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美母淫救失敗男
美母淫救失敗男

我的名字叫凌峰,是一名香港中學五年生,別聽我的名字像林峰,就以為我的樣貌,其實我的同儕說我像初入電視圈的吳孟達,今年剛考完會考,放榜的那天拿著成績單,惶恐無助,因為我的成績比狗屎還要爛,只得中文英文兩科E,其他全部都是H,我心想怎樣回家向父母交待呢!這時女朋友還跟我提出分手。我的心仿彿裂開無數片。

我在街上漫無目的走著,竟給我走到旺角舊區唐樓的樓頂上,我期望可以吹吹風吹醒自己,或者從七層樓高的樓頂上一口氣跳下來,甚麼痛苦也沒有了。

我憑欄半倚、懸坐於天井的水箱上,我望望離地七層樓的地下,登時感到暈眩。

突然身後有人叫著我

「先生,你幹甚麼?」

只見一個大美人手拿著一個洗衣籃望著我。

「你不是凌�嗎?」大美人年約卅十,一頭染成棕紅微鬈的秀髮包著的容貌有七分像鄭希怡三分像松板季實子過氣日本AV界女星,身裁豐滿,尤其一對38吋G罩杯爆乳,被粉紅色的針織低胸線衫下緊包著,下身穿著一條緊窄的牛仔褲,將其美好的臀型和長腿表露無遺。

「你是‥‥」我初時有點迷惘,為甚麼這名美少婦會知道我的名字呢?

「你不記得我嗎?我是張紹基的媽媽呀!」

「呀!你是張伯母!」我恍然大悟。

張紹基是初中的好朋友,他的媽媽更是我們同學們經常談及的話題,因為張伯母生得又漂亮,身裁又動人,差不多我們都以她為我們少年時手淫的對象。

初中畢業張紹基轉去了一間名校讀書,我們便再沒有見面了,想不到兩年後,竟是這種情況下和張伯母重遇。

「凌�!你坐在這裡幹甚麼?這裡很危險的!快下來吧!」

我沒有回答她,我把手上的成績單拋下,她接過來一看。沉默了一會,便爬上水箱來坐在我身旁

「你不是打算輕生吧?!」

「張伯母‥‥我‥‥」我便一五一十的將我的事情告訴了她。

「原來是會考成績不好,再加上女朋友拋棄你,難怪你會難受。」

她摟著我的肩膀,我可以感她的巨乳的柔軟感!她溫柔的對我說,

「但凌峰你知道嗎?讀書成績不代表一切,你還有很多長處的。」

我無言地點點頭。

「來,跟張伯母到我家裡坐坐,喝杯熱茶,抖抖氣。」

我便跟著張伯母回到連天台的頂層家裡,我坐在沙發上,張伯母替我遞上一杯熱茶時,她一俯身一對巨乳差點從毛衫領口丟出來,乳溝和蕾絲乳罩都能清楚看見。看得我心跳加速。

這時,電話鈴聲響起,張伯母從窄的牛仔褲抽出一個迷你nokia電話。

「喂!‥‥紹基呀!是呀!5A3B‥‥已做好註冊手續‥‥今天跟同學出去慶祝‥‥晚點回來!好!‥‥紹基‥我撞到凌峰‥‥現在‥‥喂!‥」

她收好電話後,「這個兒子做事永遠這麼心急。」

「紹基一向成績好,會考一定難不到他。」我很自卑的說。

「紹基只是好運而已,早晚會碰釘子。」雖然然她口裡這樣說,但是也不禁甜絲絲的笑起來。

我只有低頭無語。

「我到廚房給你拿些餅乾呀!」這時,她的電話再度響起。

只聽見她跟朋友談及兒子驕人的成績,那些虛假的謙卑笑聲,更加令我憤怒和自卑。

我走到露台,把懸掛著張伯母內衣襪褲的涼衣架拉開,並把欄柵的大閘推開,半個身子爬了出去,正打算一口氣跳下去時,身後傳來碟子破碎聲。

我回頭一望,幸好沒有失去重心,否則便真的丟了下去。只見大廳地上佈滿了餅乾和瓷碟的碎片。

張伯母面色蒼白的望著我,「凌峰,你幹甚麼呀?我不是說過死不能解決‥‥」

「你騙人,你的說話全都是騙人,惺惺作態的說甚麼成績不代表一切,你一聽見兒子的成績好,連樣貌都變了。還跟親友說算不得甚麼?你兒子多寶貝啊。」

「我都說‥」

「別說了‥我要死在你這種虛偽的女人面前。」

只見她的手指在手電的輕觸式屏幕上輕按

「你別想報警呀!」我立時跳到地上,拾起地上一塊瓷碎,緊貼著我頸項的大動脈。」

「你別衝動,我不報警!」見我如此激動的張伯母,也慌了心神和手腳,將手電搋高,不敢再撥號。

「把電話丟過來。」張伯母如言照做了,我便把電話的電源關掉。

「坐在沙發上。」

張伯母慢慢移坐至那套深綠色真皮沙發上。

「你別阻我自殺!」

「你不要這麼傻,凌峰,你聽我說,你還年青,今年不行,明年可以再來嘛!」

「你騙我,我不會再相信你的,我要跟這個世界訣別‥‥」

「你要死都不要死我的房子裡呀!你知道你會帶給我多少麻‥‥」張伯母情急之下,失言的說出了她心底的話。

「啊‥‥啊‥你終於說出真心話,你這個虛偽的臭婊子,原來怕我死在這裡,弄髒你的屋子,你的關心都假的。」

「不‥‥不,凌峰‥‥乖‥你很乖的‥聽張伯母說‥‥」

「收聲,你說的都是謊,我不會再相信你的了。」

「你要怎樣才相信張伯母,好了,你只要不死,我甚麼都答應你。」

「真的甚麼都答應我?」

「真的‥‥你再信張伯母一次。」

看著她那偉大的胸脯一起一伏,莫名的憤怒變成了一股慾念。

「那麼‥你‥‥脫衣服!」

「‥‥甚麼?」連張伯母聽了也有點愕然。

「脫衣服‥‥把你身上的全都脫光。快脫!」

「凌峰,你冷靜點,你的頸割傷了,有血呀!」

我因為真的太激動,碎片割傷了我頸上的皮膚,染紅了我白襯衣的領口。差點嚇得我把手上的碎片丟掉。

「你別理我,你說你甚麼都答應我,現在‥‥脫衣」

「好‥好‥你冷靜點,‥我脫」

只見張伯母把那緊窄的粉紅色毛線衫反手從頸上套出來,一對豪乳從衫下彈出,兩隻巨乳上下的抖動著。雖被¾罩杯的蕾絲乳罩包但仍掩藏不了其鋒芒,粉紅色的乳頭在蕾絲布料下若隱若現,深遂的乳溝和雪白的乳房都呈露在我眼前,看得我唇乾舌燥。

「繼續脫。」

張伯母跪坐在沙發上,把牛仔褲的褲頭扣子解開,並拉開拉鍊,同系列的白色蕾絲內褲下一片黑叢叢的景象已經映入眼簾。

        張伯母將其四十吋的長腿高舉,脫去兩隻紅色高跟鞋,把牛仔褲從臀部褪出。

張伯母的恥毛甚麼,連屁眼都佈滿了小毛,小腹上的恥毛從窄小的內褲旁洩出,我以前聽同學說,陰毛又濃又多的女人是代表淫賤。

我從身旁涼衣的架上抽出一條半乾的肉色尼龍襪褲,丟到她身上。

「脫去內褲,穿上這個。」

        不知是否張伯母已經被我命令慣了,還是未我的舉動嚇壞了,其實當時我手上的碎片早就不知所蹤,我伸手進入褲襠內,搓弄著我那條把運動褲高撐著八吋巨根。

        從青春期開始,我偷看爸爸從國外訂購回來的色情雜誌,只見那些男模兒的傢伙和自己不相伯仲,便一直以為所有男生都是和我一樣這麼大的,所以也不以為然。

及後被親姐穎兒睹破,才知道我那話兒在東方人中算是巨大的了,當然我的處男之身無端端的被親姐奪去。這是另一個故事。

只見張伯母被我褲襠內高豎的巨物嚇呆了,只有聽命的將內褲半遮半掩的褪下來。

「內褲拋給我。」我一手接過那條質料幼滑的蕾絲小內褲,便放鼻頭上拚命嗅。一陣熟婦獨有的女性汗香混著淡淡的香水味和尿膻味,很是誘人。

「好香呀!」我便一手把內褲塞進褲袋中。

張伯母被我的舉動挑起了情慾。她滿臉紅紽的乖乖地將肉色絲襪套在自己的一雙美麗如白雲石彫琢而成的長腿上。

張伯母宛如外國跳脫衣舞的女郎一樣在沙發上揮舞兩條長腿,大張大合的讓我看見那微微濡濕的襪褲下兩片殷紅的陰唇。

張伯母今次不用命令的主動將胸前乳罩的扣子解開,一對逼人的巨乳如飛彈般彈出,兩頭乳頭和乳葷竟呈如少女般粉紅色,及後才知道張伯母經常使用嫩紅素來塗抹乳頭和陰唇,才有如此嬌嫩的色彩。

她輕咬下唇的搓著壓著兩個如汽球的白乳房。並用食指挑引我上前,她踢高長腿用包著絲襪的趾頭,輕掃著我那頂著褲襠的龜頭。

「啊‥‥啊‥」我仿如鄭則士飾演的肥貓般全身抽搐失控的抖動著。

「脫下褲子‥讓伯母來幫你。」今次張伯母反過來引導我。

我抽著大氣,忙亂地把褲子和內褲一併脫下來,我那高豎的大雞巴明顯令張伯母既驚且喜。

張伯母將身體挨向沙發,兩隻迷人的腳掌夾著我的大雞巴,上下磨弄,絲襪的幼滑感和腳掌的熱力令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興奮。

「舒服嗎?」

「很舒服呀!張伯母。」

我只是一個中五生,人生十分失敗,但居然遇上如此奇遇。你能想像YUMIKO用一對長腿替你磨雞雞是何等過癮的事。

「哪你還想死嗎?嗯?」張伯母加多幾分肉磨弄著我已翹起的雞巴。

我搖搖頭。

「人生還有很多快樂事情去做,死了就不能享受囉。」

「快樂的事情,例如呢?」

「例如‥‥」張伯母,蹲伏在沙發上,用冰涼的玉手握著我那滾燙的肉棍,上下搓捋著,「這個你試過沒有?」然後這個自己那性感豐滿的小咀,含著我的龜頭。

一陣如靜電脈衝直灌腦門,試問多少少年能像我一樣可以享受美女吹蕭的樂趣呢?

我便隨著張伯母上下上下的節奏,擺動著肥腰,前後前後迎合著她的咀巴

張伯母不單咀巴夠利,舌頭也很尖,她的舌尖在我雞巴包皮上不斷游走,直至我的雞巴沾滿張伯母的唾液。

張伯母又坐下來︰「這個你又試過沒有?」然後把兩隻E級巨乳夾著我的雞巴,上下拋動兩隻如米袋的大奶奶磨弄我的雞巴,還不時用舌尖刺激我的龜頭。

試問真實生活中,香港有多少女人能有這樣的身裁,可以讓男人享受乳交的快感呢?我突然覺得自己是全世界的最幸福的男人。

「啊‥‥啊‥啊‥‥」始終這方經驗少的我,持久力有限,隨著我叫聲,幾柱白濁從馬眼處噴出,射在張伯母的鎖骨和下�,再回流到乳溝和肚腹上。

我虛脫地軟倒在沙發上。

「舒服嗎?」張伯母在茶幾的紙巾盒中抽出幾張紙巾把身的精液抹去。

我喘著氣點頭。

「但伯母還未夠喉呢?」張伯母跨到我身上。用穿了絲襪兩腿夾著我的肥臉,把陰部的恥骨頂著我的咀巴,絲襪早被不知名的液體濡濕,「快替伯母舐舐吧。」

我便張咀含著伯母的陰門,拚命伸舌舐刮著伯母的陰核和陰唇。

「啊‥‥呀‥‥唔‥‥好呀‥‥不要停‥‥好舒服‥‥」

聽到張伯母的呻吟聲,我便加多幾錢努力,誓要用舌頭刮破她的襪褲。

張伯母也越來越放,已經忘記了自己是人家的長輩,也忘記了自己是被人要脅才這樣做,本來緊夾的雙腿,已經一腿擱在沙發椅背,一手壓著我的頭,腰肢拚命扭動。後來還轉過身,讓我舐刮她那豐滿的屁股和屁眼。

「啊‥‥啊‥‥啊‥唔‥‥唔唔唔‥‥」

混著我的唾液和她的淫水,那愛神牌的肉色尼龍襪褲,早變成了透明,看見裡一片黑叢叢。

「撕破它!」張伯母一對淫眼回望我。

我伸手進到襪褲內,「必裂巴勒」扯破張伯母身上唯一件遮敝物。

「啊‥‥繼續」

我雖然已經不是處男,但也未試過如此激情,導致我對愛神牌的肉色尼龍絲襪,情有獨鍾,日後一定要用它來打手鎗。

我拚命舐啜張伯母的陰唇和屁眼。

張伯母的屁眼清理得很乾淨,一點也不髒也不臭。我一邊舐,我一搓捋自己已半倒的雞巴。

「啊啊‥‥啊‥」

我用手指翻開張伯母的小陰唇,舐刮陰道內的陰壁。

「啊‥我要死了‥‥啊‥‥啊‥不要停啊‥‥」聽著張伯母的吟聲浪語,感到我的小弟弟又再度豎起來。

連張伯母都發現了,她背對我身,半蹲半坐的,搓捋我因汗水和唾液混在一起仍然濕潤的雞巴,扶頂在自己的陰門前,磨弄了那如江河缺堤而流出汨汨淫水的陰道,卜一聲,我整根雞巴便被吞沒三份之二。

「啊‥‥啊‥‥很大‥‥」

她引導我兩手緊抓著她一對巨奶,上下上下的搖動著,讓雞巴深深插在其陰道中。

「峰,啊‥‥其實‥‥其實你是很有過人之處‥‥不要小看自己唷‥ 唔‥‥唔‥‥唉唷‥‥

我點著頭,把股肌一下一下的收緊,頂著伯母的陰道深處。

「伯母受不了這麼大的雞巴啊‥」

張伯母把我壓在沙發上,換了一個姿勢,乘騎著我。

「啊‥啊‥啊‥啊‥啊‥啊」張伯母每�動一下巨乳,便叫一聲。

「很厲害‥‥伯母‥‥」

「你才厲害呢,你插得伯母快要死,伯母很久沒有試過這麼滿足了。所以你千萬不要死唷,否則有很多女性就不能享受這種快樂了。」

「真的嗎?」

「真的?」

「當然啦!你知道嗎?你的雞巴真的很大很長,伯母的G點也被你插花了。」

張伯母又從我身上站起來,又呈半蹲伏狀,屁股對著我。

「從後面入?」

我便如言用雞巴頂她的屁眼

「不是這裡,」張伯母笑言避開我對後庭的襲擊。她又用兩隻腳掌磨弄了我的雞巴一會兒,讓它更堅挺更充血。

她伸手引導我的雞巴從她背後再度滑入她那濕潤的陰道。

「扶著我的腰,挺腰抽送。記著節奏和力道,九淺一深」

我點點頭‥開始數著‥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喂!你很攪笑耶,真的在數。」

我便閉起口‥默默數著,很快張伯母進入狀態,閉著眼睛,咬著下唇。

「唔唔唔‥‥啊‥‥唔唔唔‥‥啊‥呀呀‥‥」

「好好好‥‥不要停‥‥」

張伯母又轉過身臥在沙發上,兩手擐著我的頸項,男上女下的抽送著。當我感到有點脫力時,我便托起張伯母的美腿,刮她包了絲襪腳掌和小腿肚,令我即時振奮,如是者反覆了

我們的節奏越來越緊湊和快速「啊‥‥啊‥」張伯母把我死命抱著,拚命搖動腰肢,我的龜頭感到一股麻辣的陰精從子宮深處。

張伯母即時推開我,用手替我把精液洩了出來。精液便全噴灑那肉色襪褲和沙發上。

不經覺我們已玩了三十多分鐘。

張伯母癱軟的倒在沙發上,一動不動。

「張伯母‥」

「我死了,很麻痺唷。」

「你沒有事吧!」

「還說沒有事,舒服死了,峰,你很利害耶,你的張伯父連三分鐘也頂不了,便洩了。」

「是嗎?」

「所以張伯母常要靠手指,才能達到高潮,這是張伯母第一次在做愛中得到高潮的。

「真的嗎?」

「你可以令女人很快樂很快樂的。」

「唔‥謝謝張伯母對我的鼓勵。」

「峰,你是最好的,你千萬別想再要尋死了。知道嗎?」張伯母摸著那黏滿愛液和精液的雞巴,「如果在人生低谷中,心灰失意,你就要記住張伯母跟你做愛的事情。你便會有力量活下去的了。」

「謝謝你。」

離開了張伯母的家,我便將自己的成績告訴給父母知,向他們賠不是,然後找學校重讀中五。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