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紫云飞燕作者非颖儿
紫云飞燕作者非颖儿



               紫云飞燕



***********************************
前面是转的,后面有一小段是我自己写出来自娱自乐的,低俗,莫敲砖

***********************************
               (一)初败

  韩家本为盐商,由于官府颁布禁贩私盐令,韩父负债出逃,韩夫人病死,15岁的独女被债主卖给了妓院。韩茹途中逃脱,流落到雁荡山,为济世庵清文师太收留。

  清文早年凭借「燕回十七式」行侠江湖,曾经名动一时,后为仇家所害,沦落风尘。多年之后出家为尼。见韩茹天姿不错,便将武艺传授于她。三年后,韩茹尽得清文身手,于是拜别师傅,以「紫云飞燕」的名号开始了她的江湖之旅。
  正如多数初出道的侠客一般,韩茹在初战便尝到了教训,虽说败仗对行侠之志造成了打击,却也让侠女尽早立足现实,谨慎面对未来。

  那是发生在韩茹下山后第三天的事。

  其时,正值黄昏,初出茅庐的侠女经过一个村落,见有一酒肆,人声嘈杂,便欲打听附近城镇分布,谁知刚走到门口,两个酒醉少男互相追打嬉闹,来得急,被一少男迎面撞上,由于事出突然,侠女全无准备,当场被撞得四仰八合,翻滚在地。

  这本是无意之失,但村野少年不懂礼教,又没看清楚撞到了什么人,不但没道歉,还骂了句「你不长眼啊」。侠女大怒,起身回骂:「哪来的野狗?如此莽撞!」

  撞人的少年听得真切,转了回来,豹眼环瞪:「你才是野狗!敢骂我,作死?」
  另一个少年见韩茹的装束,知道是会家子的,连忙拉住撞了人的伙伴,窃道:「算了,是个女侠,咱不一定打得过她。」

  撞人少年借着三分酒意,却不把女侠放在眼里,只道:「侠女算个鸟,有本事与老子单挑啊!」

  行走江湖,难免武力冲突,侠女本不想于这寻常村野少年计较,但对方既然喊了话,却也拒战不得,再者,侠女也有心验证自身武艺,便解下包袱披风,舒展腿脚,应道:「这可是你自己说要单挑的,等会儿输了可别哭爹告娘。」
 ∑肆的客人见有热闹看,怎肯错过,早围聚而来,听侠女这么说,齐声哄笑少年,有人挖苦道:「我说牛三呀,还是快跟人家跪下赔个不是吧!」

  牛三脸上忽青忽白,眼见这侠女身形矫健,却并不高大,比自己甚至还矮了半个头,但神采奕奕,似乎颇有两手,心下不由后悔刚才说了大话,只不过这骑虎容易下虎难,却也只好硬着头皮撑起个场面,道:「单挑就单挑,我可不怕你,老子叫牛三,你也报个万儿,本爷不打无名小卒。」

  韩茹见他说得勉强,冷笑一声,一甩头发,道:「本姑娘韩茹,别号『紫云飞燕』,出山不过三天,不过今日便会让你记住我的名字。」

  围观的人多了起来,牛三咽了下口水,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身边的伙伴又拉他耳语「还是跑吧」,不想这话激起了牛三的倔牛劲,嚷嚷起来:「不就一个女的嘛,个儿也没我高,信不信咱三拳两脚就能把她撂倒。」说着推开伙伴,挽起袖子,怒视韩茹。

  韩茹第一次与男人打斗,心下挺紧张,但自持武艺,便作出了一副轻蔑姿态,双手背负,脸上挂着浅笑。围观的人们见这架势,窃窃私语,不少人认定韩茹必有过人的身手,互相赌起输赢来。

  牛三喘着粗气,忽然指着韩茹身后大叫:「你看谁来了!」

  韩茹心道:什么谁来了,这里我一个人也不认识。但还是忍不住转头看去,但是身后除了几个围观的村民,并无异样人物,正诧异,忽觉腰身一紧,竟被牛三从身后拦腰抱住——原来这是牛三平时跟人打架的惯用伎俩,出手前都要先转移对手的注意力,以便抢得先机。

  这牛三并没学过武艺,但毕竟是个男人,身材要比韩茹高出许多,加上平时干农活,更有那么几斤蛮力。韩茹被她抱住了双手,一时倒也挣脱不开。这样一来,女侠行走江湖的第一战就以困境开场了。

  牛三没想到女侠真的上当被自己抱住,只觉这对手的身躯入手甚为柔软,并无传说中的什么硬气功之类的力量,不由大是振奋。韩茹中计被两只大手从身后抱住,胸口发闷,呼吸不畅,「啊啊」叫唤,很是难受,算是体会到了男人的蛮力。

  牛三得势不饶人,扭转身体,欲将女侠摔倒,侠女心道不妙,赶紧运力,双脚撑开,稳住身体重心。从身后抱住她的男子使力摔了两下没倒,见她双脚撑开,便将前边的一只手向下伸去,一把掏住了侠女的胯下——这本是市井男孩打架时用的阴招,却没想到会用在女子身上,虽然不起「一抓致胜」的效果,却已令侠女失声尖叫,两腿夹紧,浑身酥麻,劲气全消,此时牛三若再扭动一下腰身,就能轻易将侠女放倒。但是牛三自创的掏鸟功施展出来没掏住意料中的东西,方才想起对手是女子,脸不由一红,本欲缩手,怎知道韩茹情急之下紧紧合起双腿,竟把牛三的手夹在了那个地方。

  情形极其尴尬。围观的人群也是一阵骚动:「好你个牛三,连女人的那里都敢掏!」「牛三你是打架还是摸逼呀?」「女侠快还手呀!」——支持韩茹的围观者显然是跟人打赌压女方胜的。眼见韩茹陷入不利,都大声鼓噪起来。

  女侠15岁便进山修行,对男女之事不甚了了,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男人触摸私处毕竟是非常不堪之事,登时芳心大乱、面红耳赤,眼泪盈眶,叫苦不迭。
  牛三毕竟血气方刚,这村野少年以前从没碰过女人,这次既然在单挑中意外摸到了那梦寐以求的地方,且入手处温热柔软,很是受用,便不忙放手,指头动了一下,怀中女人的身体又是一阵战抖,哼如梦呓,不由大乐,五指使劲乱掏起来。韩茹心慌意乱哼哼连声,下体竟被揉得潮热。

  眼见不敌,亏得女侠应变奇快,猛地一挺胸,头使劲向后一仰,「砰」地一声,后脑勺把牛三撞得鼻血长流,放开了双手,大叫着退了两步。侠女虽然以此摆脱了对方的双手,头也撞得一阵眩晕,转过身时踉踉跄跄的,有点站不稳。
  那牛三见鼻子流血,暴跳大喊「你他娘的臭婊子」,也不顾侠女迎面打来的拳头,抬起膝盖向她下身顶去。这一回合侠女又失算了,因为这一招本是「飞燕甩尾」的前半招,看似凌厉无比,却是虚招,用于迫对手侧头闪避,再回身一脚踢对方的头部。但牛三见了血糊涂了,全然不计后果,来了个硬碰硬。结果误打误撞,眼睛虽然重重挨了一拳,膝盖却也结结实实顶在了侠女的小腹上。

  「我的娘呀~~~~」撕声惨叫令围观的不少人偏开头去,不忍去看侠女的惨状。
中招后的侠女脸型扭曲,咬着嘴唇呻吟着,眼泪已滚了下,躬着身子,一手掩着小腹,一手前伸指着牛三但已说不出话来,终于,脚下一软,跪倒在地。

  牛三的伤虽然稍轻一些,却也不好受,左眼乌青肿起,天旋地转颠来倒去,好容易扶着酒肆门口的旗杆稳住了身体。使劲甩了甩头,总算看清楚了东西。寻侠女的呻吟声望去,见几步开外,她已蜷在地上发抖,显然痛苦。

 〈来胜局已定了,牛三顾不得鼻子流血,眼睛疼痛,挺着胸冲围观的人大叫:「看啊4见了嘛!老子赢啦!老子把这侠女打倒了!!」几个与他相识的连忙叫好。牛三得意洋洋,走上前,又在侠女的屁股上给一脚,见侠女「啊」地叫了一声,便挑衅道:「喂!你不是侠女吗?怎么躺下了?再起来打呀!」

  韩茹腹部疼痛难当,好容易透过气来,牛三的话听在耳中,一想到第一次与人交手就落得如此狼狈,不由一阵气苦,挣扎了几下终于爬了起来,喘着气道叫:「再来!」

  牛三想不到女侠还能站起来,吃了一惊,退了几步,但见她柔弱无力的样子,知道受伤不轻,心下稍安,叫道:「好,是你要找打,可怪不得我不留情!」便扑了上去。怎知这回女侠早有准备,看准对方来势,身子一侧,已经闪到他的身后,随即一掌击出,正中对手背心。牛三这一下扑得猛,背后中招虽不甚疼痛,脚底还是失去了重心,连奔几步,啪的一声,摔了个嘴啃泥。

  形势逆转,本已失望散去的人群又围拢了过来。赌侠女胜的人也连声叫好起来。牛三摔了一脸泥巴,抱住头翻过身,见女侠并不进击,赶紧爬起来。女侠得势,口不饶人:「且让你知道本姑娘的……」牛三挥起巴掌扑打过去,这一下来势较快,女侠说话间闪避不及,被扇在了脑门上,娇小的身子登时打了个旋,象青蛙似的迎面扑在了身后的墙上,撞得头昏眼花,最后那「厉害」二字说得格外滑稽。牛三得手后赶紧奔上几步想一举将她打趴下,亏得侠女应变极快,回身一个侧踢,踹在了牛三的胸口,男人一屁股坐倒在地,但很快又跳了起来。

  两人你来我往又过了几次手,韩茹虽然仗着武艺高强,接连击中牛三的身体,但毕竟力量单薄,难以再使对方倒地。反观牛三,武艺是没有,却力大皮厚,这一架打得红了眼,虽接连吃亏,却越战越勇。不出十个回合,先遭重创侠女体力开始不支,步伐有些凌乱,终于一个疏忽,被对方绕到身后,双臂已被对方从左右分别擒住。

  侠女大惊,连忙叉开双腿稳住身形,自知大势已去,惊呼了一声「苦也!」果然那牛三又故伎重演,一膝盖又顶了上来,这一下正好重重地顶在了女侠的股沟间。女侠只觉下身一麻,两腿仿佛便没了知觉。没等牛三放手,便已在惨叫声中软软倒下了。

  围观人群唏嘘了一声,均知女侠已再无反击之力,纷纷散去。酒肆的老板娘轻叹:「造孽呀,好好的一姑娘家出来学人家做什么女侠呀,女人哪能打得过男人呢。」

  牛三拼了一身伤赢得了平生第一场正式比武,嚣张万分,踩着侠女的头,一边大声说风凉话,一边向伙伴炫耀。直到后来有人问「侠女会不会伤重而死」,才吓了一身冷汗,不敢再胡闹,将她背进村里,请村大夫疗伤。

               (二)退贼

  次日牛三酒醒,想起昨日之事,惭愧不已,暗骂自己鲁莽,竟将一女子打成那般惨。便到村大夫处询问韩茹的伤势,接连数日都前去看望。侠女的伤势基本恢复后,牛三偕同伙伴进山打得山鸡野兔,前去向她赔不是。

  侠女初出茅庐,首战便一败涂地,心下甚是沮丧,但也明白这毕竟是堂堂正正的单挑,要怪只能怪自己状态不佳,怨不得对手,况且这村野少年虽然莽撞,行事却不失侠义,因此并不记恨。见他为了道歉还特地准备了美味山珍,心中倍感温暖。于是,当牛三邀她去自己家小住调养,侠女也就欣然同意。

  这牛三本是孤儿,年方十六便可独立生活,靠打猎为生。虽然生性好酒,偶有荒唐之举动,人却质朴敦厚。韩茹与他年纪相仿,少年男女同室相处三五日,渐感投缘。二人青春萌动,无人时,便有了亲昵举动。

  这日黄昏,牛三打猎回来收获颇丰,二人用过美味之后,便在屋中嬉闹,牛三冷不丁将侠女抱起,按在了床上:「韩姐姐,我想摸摸你。」说着便把手伸入侠女衣中,揉搓起她的乳房,初经人事的韩茹又惊又喜,一时间浑身酥软,娇喘连连,羞道:「好弟弟休得胡闹。」

  牛三见她眼神迷离,嘴角挂着笑意,便大胆除去了侠女衣服。男好色女风骚,干柴烈火,赤条条拥成一团,开始了两人间的第二次肉搏,只不过这次的场地转到了床上。这牛三打架虽然不算高明,房事却颇有天赋,一杆长枪杀进杀出,勇猛非常,只把初尝肉欲的侠女杀得丢盔卸甲,哭爹叫娘。可怜堂堂侠女在一个村野少年的跨下竟如花儿般脆弱,终于抵挡不住,尖叫泻身,爽得昏死过去,牛三怕她经受不住,只好抽出宝器,自行解决。

  韩茹醒转后见牛三自行套弄,甚感歉意,便主动出手相助,直到牛三也高潮射精。

  行过周公大礼,牛三提出要韩茹嫁给她,对自己的武功已经失去信心的侠女本想就这么答应了,但终究抵挡不住江湖的诱惑,还是决心闯荡一番,便以牛三年纪比自己小为由婉拒。牛三只好随她的意,二人结拜,成了姐弟,并挽留侠女多住几日。这几日里,初尝人事的男女多番交战,其乐融融,闲时,侠女也指点牛三一些武功。

  这日,韩茹收拾好行装,准备告别牛三,不想村里却发生了大事。原来八里外的黑山寨放话今日午时要来洗劫村庄,村民大多怕事,纷纷关门闭户,也不顾鸡鸭牛羊。牛三自从胜了侠女,对自己的身手颇具信心,便独自与那些强盗对抗。
  侠女本无信心再与人动武,但又担心这相好,踌躇间,村口传来马蹄声响,显是强盗来了,牛三早在村口等待应战。韩茹稍做思量,终于放下行囊,换上侠女行装,决定前去助牛三一臂之力。

  待得侠女赶到,却见牛三已被前来洗劫的四个强人撂倒在地,任人踢打,显是寡不敌众。侠女大急,快步奔上,呼道:「贼人不得行凶!待我『紫云飞燕』前来会你!」

  四强人转身细看来者,但见花样少女,却是一身侠女劲装。江湖自有规矩,狭路不逾方圆,领头强人踏上一步,抱拳道:「在下黑山寨大当家,人称『马面』马老大。本山寨与『紫云』侠女素无瓜葛,何以要插手本山买卖。」

  韩茹见牛三倒地呻吟,知他受伤不轻,心下愤恨,便应道:「此人乃本姑娘之好友,你们以多打少将他伤了,我自要讨个公道。」

  马老大眉头一拧:「如此说来,我马老大的面子,侠女是决计不给的了?」此话一出,身边三个喽罗便扑上前去,欲将侠女擒下。韩茹应变奇快,抽身退了数步。却听马老大喝止:「慢!你们几个退下,侠女既是江湖中人,咱也不能坏了规矩,就由在下亲自领教侠女的高招吧。」

  韩茹见三个喽罗退下,心下稍安,道:「看在你还有几分见识,本姑娘便少下几个重手。」

  马老大笑道:「那倒不必。」说完,脱去虎皮上衣,露出一身横肉,不说二话,上前就是一拳。韩茹看准拳头来势,滑步避开,同时一肘顶中对方腰眼。这马老大却也非泛泛,虽中招却只是略微疼痛,连忙回身,看准侠女身形,大手一探,拿住了她的后颈。韩茹突然受制,情急之下一个飞燕摆尾,一脚向后踹出。那马老大本欲放劲将侠女按倒,猛见对手一脚奔自己下身要害而来,惊得连忙缩手,后退避让。也是时运不济,马老大后退时,脚下拌到一石头,身子失去了平衡,仰面重重摔倒。侠女见对手倒地,连忙飞扑而上,不让其起身,双手更是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这马老大虽处下风,却也不慌,抓住侠女双腕,大喝一声「开!」果真是力大过人,竟将侠女双臂拉开。韩茹虽然骑在马老大身上,但双手被制,无法发力。正不知如何是好,马老大忽然腰身一转,来了个反客为主,将侠女翻到了下面,将她的两手向上并到一块,以一只大手掌捏住,却已腾出了右手。侠女大惊,死命挣扎,无奈力不如人,徒然扭动。马老大得势,甚感得意,伸手捏了捏侠女耸起的乳房,下身不由冲动,俯下身子,朝侠女吻去。韩茹猛一发力,以头锤敬之。「砰」的一声,马老大被撞中鼻骨,痛得大吼一声,跳将起来,侠女见机会来了,抬起一脚,正中敌方胯下。

  此处乃男子要害,马老大再骁勇,也抵挡不住这一痛击,只听长吼一声,倒在了地上,竟自昏迷了过去。

  韩茹想不到能反败为胜,心下振奋,跳将起来,指着跟随马老大而来的三个随从,叫道:「你们大当家的已被本姑娘打倒!你们还有何话可说?」

  三个喽罗面面相觑,相顾骇然,只道:「侠女果真武艺高强,但求放过我等性命。」

  韩茹大是得意,冷笑道:「你们这些贼人,此番若放你去,他日又要四处为害。今日既然撞到了我『紫云飞燕』的手里,岂有轻饶之理。」说罢,侠女一个飞燕展翅,向三个喽罗扑去。

  三喽罗见逃已不及,只好返身应战。四人战成了一团。

  这三个喽罗身高力量与韩茹相仿,却没学过武功,倘若是单挑,恐怕没一个是韩茹的对手。但以三打一却是占了大便宜,女侠顾前不顾后,交手不过两回合,便被其中一人从身后扒下了裤子,连同内裤都落到了脚脖子上,这一下女侠下体春光尽露,还来不及尴尬,便被裤子绊倒在地,另两喽罗大喜,齐心协力而上,一个骑在侠女腰上连同双手一并夹在大腿之下,另一个也将侠女的头紧紧按住。旁边,脱掉侠女裤子的喽罗蹲在地上,眼见同伙的屁股下,两条雪白大腿上下乱踢,大腿间的小穴忽隐忽现,只觉一股热血冲上脑门,胯下长枪几欲破裤而出。连忙掏了出来,对同伙道:「你们按好了,让我先操了这骚逼。」

  那两喽罗虽不情愿,却也无法,裤子毕竟是那人脱下的,便死命按好侠女。掏出长枪的喽罗上前分开侠女的双腿,见那密处阴毛稀疏,洞穴不大,此时阴唇还很干涩,恐难以进入,便先用手指插入少许,寻得阴珠,轻轻拨弄。韩茹这几日虽然与牛三多番云雨,却不知下体竟有这般挑拨情欲的妙处,顿然浑身酥麻,爽得腰肢狂摆,连声浪叫,下身的淫水更泛滥而出。那喽罗料不到这侠女竟如此风骚,心下大乐,赶紧抽手,挺起胯下长枪,瞄好方位,一个猛子扎了进去。
  「啊!我的娘……」韩茹爽得尖声长叫。却把一旁昏迷中的马老大惊醒。
  马老大踉跄起身,看清情况,怒吼道:「住手!」

  喽罗不知老大为何发怒,却也不敢不从,起身退开。刚操了几下就被打断,那喽罗很是不情愿地抽出了话儿,提起裤子退开。韩茹本已被奸淫得浑身发软,对方退开,下身只觉一阵空虚,心里略感失落。但一想到正与敌人交战,也只得努力克制情欲,挣扎而起。

  马老大见这侠女双腿修长雪白,穴满臀肥,本也有意交流。只可惜下身受创,有心无力,叹了口气,抱拳道:「侠女武艺超群,马某自愧不如。既然胜负已分,黑山寨也不以多胜少,没得让道上看不起。」

  韩茹见马老大服输,心下稍安,便道:「既然如此,以后你们黑山寨不得再侵犯此地。」

  马老大点头道:「理当如此,只要侠女不要在外说我马某与你单挑以多胜少便可,这一战算我败了就是了。」

  韩茹一听此言,心下大喜,暗道:想不到我韩茹也有大获全胜的一遭,看来这武艺并未白学。

  马老大与三个喽罗翻身上马,临去时,还提醒了一声:「此时风大,侠女最好把裤子提起,莫着凉了。」

  韩茹又惊又羞,慌忙提好裤子,系紧腰带,跑去察看牛三的伤势。

 …此一役,村落自此数年不受强人骚扰,村民也就忘了侠女初来时狼狈落败的一幕,将她大败黑山寨的故事添油加醋地四处传诵。「紫云飞燕」韩茹下山出道仅不到半个月光景,便在江湖中建立了侠名。这是韩茹自己都没料到的,同时也更坚定了她只身闯荡江湖,迎接更大挑战的决心。

  为感激牛三的深情,韩茹许诺待得到江湖闯荡三年功成名就之后,便回来与他成亲。随后,侠女背上行囊,背上全村村民的崇敬,正式踏上了她风风雨雨的江湖路。

         ————————————————

  PS。楼顶自述没发全,应为:倘若引起多数人的反感,还烦劳版主清理本文,以正视听。

               (三)奇耻

  入秋,叶落枝枯,大地苍茫。

  洛阳城数里之外的一条羊肠卸上,两人一驴正自赶路,驴背上骑着个豆蔻少女,牵驴的却是六旬老汉,从样貌上看,便知是对祖孙。只听少女道:「爷爷,还有多远啊?」老汉抬头望了望路,应道:「剩下不到一个时辰的路,我们得快点才行。」少女不解:「为什么要快点呀?」老汉叹道:「这附近最近常有强人出没,咱爷俩还是小心为妙。」

  少女咬着手指想了想,笑道:「爷爷真是胆小,俺可不怕。」老汉白了她一眼:「你是不知那些强人的厉害,瞎嘴硬,万一被撞上,看你还不哭鼻子。」少女不吃吓:「才不会呢,强人要敢来,俺就骗他说俺是紫燕女侠,看他不跪地求饶。」

  老汉扭头看她:「什么紫燕女侠,有啥厉害?」少女满脸得色:「爷爷就是没见识,那紫燕女侠就是人称『紫云飞燕』的韩茹女侠,只身独闯江湖,铲强扶弱,打败了多少厉害的强人,可厉害了。」老汉缓缓点头,道:「孤身女子能有如此身手,不简单。」

  祖孙对话落入了路边树丛中一女子耳中,却原来也是赶路之人,因内急寻入隐蔽处就地解决,无意中听得那少女夸紫燕女侠的身手,妙目一闪,脸上绽出了笑容。此女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紫云飞燕」韩茹女侠。

  再听那老汉问道:「那紫燕女侠就算厉害,难道就不曾失手?」少女急道:「怎么会失手呀?女侠武艺高强,坏人才不是对手呢。」

  韩茹听那天真少女的话,暗自欣喜,却也不由叹了口气,心道:我韩茹闯荡江湖半年来,历经十二战,虽说胜多负少,却也次次凶险,岂是这无知小丫说的那般轻松。——不过,由于近两个月来连战连捷,韩茹对自己的武功空前自信,心想虽然师父常说江湖险恶,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只要是单挑,应该也没多少人是自己的对手。一边想着,一边提起裤子。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尖叫,莫不是那对祖孙遇上什么事了?韩茹不敢怠慢,快步奔出树林,果见那对祖孙的前方,挡着一个肥脸男人,指着他们大喝:「把身上的钱都留下,放你们性命。」老汉惊得滩在了地上,那少女更是瑟瑟发抖,早忘了方才的豪言。

  韩茹远远端详了一下那肥脸强盗,心下生出一丝厌恶,那人三十上下,长得脑满肠肥的,头发稀稀落落,眼睛一大一小,唇上两撇细长的胡子,说起话来,满嘴破烂黄牙,尤其恶心。从身材上看,只比自己略高些许,不似会武,便放下心来。奔上前去:「大胆贼人,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拦路抢劫!」

  肥脸男人吃了一惊,道:「你是何人,敢管我『野猪』白得志的嫌事!」
  韩茹冷冷一笑,缓步向前:「你可站稳了。我便是江湖上人称『紫燕』的韩茹。」

  紫燕的名号最近在江湖上流传得甚为响亮,白得志如何不知,心下没底,连退数步,犹豫起来。另一边的少女,闻得现身解救自己的竟一直崇拜的女侠,喜得大声欢呼:「太好了太好了,紫燕女侠来了,再多强人咱也不怕了!」

  白得志见韩茹自信的身姿,心知她所报非虚,口气也软了:「久仰久仰,韩女侠既然来了,白某还是识相的,这……这票生意不做也罢。」

  韩茹哼了一声:「哪有如此便宜?今天既然犯在了我紫燕的手里,难道你以为还能全身而退吗?」骑驴少女也赶紧帮腔:「对!韩姐姐一定要狠狠教训他一顿!不能让这些坏蛋太嚣张了!」

  白得志的大小眼珠乱转,想不出对策来,见韩茹已逼近到身前,两脚发抖,险些跪倒,哆嗦道:「白某并非强盗……只是最近手风不顺,在赌馆里输了个精光,才会……来跟这二位借点本钱……」

  「实在无耻!」韩茹走近后,更觉这男人的嘴脸之丑恶,令人几欲作呕,便不留情面,道,「两条路任你选,其一,跪下来向我磕一百个响头,自己掌嘴一百下。然后滚蛋!」

  白得志又惊又怒,问:「那第二条路呢?」

  韩茹双手交叉于胸:「第二条路,哼哼,自然狗急跳墙,拼着不要性命与本姑娘一战了。」

  「这……」白得志的双腿还发着抖,权衡着利弊。

  韩茹见他似乎有点跃跃欲试,故意挑衅了一句:「怎样?要不这样,你若能在本姑娘手底走过十个回合,我便放你去了。」

  白得志听她这么一说,心怀侥幸,便道:「好!一言为定。咱们开始吧。」
  韩茹想不到这没用的男人还敢应战,冷笑了一声,解去披风。露出了一身矫健的紧身绛紫劲装。少女见女侠要教训强盗了,欢天喜地,见老汉牵着驴要走,连忙死死拉住,非要祖父陪她亲眼目睹侠女打坏蛋的英姿。

  两人在路中各自站好,女侠道:「准备好了吗?」不等白得志回应,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侧身就是一脚,这一下来得快,白得志招架不及,被硬生生地踢在了肥脸上,大叫着退了好几步。侠女一击成功,观战的少女大声欢呼:「打得好!韩姐姐就是厉害啊!」

  白得志虽被踢在脸上,但力道不是很足,倒也没受伤,见那韩茹又冲了过来,拳头迎面就到,赶紧双手齐出,抓住那只进攻的纤手,韩茹第二下攻击被阻,连忙缩手,白得志拿住她的手腕,如何肯放,使劲向下一扭。韩茹只觉手臂痛楚,「啊」的一声尖叫,竟被扭得跪倒在对手面前。观战的少女也掩嘴惊呼:「哎呀,韩姐姐……」

  白得志没想到自己竟能占到上风,大喜过望,双手加力,韩茹痛得无力反抗,踉跄了两下,已整个人被按趴在了地上。白得志见胜得轻松,却不敢大意,双手仍扭着她的那只手臂不放,抬起一脚,重重跺在了侠女的腰上。可怜堂堂侠女一个不慎,竟被对方下了重手,长长地惨叫了一声,当场昏死过去……

  紫燕侠女不敌一个洛阳地痞,说出去这叫人如何相信。但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这白得志虽没什么武艺,但既然号称「野猪」,几斤蛮力却是有的。当然,凭他的实力,若是与韩茹打个十场,估计也胜不了一两场,这次只是运气好,抓到了个破绽,带有很大的误打误撞成分,就象韩茹刚出道时遇见牛三的情形。
  祖孙俩眼见侠女被恶人轻松制服,皆感黯然,老汉怕那恶人趁机又来劫财,牵着毛驴连同满面迷惘的少女快步而去。

  洛阳地痞白得志意外打倒侠女,兴奋之情溢于容表,一张肥脸红胀如猪肝色,额头渗着汗。此人平素里好吃懒做,使过劲后气力不继,早瘫坐于地,牛喘不已。
  风过,落叶盘旋。侠女紧闭双目,四肢无力,面朝下展成一个「大」字,静静伏在黄枯草地……。发丝飘动,露出了半张娇嫩的俏脸,白得志看了半晌,口干舌燥,干咽了一声,忍不住伸出肥手,扳着侠女的肩膀将这身躯翻转到正面,陈列于自己面前。

  女人的身体就是美妙呀,白得志全神贯注地端详着这个战利品,从娇嫩的颈项到微耸的双峰,再到平坦的小腹,再往下看,便觉浑身热血充栋,侠女所穿的是武人的紧身长裤,大腿之间那处盈盈丘起的部位,仿佛正散发着令男人眩晕的幽香。白得志终于难以自制,跨腿而上,将那肥大松垮的身躯重重地压在了侠女的坚挺却柔软的胸口上。

  韩茹内息一窒,长吐一口浊气,竟自醒转。堂目相对,却是一张淫亵丑恶的肥脸,惊得双手齐举,欲将这男人死命推开。白得志见侠女醒转,赶紧扬起肥手,劈头盖脸扇了她一个大耳光。这一巴掌打得韩茹七荤八素、天旋地转,两眼迷离,一时如坠深崖、如沉冰窟,浑然不知身在何妨。恍惚间,下颌已被一只肥手拿住。
  白得志一巴掌后,看出侠女已无多少反抗能力,便竖起眉毛,作出满脸凶相,骂道:「臭婊子,你服是不服?」

  韩茹的腰身在对手肥大的身躯下稍做了几下无谓的蠕动,神志渐渐清晰,已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不由满腹苦水,不知如何应答:「我……我……」

  白得志张嘴就是一口飞沫,啐了侠女一脸,继续骂道:「快说!臭婊子侠女!你服还是不服?」

  韩茹受此大辱,恨得泪如泉涌,泣不成声,抽噎了声:「我……我服,服了,你别……」

  「什么?」白得志捏着侠女的柔软的双颊,将她的绯红的小嘴挤得高高撅起,粗暴地左右乱摇,「大声点,大爷我听不见!」

  「我,我服了。」侠女泪光飞溅,嘶声喊道,「我服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白大爷,求求你,放……放小女一条生路吧!」

  白得志看着这个传说中的英雄侠女,眼里流露出的神情分明是「不可思议」四个字。随即便觉得兴奋难当,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想不到,哈哈,堂堂侠女也会有哭着鼻子向人求饶的一遭呀!哈哈……」

  除了白得志,不远处的树丛后偷看着的少女紧咬着嘴唇,俏脸苦得就象刚吃下了一斤的黄连。她所崇拜的紫燕侠女如此丢脸的求饶声,令少女感到万分委屈,只恨不得能忽然长出三头六臂,上前打倒坏人,解救侠女,解救她心中一直的无敌象征……

  实际上,求饶对韩茹来说并非第一次,半年的江湖磨砺,侠女在形形色色的交手经历中,早已认识到了现实的残酷,继而学会了在必要时,懂得面对现实,懂得能屈能伸。若非如此,紫燕侠女也许早已在某次失手落败中被敌人弃尸荒野,哪里还有什么风光名号在江湖传颂?

  树后的老汉拉着孙女的手,沉声道:「走吧,别看了。」

  少女双肩微微战斗,擦了擦眼泪,抽泣道:「爷爷,为什么紫燕姐姐会输给那样的坏人呀,怎么会这样啊,呜呜……」

  「唉。」老汉叹着气,一手牵好毛驴,拥着孙女静静而去。老汉或许会对孙女说,这世界其实就是这么现实,这么残酷。或许什么也不必说,少女通过亲眼所见,已经懂了很多事。

  这爷孙俩日后如何暂且不表,但说此时因一时大意而被「野猪」白德志轻松制伏,身处险境,此时这位最近名头不小的侠女早没了刚才喝止白得志时的威势,低声下气的哀求着前一刻还不被她放在眼里的对手。

  但是白得志好不容易制伏了侠女怎么会轻易的放了她,回手在侠女的裤裆出掏了几把,哈哈笑道:「饶你,哼,臭婊子,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你刚才说过什么话来。」

  韩如裤裆被白得志掏摸,下体不禁有些酥麻,又羞又怒,但是此刻命悬人手,哪赶放刁,只得认错服软「小女子无知,冒犯了白大爷,求白大爷大人大量,饶我这一次吧!」「哈哈,原来紫燕女侠也不过是个囊货,呸。」白得志一捏侠女的小琼鼻,张狂的道:「现在知道后悔了,晚了,得罪你白大爷赔个不是就想走,美的你,不过白大爷也大人有大量,现在也给你两条路!」

  「敢问白大爷是哪两条路?」韩茹屈辱的都要哭了,但是肉在砧板上,哪有办法。

  白得志残忍的舔舔嘴唇,「这第一吗,自然是白大爷给你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拿你这身白肉下锅!」

  韩茹脑子里不由出现了自己被割下奶子剜屁股肉,剁成馅的模样,登时打了个哆嗦,恐惧下,下体不由阵收缩,竟然尿出了几滴尿,紧身武服胯间登时阴湿一片。

  不过此时韩茹那里还顾得上这个,带着哭腔胆怯的问:「那第二条呢!」
  「这第二条嘛……」看着传说中的侠女吓得跟鹌鹑似的,白得志更将得意,淫笑道:「大爷想看看侠女光屁股,只要你光屁股让白大爷玩上十天半个也,兴许大爷一高行,就饶了你!」

  「你!」韩茹又羞有怒,不禁想起一月前,在晋阳她教训几个恶棍失手,不得已脱了裤子光着腚眼子跪地求饶,最后屈辱的撅着屁股,楞让那群恶棍一人干了三次,才得以保命的事来。那天所受的屈辱她一辈子都忘不了,逃离晋阳那天她就发誓以后一定不再受这样的屈辱。

  没想到现在竟然……

  不过白得志可不管这些,见侠女沉吟,立刻两巴掌上去,骂道「怎么,臭婊子侠女,你选那条路,是选第一条吧!」说着就朝怀里摸去。

  其实他那里有到,只想吓侠女一吓,你还别说,这侠女就是不禁吓,一吓就露底。

  见白得志往怀里摸取什么,韩茹以为他真要下手杀自己下锅,那里还故的上许多,立刻高声告饶:「白大爷饶命,小女子选第二条路,……」

  「好想很勉强,不如选第一条吧,一刀进去,什么都不知道了,怎么样?」白得志继续逗笑取乐。

  不过韩茹却笑不出来,急道:「不,不白大爷,小女子选第二条路,这就脱裤子让白大爷你玩,我光屁股很好看的,白大爷不要杀我啊……」

  「哈哈,好,那就第二条,哈哈,什么侠女,你就是个臭婊子!」白得志大笑着挥手又朝侠女的裤裆掏去,但是这次一掏之下,竟然发觉那里潮呼呼的。
  「臭婊子这是怎么回事?」手上粘了些液体的白得志比画着叫道。

  韩茹羞惭的脖子都红了。嗫嚅的道:「这是……小女子慑于白大爷虎威……尿了!」

  「尿了?」白得志楞了一下,然后将手指放进嘴里舔了舔,一股奇特的味道满口留香,大笑:「哈哈,尿了,堂堂紫燕竟然尿裤子……哈哈!」一把解开韩茹的裤带,用裤绳将女侠的双手绑了个结实,然后一把拉下了韩茹的裤子,一个白花花的大屁股就露了出来。

  「好,好,婊子侠女,撅起你的屁股,让白大爷看看你的腚眼子!」白得志在女侠的大屁股拍了拍。

  「白大爷,就在这……」这还是官道,要是让人看见,那她不就丢人到家了,韩茹有些犹豫。

  白得志狠狠的打了侠女的屁股一掌,「啪」的在白花花的大白屁股上打出个掌印,骂道:「臭婊子,让你撅屁股你就撅,那里那么多废话,是不是想死啊!」
  韩茹怕死,被白得志一吓立刻慌了,忙道:「我撅,我撅,小女子听话就是,白大爷不要杀我啊!」趴在地上,将自己的大屁股高高的撅耸起来。

  堂堂女侠一时大意,今天什么脸都丢光了。

  传说中的侠女被自己打的撅屁股亮相,白得志大感得意,哈哈一笑,放眼朝侠女的撅起的大白屁股瞧去,连腚眼子都看的一清二楚,哪里还忍得住,一把脱下自己的裤子,将那早已涨的硬直的肉棍子放了出来。

  扒开侠女的屁股肉,对准洞穴,一秆子就插了进去。

  「啊呀,我的娘啊!」白得志人虽粗鄙不堪,但是下面的家伙却又粗又撞,韩茹一下便被插的浑身发软,穴里流汤。

  又是一顿插操,韩茹被干的是哇哇大叫,嘴里不停骚叫。

  「哎哟,白大爷……我的穴啊……烂啦,白大爷你把本侠女的穴都插烂啦,啊啊……白大爷不要抠我的腚眼啊……啊,白大爷,你干死小女子了!」

  「婊子侠女,你可真浪,看大爷干死你,好爽!」白得志一棍一棍的干着传说中的侠女也是舒服的不得了。

  「好爽啊,我浪啊,白大爷你干死小女子吧!」一顿乱棍,韩茹是肥臀乱甩,奶子乱摇,嘴里涎液都流了下来,说起了胡话。

[ 本帖最后由 冰的眼淚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