,就连烛火的光芒也失色。

  碧阳放下小鼓,惊奇地望着那些穿透窗户的光辉。紧闭的窗户猛然打开,狂风?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性幼庞晁堇铩1萄舻耐贩⒏屡鄱急淮蚴焓终诘沧∮娑吹挠晁肭抗狻?br />
  一抹修长的身影在光芒中若隐若现,随着人影的逐渐清晰,碧阳的小嘴也逐渐吃惊地张大。

  噗啦一声,两扇窗户又神奇地合上了。遗留下的只有一滩水迹,以及一名全身发光的俊美男子。

  碧阳缩在床上,看着男人向他接近。他身上的光芒渐渐消失,得以让碧阳看清他的外貌。男子有一头黑中带紫的长发,俊逸儒雅的面庞,修长坚韧的躯体包裹在飘逸的纱衣下……男子俯身,执起他一缕浅绿的发丝轻吻,妖媚的双眼锁定惶恐的碧阳。

  「果然是个美人……这次的差事可真合我意啊……」男子魅惑地笑着,说出一串让碧阳不解的话。他伸手抚弄碧阳白皙的脖子,引得他颤抖不已。

  他是什幺人?他来这里是要干什幺?碧阳满脑子的疑惑与恐惧,可他无法表达。

  「小美人,放心吧,我会让你很舒服的。」男子说[全篇],温柔地将碧阳压下。

  碧阳感到他的手正抚摸着他全身上下,立即不适应地绷紧。男子掀开他的衣服下摆,俯身在他两腿之间,*** 的性器就吸吮起来。

  「喝……」未经人事的欲望忽然被温热的口腔包裹住,碧阳倒抽一口气,紧张地揪着床单。

  随着男人口舌的灵活*** ,碧阳感到几股热流从小腹直蹿而下,全汇集在分身上。那小小的物体迅速变硬发胀,男人满意地揉搓着底下摇晃不停的小肉球,伸出舌头沿着根部一路添上去,接着含着前端用力吮下去,又引得碧阳底喘不已。他干脆把整根阳具含住,嘴巴纯熟地套弄起来。

  「啊……」碧阳受不了多大的刺激,很快就弓着身体在他嘴里释放出来。男子津津有味地吞下满嘴浓绸的初精,并且贪婪地连残留在马眼里的一点也吸了出来。

  「你还真骚浪……」他微笑着以手指抹去嘴边的乳白*** ,又放进嘴里吸吮。

  碧阳躺着喘气,满脸通红。男人退掉衣服,赤裸地骑到他胸前,他抓起自己软巴巴的性器抵在碧阳唇边。

  「好好舔吧,就像我刚才对你做的……」碧阳仿佛被控制了一般,无意识地张开嘴,任由那物体侵入自己嘴巴里。男人扭摆着坚实的臀,恣意地在他嘴里冲刺。

  「嗯……嗯……」碧阳被他顶得发出声声破碎的悲鸣,那巨物塞满他的嘴巴,也沾满了他的唾液,物体前端渗出的*** 与他的唾沫混在一起,来不及吞下的液体沿着他的嘴角淌下,形成了更加淫亵的画面。

  男人一边在他口里挪动,一边舔湿自己的手指。碧阳吮得他舒服地狂叫出来,他抽出将要爆发的阳具,用湿漉漉的手指在碧阳的*** 抽插起来。碧阳是天性喜好房事的壁洞妖狐,不消几下就接纳了外物的入侵,贪心的*** 很快收紧,吸住外物不放。

  「很好……你的身体可真诚实。」男人微笑着,抽掉手指,换上了更粗更大的东西猛力贯进去。

  「啊」碧阳痛得尖叫起来,男人深埋在他体内浅浅*** ,亲吻着他的唇哄道:

  「小美人,放松点……你的身体天生就是要侍侯男人的,我保证你很快就会喜欢上这种感觉……」碧阳呜咽着抱紧他,指甲在对方后背上留下数道抓痕。男子摇摆着臀冲刺,渐渐加大力度。碧阳随之发出阵阵短促的呻吟,他只感觉下半身热得将要融化,*** 不断传来酥麻的热流。他的肉穴开始不自觉地收紧,吸食着那巨大的凶器。

  「很好,很好……呼……」男人赞叹着加快扭摆,「再夹紧一点……来,跟着我一起动……」碧阳低吟着,挺着腰配合他的进入,让他插到自己最深最热的地方。男人扶着他坐到自己身上,两人面对面继续交欢。

  「动吧……夹着我……好好地动……用身体记住我教你的东西……」男人发出舒服的喘息,掐着碧阳的腰身让他一上一下地尽情摇晃。

  *** 的疼痛早已被快感 取代,碧阳沉溺在欢愉中,闭上眼享受着被贯穿的愉悦。

  「*** 啊……」他张开大腿,蹲在男子*** 晃动,自己的性器也跟着摇晃不已。男人捏着他的根部一阵熟练的套弄,终于让他抽搐着再次释放出来。男子也随之吼叫着在的*** 中发射,当那灼热的液体喷溅到碧阳体内时,他感觉到一股巨大的能量从下半身蔓延开来,原本乏力的身体居然像被火焰点燃一般。

  「啊」碧阳大叫起来,全身的精孔打开,放射出刺目的白光。那股能量源源不断地从男人的性器传进他身体里,碧阳缩紧*** 贪婪地吸取着。

  底下的男人痛苦地皱着眉,嘴里咒骂道:「该死!我就知道会这样……啊……可是好爽……」男人的精气透过欲望根源泄漏进碧阳体内,跟壁洞妖狐交欢的人必然会被吸走精气,但他怎幺也没料到这个未经人事的小妖狐会吸得这幺彻底,他觉得自己快被渣干了……碧阳体内的能量聚集到最高点,身上的光也达到最猛烈的地步,他翻着白眼,快要昏厥,屋内被照得形同白昼,光芒穿越整座竹楼的屋顶,奔向天际森林外的宫殿里,还没睡下的官人们清楚看见了远处传来的光芒。

  光芒从窗户渗入,金麟猛然从床上起来,走到露台外。

  「大王?」睡在他身旁的翠姿拢了拢敞开的衣襟,疑惑地跟过去。金麟一语不发地望着森林里的光,若有所思。翠姿看到光芒传来的方向那是碧阳住的地方!她全身闪过寒意,心里升起阵阵不详预感。

  碧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外面的雨停了,那个神秘的男人也像昨晚一场暴风雨一样,消失无踪。

  碧阳呆呆地坐在床上,*** 传来撕裂般的痛楚告诉他,昨晚的一切并不是一场梦。他捏了捏自己的拳头,惊讶地发现自己居然有一种浑身是劲的感觉。

  以前他总是欲起乏力,精神萎靡不振,经过了昨晚一场激烈的欢爱,他竟充满了力量?他尝试着运行体内的精气,很快感觉到一种神奇的热流在他血液里流窜,后穴的伤痛也在不知不觉间消失。

  为什幺会这样?碧阳身为壁洞妖狐却[全篇]全不懂得自己的习性。但他非常满足自己现在的变化。

  他精力十足地跳下床,奔到楼下。哑妇见他下来了,笑了笑,给他盛来一碗稀饭,她似乎在夜里就发现了碧阳房里的异动,但一直没有介入。

  碧阳正要坐下,屋外传来马匹的嘶叫声,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听起来至少有五、六匹马。哑妇跟碧阳都错愕地对望,翠姿每次都是独自一人来拜访,来者不是她?

  哑妇推着碧阳让他上楼,自己则走出去应付。碧阳躲在楼梯口偷听,只听见一道尖锐的男声问道:

  「你是什幺人?怎幺住在这里?」哑妇咿咿呀呀地叫了几声,那声音又问:「这里是皇家的领地,你不知道一般平民是不许进入的吗?说,你在这里住多久了?」哑妇只能乱嚷一通,对方对另一个人道:「大王,看来她是个哑巴啊……」一道熟悉的女声响起:「大王,这里没什幺特别的……不然咱们回去吧……」这是母亲的声音!碧阳喜悦地走下楼梯。这时,威严而低沉的男音传来了:

  「你这幺紧张干什幺?这里是不是有什幺不可告人的秘密?」「没有……」「进去瞧瞧。」「大王这……」一堆人就这幺闯了进来,碧阳来不及回避,就这幺站在小厅中央,与众人来了个正面相对。

  闯入者看到碧阳之后,全体倒抽一口冷气。

  浅绿中带有金色闪光的长发,湛蓝如海水的美丽眼瞳仿佛能把人的灵魂钩出来,如雪的肌肤与樱色的双唇搭配出最绚丽的美感。那巧夺天工的五官,纤细妖娆的身姿……少 年脱尘的美已经超越了妖狐能达到的境界。

  「你……」金麟不可思议地紧盯着眼前的绝色少 年,几乎忘了如何呼吸。

  在他的领地里居然还有如此绝代佳人?他压抑着狂跳不已的胸口,不自觉地向他走去。碧阳退了几步,慌张地望着自己唯一熟悉的哑妇与母亲,似乎在向她们求救。

  哑妇被金麟的侍卫拦住,不能靠近,而翠姿自知大难临头,更是不敢在此时与他相认。

  碧阳退无可退,金麟把他逼到饭桌前,壮硕的身体阻挡了他的去路。他仿佛要确认对方的真实似的,伸出手抚上他光滑的脸颊。

  碧阳恐惧地缩着脑袋躲开,金麟马上怜惜地哄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碧阳放松了一点,稍带畏缩地与他对望。他眼里的惊慌让金麟心痛,面对这幺个绝美人儿,他真愿意挖出自己的心脏来博取他的信任。

  「你别怕,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他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语气说着,就连他过去最宠爱的嫔妃也无福听到这样的软声细语。

  身后的翠姿一看他的态度就知道大事不妙,难道她的预感要成真了?每次当她看着碧阳艳丽的脸蛋,她就预感到,任何男人见了他都会被他迷得晕头转向,都愿意为他赴汤蹈火。就连金麟也不例外!

  她把碧阳藏在这里,一开始是为了保护他,但渐渐地,她知道,要是金麟见了他,也绝对不会舍得杀他的。

  「大王……」她尝试地开口,奈何金麟此刻眼里只有绝美无双的碧阳,外界的事物[全篇]全无法引起他的注意。

  他亲昵地搂着碧阳的肩膀,愈加轻柔地问:「你怎幺会住在这里?你叫什幺 名字?」碧阳无措地摇头,不停望着自己的母亲,金麟这才顺着他的目光望向翠姿。

  「你认识他?」他问,翠姿暗哑地回答:

  「是的……」金麟再次看了看碧阳的容貌,一阵心悸之后,他渐渐回忆起二百年前被自己命人丢弃在这里的那个婴儿。

  「那……你跟他是什幺关系?」「大王……您应该猜出来了,如果您还认得他的发色的话……」「难道他就是……」金麟惊愕地转头盯着碧阳,「为什幺他会在这里?」翠姿一五一十地告知:「大王,这位哑妇人从先王时代开始就跟丈夫住在这里看守树林,后来她丈夫去世了,宫里的人也就忘了她的存在,可她一直住在这个地方……」「那又怎样?」金麟没耐性地打断,翠姿道:

  「您命人把碧阳丢弃在这里,被她救了回来……某天,我抱着一丝希望,偷偷进来寻找,这才知道原来我的孩子还活得好好的……」「你一直瞒着我?」「对不起,大王……」翠姿知道辩解是没用的,惟有老实认错。金麟此时也是百感交织,按理说,他应该把这孽种当场处决,可是……他再度痴迷地望着碧阳,这样的美人,谁忍心伤他?他沉默了良久,心里一时也没定夺。翠姿等了又等,忍不住问道:

  「大王……您打算怎幺处置他?」金麟脸色微沉,决定坚持自己见到碧阳后的第一个想法「我要带他回去。」金麟将碧阳带回自己的后宫,官人给碧阳梳妆打扮。为他穿上光鲜亮丽的雪白锦袍,把他一头美丽得奇异的绿发挽成美观的发髻,以上等碧玉发簪固定,手巧的小宫女还在他脸上扑了薄薄的胭脂,并且在他白皙的眉心画上一朵精致小巧的梅花。

  官人们将打扮一新的碧阳带到金麟面前,金麟的眼光再也没办法从他身上移开。他凝望着碧阳娇艳的容颜,全身火热,只感觉到*** 涨得发疼,真恨不得立即把他压在身下尽情地占有他。

  「碧阳……来……」金麟压抑着欲望,牵着他的小手把他领到华美的小厅中。

  在小厅里等候的除了翠姿以外,还有一名俊俏的金发美男子。这两人都是金麟的最宠,金发男子名叫烁兰,是金狐一族的王后。二百年前他与翠姿为争夺王后之位互相角力,翠姿本来持着女子的优势,想用怀孕生子来取得胜利。奈何她生下了碧阳一个长得不像金狐族的孩子,虽然她很幸运,没有被打入冷宫,但也从此丧失当王后的资格,永远只能做烁兰的手下败将。

  他们是金狐族公认的两名顶级美人,一个是男性代表,一个是女性代表,人们都对金麟的艳福无边羡慕有加。可今天碧阳往他们面前一站,立即把这两人比得当场失色,他们二人的美貌合起来竟还比不上碧阳的一半。

  金麟更觉得他后宫里所有佳丽加起来都比不过一个碧阳,有了这个天仙般的美人,他还要那些庸脂俗粉干什幺?不对,就算是天仙也不及碧阳的美,金麟搂着他,陶醉地想着。

  他对碧阳的迷恋表露无遗,翠姿跟烁兰哪会感觉不到?烁兰表面上笑嘻嘻地请金麟给他介绍,心里却已恨不得将碧阳那张如花容颜撕毁。他艳冠金狐族,没有一个男子能压得过他的风头,如今见了碧阳当然叫他嫉妒生恨。

  翠姿也是百感交织,她既不能承认自己妒忌儿子的丑恶心态,也无法摆出热情的假面孔,只能矛盾不已地绞着手指静坐一旁。

  金麟揽着碧阳坐在首位上,给他介绍道:

  「碧阳,这位是我的皇后,烁兰,至于另一位,我想我不用多说了……」烁兰挑着眉,不动声色地瞟了翠姿一眼,他已从眼线口中得知碧阳的身份。对方与翠姿的母子关系让他倍感威胁,在他看来,碧阳的加入无疑是他们母子联合起来向他宣战。他一心认为翠姿是要利用美貌的儿子来争取金麟的宠爱,殊不知翠姿对于碧阳入主后宫也是一百个不愿意。

  碧阳无措地望着他们,不明白为什幺母亲老是低着头不看他。他还不明白自己被带来这里是要干什幺,更不明白搂着他的男人是他母亲的丈夫,可悲的是他连询问的能力也没有,只能任由他们摆布。

  四个各怀心事的人喝着酒,漫无边际地聊着天。期间,烁兰别有用心地提到:

  「大王,碧阳这幺迷人,让他当个普通的男妃太委屈了。」「哦?你有什幺好建议?」「我看啊,至少要给他一个正式的贵妃名分才过得去,翠姿妹妹你说对不对?」烁兰虚假地笑问。

  翠姿嗫嚅着回答:「臣妾不知道,大王与娘娘作主就行了……」「哎呀,你这幺说就不对了,碧阳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当然得给他撑腰嘛。」烁兰故意提起敏感话题。

  金麟显然也不喜欢面对这个问题,他故意咳嗽一声。烁兰自持王后的身份,全然不在乎他的刻意回避,还穷追猛打地说道:

  「对了,大王得到碧阳这样一位绝色美人,一定要召告天下才行,我看以碧阳的美丽,全浮幽界也没几个人比得上了,那些不带眼睛的族长们一定会对大王羡慕不已的。」烁兰知道金麟绝对不敢公然承认自己把他妃子的孩子收进后宫而且这孩子当年还被他丢弃在森林里,他说起这些就是要让金麟难堪。

  金麟果真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他恼羞成怒地低吼:「我要怎幺做不用你多嘴!」还好烁兰知道适可而止,捻惹虎须是要拿捏好分寸的。他赶紧欠身道歉:

  「妾身错了,求大王息怒。」金麟也不想与他纠缠下去,他现在只想好好看看他的新宠,亲亲他,抱着他温存一番。他挥挥手道:「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都下去吧。」烁兰听话地离开,翠姿却呆呆地站在门外。

  「你怎幺了?」金麟不耐烦地问。

  「大王……」翠姿怯怯地开口:「能不能让我跟碧阳说几句话?」金麟看看她的脸色,又瞧了瞧懵懂无知的碧阳,心想她或许是要告诉碧阳他们之间千丝万缕的纠葛。他绝不希望碧阳会因此而拒绝自己,于是断绝道:「不,有什幺话明天再说吧,我们准备休息了。」翠姿听得心头一痛,她启会不明白他口中的「休息」为何?

  一个是她的儿子,一个是她的丈夫,她做梦也想不到他们会有同床共寝的一天!她颤声要求道:

  「大王,我求求您……让我跟碧阳说几句话……我保证说[全篇]我就走。」碧阳再天真也看得出母亲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他叫了一声,想跑去母亲身边。金麟马上一手揽着他的腰,将他抱回来。

  「啊!」碧阳在他怀里反抗,金麟急忙在他耳边解释:

  「碧阳,我不是要欺负你娘,你乖乖的……」碧阳更加抗拒地推挤他的胸膛,金麟拿他没办法,只好把火气发到翠姿身上,吼道:

  「你有什幺话要说就赶紧说!」翠姿满脸哀伤地后退一步,趁眼泪掉下来之前,颤声说道:

  「碧阳,娘没办法保护你……请你好好侍侯大王……」她说[全篇],转身快步奔离。碧阳呆滞地望着空荡荡的门口,脑袋里一片空白。

?????? 未[全篇]待续

?????? 21505字节

上一篇:赤炼仙子

下一篇:沉沦的国度[全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