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美女警犬3~終
美女警犬3~終

上一篇:赤炼仙子

下一篇:陳小姐的初夜

  我不敢吱聲,只好用內褲將自己身上的贓物擦淨。不過林偉沒有把衣服其他

衣物給我,只是將風衣給了我。就這樣,我的下身暴露在空氣之中出了公園。

  等回到了林偉的住處,我才有機會將衣服穿戴整齊,不過內褲是沒法穿了。

只好裝在兜裡。

  「走吧,我送你回去。」林偉很隨意的說道。

  哼,你能有那麼好心,如果讓你知道了我的住處,還不知道你會怎麼騷擾我

呢?雖然心裡這麼想,可是嘴上不能這麼說。

  「不用了,主人,我自己回去就好了。」

  「呵呵,你給我帶來了這麼多的享受,我也應該補償你一下嘛。還是說你怕

我知道了你的住處?」林偉皮笑肉不笑的說。

  真是個魔鬼,連我的心思都瞞不過他。

  「不是的,主人,你想送的話……就送吧。」沒辦法,只好妥協了。

  我住在一個高層小區,17樓,離林偉的住處還是有些距離的。大約半個小

時以後,車子來到了我住的小區門口,將車子停好,林偉硬要送我上去。

  我不敢多說什麼,只好順了他的意。

  進電梯的時候,林偉先我一步按了10樓的按鈕,看著林偉的表情,我心裡

產生了非常不好的預感,恐怕今天的調教還沒有結束……

  電梯停在了10樓,林偉走出了電梯,我不知道他想做什麼,只好跟著他走

了出去。

  林偉在樓梯間停了下來。

  「脫衣服吧,一件都不許剩。」

  「什麼,在這裡?」

  「啪」的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臉上,不是很重,不過很好的提醒了我,讓我明

白了現在自己的身份。

  「母狗,你還想和你的主人講條件麼?」林偉冷冷的說道,他的語氣真的把

我嚇住了。我真的害怕他一氣之下將我的片子曝光,所以我不敢再多說,以最快

的速度將身上的衣物脫乾淨。這時我才發現林偉也帶了包包。

  在樓梯間暴露,以前我也玩過,不過從來沒有敢全部脫光過,畢竟這裡離電

梯不是很遠,而且樓梯間放置的有垃圾桶,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碰見扔垃圾的人。

特別是現在已經快下午五點了,下班早的人已經陸續要回來了。

  「鞋子也脫了。」

  我只好乖乖的脫下鞋子。渾身一絲不掛的站在這種地方,想像著平時人們來

這裡倒垃圾,甚至上下樓,恐怕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有個如此淫蕩的鄰居吧,

而且這位鄰居還是一位人民警察。光是想像,就讓我有些興奮了,暴露在空氣中

的乳頭已經微微的翹起,一對34D的大奶因為呼吸,微微有些起伏。我經常欣

賞自己的肉體,那種美麗的誘惑連我自己都有些無法抵擋。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

我的手開始不停的摩挲自己的肌膚了。

  「呵呵,還真是淫蕩啊。」那個討厭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我這才想起旁邊還

有個人。

  「不是的,主人。我只是有些冷。」想必我現在的解釋毫無說服力吧。面前

這個人幾乎將我的裡裡外外都瞭解透了吧。

  「不用解釋了,看你的下面就知道了。」

  我低頭一看,才發現不知什麼時候有幾滴淫水已經順著我的大腿往下滑落了。

  「既然你這麼淫蕩,那就給你再加點料吧。屁股撅起來。」林偉用不容質疑

的口氣對我說道。

  我不敢反駁,只好乖乖的俯下上身,將屁股對著林偉撅了起來。想像著被人

窺伺屁眼,屁股上的肌肉微微的縮動了兩下。

  「自己用手扒開啊,難道你還需要主人動手麼?」

  我聽話的將屁股扒開,還盡可能的扒到最大。不知怎的,身體反而漸漸有感

覺了。

  「這才是聽話的母狗嘛。」

  過了一會兒,一根有點涼,有點滑滑的東西插入了我的陰道,上面還佈滿了

許多小小的稜角,我扭過頭去想看看是什麼東西。

  「不用看了,是你的警棍,話說你們警察配的東西還真合適啊。是不是啊,

母狗?」

  「是的……主人!」

  沒有抽插,警棍一直頂到了陰道底部就停了下來,我不知道林偉要幹嘛,只

好撅著屁股一動也不敢動。

  「你住幾樓?」

  「十……十七樓。」

  「好吧,就這樣爬上去吧,記住,警棍不許掉出來,掉出來的話,會有很嚴

厲的懲罰哦。」

  「好的,主人。」

  我略微嘗試著動了一下,稍微�一下腿,警棍就開始往外滑,除非夾緊雙腿,

否則警棍肯定會掉出來。我只好用手將警棍往裡塞。

  「對了,也不許用手。」

  「可是,主人,警棍太滑了,不用手的話,根本就沒法動了。」本來林偉不

答應的,可是我說的也確實是實話,我下面的小穴已經在分泌淫水了,而且林偉

還在按摩棒上塗了潤滑液,肯定會滑出來的。

  「既然前面的洞不行的話,就用後面的吧。」說著,林偉就將警棍抽了出來,

塞入了我的屁眼,前端整整20公分全部都塞入了我的直腸裡。留在外面的只剩

下警棍的握手。

  「對了,我差點忘了問你,你的肛門開發的不錯嘛?是不是經常自己插後面

啊?現在的女人喜歡玩後面的還真不多呢?沒想到你的口味還蠻重的嘛!母狗。」

  「是的,主人,我喜歡玩自己的……屁……眼。」話一說出來我就後悔了,

我這是怎麼了,怎麼能說這麼淫蕩的話呢?這還是我麼?還是那個颯爽英姿的女

警麼?

  「哎呀,屁眼?你還真是有天賦啊,作為母狗的天賦。」因為姿勢的關係,

我看不到林偉的表情,不過可以想見他現在應該是一副洋洋得意的欠打表情吧。

  「主人說是肛門,那就是肛門。」說這句話的時候,我自己都能感覺到自己

的臉在發燙。

  「哈哈!沒關係,主人我是很大度的,就叫屁眼吧。看來你的屁眼也是極品

啊。行了,趕緊爬吧,難不成你還想趴在這裡等著別人來看?」

  不動還不要緊,一動我才發現問題,插入體內的警棍隔著肉壁擠壓著我的子

宮,每動一下,子宮都會受到刺激,而且警棍上的稜角隨著身體的動作也不停地

刺激著隔著薄薄肉壁的陰道。才爬了一層,陰道裡的淫水早已氾濫成災,乳峰尖

端的乳頭也早已挺立的像個兩枚紅櫻桃,微微的發脹。

  好想手淫啊,好想有個粗大的肉棒狠狠的抽插自己的騷穴啊。可是沒有那個

該死的林偉的同意,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忍受著陰道裡那無盡的空虛。

  我爬行的速度越來越慢,林偉也沒有催我,只是一直默默的跟在我後面,時

不時的握住警棍攪動那麼幾下。我回頭看了一下,我爬過的樓梯中間都留下了一

道水痕。不知道那些鄰居看到現在的場面會有什麼反應呢?

  終於爬到15樓了,實在受不了了,我已經氣喘籲籲了,不是因為累,而是

因為身體的興奮。兩條大腿內側已經全部沾滿了淫水了,我能夠感覺得到,陰道

裡的淫水還在不斷的湧出。我忍不下去了。

  「主人,我能不能………」我想請求林偉讓我自慰,可是心底的一絲理智還

是讓我產生了猶豫。如果我說出去的話,那我就等於自己承認自己是個淫蕩的人

了,雖然之前也說過,但那都是林偉強迫我說的,可是這次完全是我自主提出來

的。

  「能不能什麼?」

  「能不能……。歇一下!」說道最關鍵的時候,我還是忍住了。心裡微微歎

了口氣,好似又有種失落。

  「我無所謂啊,現在5點半多了,你要是不介意被你現在這個樣子被你的鄰

居圍觀就行。」

  該死的林偉,不過我再咬牙切齒也沒用啊,只能咬緊牙往上爬。爬到16層

的時候,我又停了下來,再也忍不住了。

  「主人,我能不能……自慰?」我小聲的問道。

  「能不能什麼?你大聲點!」

  「能不能……自慰?主人,我忍……不住了。」

  「你果然是只淫蕩的母狗啊。」林偉故意的拉長了聲調,而且在淫蕩和母狗

兩個詞上還加了重音。

  我那最後一點理智早已被慾望淹沒了,為了讓我拿空虛的騷穴得到滿足,現

在讓我做任何事我都願意。

  「求求你了,主人,讓我自慰吧,您想插我也沒有關係。求求你了,讓我滿

足吧。」我用近乎哀求的語氣說道。

  「不行,雖然你足夠淫蕩,具備了一條淫賤母狗的潛質,但是你還是不夠聽

話,作為今天你對我一而再再而三的質疑的懲罰,不許自慰。如果你不聽話的話,

我就在這裡大叫,讓大家都來看看你這個人民警察是如何的淫蕩。你自己選。」

  人民警察四個再次的喚醒了我的理智,但是肉體上的慾望已經徹底爆發,不

發洩出來的話我真的會難過的死掉的。所以,我只好停下來,希望停止摩擦以後,

能將慾望緩解下來。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電梯響了,而且聽腳步聲還是朝樓梯間的方向過來的,

該死的,早知道不買這裡的房子了,這種樓居室分為左右兩邊,樓梯間正好夾在

中間,住在右邊的人出了電梯必須經過樓梯間的門口才能到達右邊。我趕忙四處

張望,希望可以發現能躲藏的地方。

  林偉早已經藏在了門背後,那裡也藏不下兩個人,怎麼辦,怎麼辦?難道我

的人生就要結束了嗎?

  垃圾桶!這種垃圾桶是為了收集一個樓層的垃圾用的,比較大,有一米多高,

藏在垃圾桶後面的話,只要不是特別注意樓梯間的情況的話,應該不會發現,現

在已經由不得我猶豫了,趕緊爬到垃圾桶後面,貼牆躺下,然後把身體蜷縮成一

團,�頭看了一下,應該擋得住。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不過我的心情倒是微微放鬆了下來,可是剛才被恐懼壓

下去的慾望又開始�頭了,躲在這裡,樓梯間外的人應該看不見,而且,林偉躲

在門背後,也看不見我吧。想著想著,我的手就已經撫到了陰部。因為淫水充足,

三根指頭輕鬆的插入了陰道裡面,我一邊聽著腳步聲,一邊加快抽插的速度。

  我現在的位置被垃圾桶擋住,看不見樓梯間外面的情況,只能通過腳步聲來

判斷來人的位置,隨著腳步聲的接近,我的身體也漸漸出現了高潮前的症狀。不

知道怎麼的?越是這樣緊張刺激的環境,我越容易興奮,而且玩的越大膽。

  終於,腳步聲來到了樓梯間門口的位置,隨著我的抽插,我的身體也馬上就

要高潮了,可是就在這個時候,腳步聲突然停了!

  難道被發現了?怎麼辦?怎麼辦?我自己都有點佩服自己,即使這種情況下,

我手上的動作居然還沒有停。

  「咚」的一聲,不知道什麼東西扔進了垃圾桶裡,我被嚇了一跳,就在這一

剎那,我高潮了,陰精不停的從陰道裡噴薄而出,轉眼間,地下已經濕了一大片。

我很想大叫,可是我明白情況不允許,只能拚命的用手摀住自己的嘴。

  等我的騷穴停止噴射的時候,我才發現腳步聲已經走遠了。微微鬆了口氣,

看來沒被發現。我運氣還是不錯的嘛!慢慢的爬起身子,本來想坐下,一坐才發

現屁眼裡面還插著警棍呢。只好四肢著地的趴著。

  「啪」一巴掌扇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扭頭一看才發現是林偉。

  「小賤貨,居然趁機偷偷自慰啊,看來你是真的想讓你的鄰居都見識下你這

副淫蕩的樣子啊。」

  「對不起,主人,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別叫。求求你,你讓我做什麼我

都願意,求求你了,主人。」

  「啪」又是一巴掌。

  「真的什麼都願意?」

  「真的,主人?只要你不讓我曝光,你說什麼我都願意。」此刻的我再也沒

有了一絲的反抗心理,只好低下頭,順從的說道。

  「哼,以後你最好聽話,如果再有下次,我就把你那些淫賤的形象做成海報,

貼滿你們交警大隊的門口,哦,對了,這裡也不能放過。標題叫什麼好呢?就叫

史上最淫蕩女警犬- 葉紫瑩。」

  「不要,主人,求求你了,我真的什麼都願意。」

  「呵呵,這才對嘛,行了,警棍扒出來吧,你這樣子沒法見人,我也不希望

你曝光啊。」看著林偉眼中那狡黠的目光,我才省悟,原來這才是他的目的,一

切都是他設計好的。為什麼我不能再多堅持一會兒呢?內心深處那僅存的一絲僥

幸也在林偉最後的威脅下,煙消雲散。這一刻,我是真正的認命了。

  拔出了警棍,可是林偉絲毫沒有給我衣服的意思,我只好全身赤裸的跑到了

家門口,然後才想起,鑰匙還在林偉的包裡。

  「主人,鑰匙在衣服裡。」這個位置比較危險,周圍還有其他三戶人家,非

常容易被人發現。可是林偉卻毫不在意,不緊不慢的在包裡翻找著,找了好半天,

終於找到了。其實時間不長,可是在我看來卻像過了很久一樣。

  打開門,衝進屋裡,我終於鬆了口氣,隨著門關上,我再也沒有力氣,就這

樣直接癱坐在地板上。

  「去洗洗吧,我的母狗可不能這麼髒啊。」

  林偉一說,我才注意到,身上沾了很多灰,應該是剛才在垃圾桶後面躲藏的

時候粘上的,屁股和大腿上更是一片泥濘。

  我只好慢慢的站起來,走向浴室。

  「不許關門哦。你見過那條母狗洗澡的時候還不讓主人看的?」

  略微遲疑了一下,我還是回答道:「是的,主人。」

  洗澡的時候,林偉沒有進來,我就慢慢的洗。大概洗了半個小時的樣子,我

終於把身體的裡裡外外都洗的乾乾淨淨了。關上水,正準備出去,林偉走了進來,

手裡還拿著個大針筒。

  「我就奇怪你的肛門……哦,不是,是屁眼為何開發的那麼好呢?原來你還

喜歡這個調調啊?」那個針管是我看了日本的浣腸片子以後一時好奇,想辦法搞

來的,後來也試過,確實可以起到清潔直腸和屁眼的作用,玩起來更乾淨。我是

壓在內衣下面的,和其他電動陽具放在一起的,沒想到被他發現了。

  「來,正好,現在我們試試。」

  我沒有說話,站在原地沒有動。

  看著林偉漸漸陰沈下來的表情,我又想起了他的威脅。哎,只有乖乖認命了

麼?

  我趴在地下,將屁股高高的撅起,現在我自己都分不清楚自己是被迫的還是

心甘情願的聽他的命令。

  林偉接了滿滿一盆熱水,然後開始用針筒抽水,那針筒大概有四指粗細,將

近15公分長短。

  林偉抽了慢慢一針筒,然後把頭部插入了我的屁眼,緩緩的將水注入我的體

內,我感覺得到,溫水流入了我的直腸。

  一針筒,兩針筒,一直到第三針筒的水全部注入到我的體內,我已經感覺到

小腹微微的發脹了,而且屁眼已經有了微微的便意,可是林偉還是沒有打算停手

的意思,以前我自己玩的時候最多也就注入過三針筒的水。

  可是林偉不說話,我也不敢說什麼,只能盡力忍住。

  第四針筒的水也注入了,然後是第五針筒,便意已經越來越強烈。

  「主人,不行,受不了了,屁眼好漲,要拉出來了。」

  「忍住哦,不許噴出來哦!再來一次就好。」也不等我回答,林偉自顧自的

拿起針筒抽起水來。

  還好,第六針筒的注入速度林偉還是特意放滿了,我勉強還能挺住,小腹已

經隆起了,有點像是懷胎不久的孕婦。

  終於,第六針筒的水也全部注入了我的屁眼。微微鬆了口氣,只要不刺激屁

眼的話,應該可以忍住。

  「憋好哦,我看到有水漏出來了。」我只好用盡全力將屁眼閉緊。

  「可以拍出來了麼?主人!」

  「現在是要好好的清洗你的屁眼,清洗不乾淨的話,我怎麼享用呢?再忍忍,

多泡泡。」林偉不以為然的說道。

  我不敢多說話,只好盡力忍著,慢慢的爬起來,半蹲的跪坐在浴室地板上,

稍微動一下,就感覺有水從屁眼裡漏出來。

  「光泡還是洗不乾淨吧。」林偉好像自言自語的說道。我不敢答話,生怕他

又想出什麼折磨我的法子。

  還好,他轉身出去了。微微鬆了一口氣。

  可是氣還沒松完,林偉又進來了,全身一絲不掛的進來了。

  「趴下,還是剛才那個姿勢。」我已經知道他要幹嘛了。看著他那挺起的將

近20公分的粗大肉棒我就知道了,可是現在的我沒有討價還價的本錢。只好默

默的轉過身,崛起了屁股。

  碩大的龜頭,擠開了屁眼,緩緩的插入了直腸。

  「屁眼閉緊,母狗,水漏出來了。」林偉一邊說,一邊用手拍打我的屁股。

「哎呀,這屁股彈性真好,不愧是警察啊,練過的就是不一樣啊。」

  我只好縮進屁眼,可我越是縮進,便意就越明顯。隨著林偉肉棒的插入,不

停的有水露出,我只好不停的夾緊屁眼。

  「哎呀,你的屁眼真會夾啊,一下下的,像是要把我的肉棒吃掉一樣,真是

和你一樣淫蕩啊。還虧你是個警察呢。」林偉的話讓我羞得的無地自容,可是現

在的我已經毫無辦法了。

  大概抽插了幾十下,越來越多的水從肉棒和屁眼的縫隙間漏了出來。我的小

腹也感到了陣陣的滾動。

  「行了,去拉吧。」說著,林偉慢慢的抽出了肉棒。

  我如獲大赦一般,趕緊坐到座便器上。

  「蹲著拉,先別拉,等等。」說著林偉跑了出去,回來的時候,手裡多了一

部DV。

  「嘿嘿,母狗排泄的美態怎麼能不拍下來呢!」

  雖然不想讓他拍到如此難堪的樣子,可是卻敵不過強烈的便意,而林偉的威

脅更是讓我連一絲反抗的勇氣都找不到。

  稀稀黃黃的排泄物終於從屁眼裡排泄了出去,排了一分多鐘才止住洩勢,而

在排泄的過程中,我體會到了絲絲快感,就像那句老話,痛並快樂著。難道我真

的是個變態?

  「母狗,你剛才的表情很享受呢!」

  我趕緊低下頭去,不敢直視林偉。

  接下來,又反覆進行幾次浣腸,直到排出的只有清水的時候,林偉才作罷。

  浣腸完了以後,林偉又拿來女用剃鬚刀,將我的陰毛剃的一乾二淨。林偉說

是為了看得更清楚。

  然後林偉又讓我幫他把身體清洗乾淨,特別是他的肉棒,用水洗過之後,還

要我用嘴全部舔舐一遍才罷休。

  擦淨身子,來到臥室,才發現,我的內褲被扔的到處都是。

  「看來你平時一定很寂寞吧。」林偉一邊說著,一邊撿起一條情趣內褲。還

伸著鼻子聞了聞。

  「是,是的,主人……」我只有低著頭,小聲的答著話。

  「放心吧,小母狗,主人絕對會滿足你的。來穿上,剛才你不是求我滿足你

麼?那我現在好好的滿足一下你。」

  剛穿上情趣內褲,林偉就撲了過來,將我推到牆邊,�起我的一條腿,一手

撥開內褲,粗大的肉棒長驅直入的深入了我的騷穴。

  我不敢說不,可是心裡多少還有些牴觸,只好就這樣任他抽插。

  抽插了幾下,可能是林偉覺得不舒服,就將我另一條腿也抱了起來。這樣我

不得不用手環住林偉的脖頸。林偉抽插的幅度也越來越大。

  身體慢慢有了感覺,我忍不住開始呻吟起來。

  開始還只是「嗯……嗯……啊!」後來就徹底變成了叫床。

  「啊,主人,你的好大,都頂到最裡面了。母狗好爽,被主人操的好爽,啊

……嗯………請主人………啊………用力的操母狗的騷穴吧……」

  「紫瑩就是最淫賤的母狗,請主人狠狠的操吧。啊………嗯啊……操爛紫瑩

這個賤貨吧。」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的樣子,我和林偉先後達到了高潮,林偉又是直接射在了

裡面。

  「小騷貨的騷穴還挺緊的啊,一滴都沒有漏出來啊!」林偉拔出肉棒以後,

就將渾身無力的我直接扔到床上。

  「母狗,把腿打開,屁眼露出來。」我早已在慾望中迷失了,乖乖的按照林

偉的話將雙腿打開。�起雙腿,盡量將屁眼露出來,好像生怕林偉看不到似的。

  看我如此聽話,林偉滿意的笑了笑。從他的包裡掏出一串串珠來,這東西我

在A片裡看到過,不過沒有林偉拿的那麼大顆。林偉拿的這串有8顆珠子,每顆

的直徑都有20毫米左右。我眼睜睜的看著林偉將那一串珠子一顆一顆的塞進了

我的屁眼,只留下一節繩子和繩頭的拉環。

  「以後上班就不許穿內褲了,這串串珠只要不是拉屎的時候都必須放在體內,

明白了麼?母狗!我有可能隨時抽插的,要是我發現你沒聽話,哼哼。」

  「不要,主人,我會好好聽話的。」

  林偉很快的梳洗乾淨,穿戴整齊的離開了。只留下還在床上回味剛才高潮的

餘韻的我!

  到底要不要按照林偉的話去做呢?考慮了良久以後,我終於做出了決定。

  反正上班穿的是制服,也不怕什麼,而且,這個串珠貌似挺有意思的。第二

天,我還是一如既往的去上班了,一如既往的和同事打著招呼,只是他們誰都想

不到我的下身沒有穿內褲,而且屁眼裡面還塞著8顆珠子吧。想想都覺得刺激。

就這樣過了幾天之後,我慢慢的習慣了這樣。最後我連胸罩也乾脆不穿了!反正

有襯衣,有制服。他們也看不到啊!

  不知不覺的,我漸漸把林偉的事情拋到了腦後,開始享受起這種刺激的生活,

有一次在外面執勤,我趁著獨自在崗亭的時候,隔著褲子將串珠拉出屁眼幾顆,

那感覺真刺激,外面是人來人往的交通要道,人們只能看見我上半身莊嚴的女警

形象,可是他們想不到我此刻正在用串珠自慰吧,反覆的將2- 3顆串珠拉出又

塞入屁眼,我的身體也漸漸有了反應,陰道內的淫水順著大腿開始往下流淌了。

真想脫下褲子好好自慰一番,讓外面所有的人都看見,看見我這個淫蕩的母狗,

看清我身上的每一寸肌膚,每一個洞洞,他們會不會一擁而上輪姦我呢?女人們

又會用怎樣的言語羞辱我呢?想想都覺得興奮啊!僅有的一絲理智讓我沒有直接

脫下褲子。

  「咚咚!」有人敲窗戶,我趕緊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然後將珠子塞進屁眼。

  「葉隊,到換班的時間了。」是小王,交警大隊的男同志。長的還挺帥的,

配上那身制服恐怕能迷倒不少小妹妹。可惜不適合我啊。

  「哦,好的!」這時我才感覺到,褲襠的部分已經濕了一片了,如果再進行

下去,恐怕要濕一大片吧。要是被人看到,就真的說不清了。

  回到車上我還陣陣後怕,幸虧小王來得及時,要是在晚一點就真的「尿」褲

子了。哈哈!為了感謝小王,讓他看著我自慰也不錯啊,嘿嘿,可惜那是不可能

的。不過剛才真是刺激啊。

  在巡邏車上自慰我已經幹過很多次了,也沒什麼刺激的了,後來,我想到了

在辦公室自慰,我和隊長兩人都有自己的辦公室,想自慰的話應該沒什麼問題。

  可是實際操作起來,還是有些困難,主要是心理障礙,交警大隊,畢竟是警

察的地方,周圍全是警察,正氣凜然,而我卻要在這種地方做如此下賤的事情,

想想都覺得羞恥,可是更加的刺激。

  我專門挑了個人少的時候,大部分人都出去執勤了。本來想隔著褲子自慰的,

可是後來想了想,還是決定脫掉褲子,畢竟穿著褲子不夠刺激,而且弄濕了很麻

煩!

  確定不會有人來找我辦事了,輕輕的關上門,沒有鎖,要是鎖了就不夠刺激

了,窗簾是半掩著的,我們女子交警隊的辦公室集中在交警大隊的三樓,雖然周

圍沒什麼比較能看過來的建築,可是就怕有人拿望眼鏡亂瞄。

  脫褲子的時候,我的手不停的在抖,不是害怕,而是興奮。裡面本就沒有穿

內褲,反而省事,從包裡掏出隨身攜帶的按摩棒,褲子就搭在椅子扶手上,出情

況了也比較好拿。

  穿著鞋子,將兩腿直接架在桌子上,躺靠在椅子上,將騷穴和屁眼都暴露出

來。還好椅子夠大。

  按摩棒緩緩的撐開肉壁,一點點的深入到我的騷穴之中,隨著按摩棒的插入,

直腸裡的珠子也來回的在滾動,雙重刺激讓我忍不住渾身哆嗦。

  抽插的速度漸漸的加快,我差點忍不住呻吟出聲。椅子上早已流滿了我的淫

水,有的已經順著椅子留到了地下。想像著外面那些穿戴整齊的交警,在對比現

在的自己,強烈的羞恥感讓我無比的興奮。

  我還嫌不過癮,直接趴到桌子上,屁股對著窗戶抽插。終於,在串珠和按摩

棒的雙重刺激下,我高潮了,幸虧趴在桌子邊上,要不然高潮的時候,桌子上的

文件都要弄濕了。即使這樣,桌子邊還沾濕了一大片,地下就更不用說了。然後

我還意猶未盡的將按摩棒舔舐乾淨才作罷。

  稍微平息了一下心情,趕緊起來用紙將桌上和地下的水跡擦拭乾淨。剛準備

擦拭椅子上的淫液的時候,敲門聲響起了,嚇了我一跳,怎麼辦?現在這副樣子

被人看到我真的不活了,誰能想像一位美麗端莊的女警在自己的辦公室裡自慰的

時候被人發現是個什麼樣子?

  還好,上衣基本上是整齊的,我乾淨將紙扔進垃圾桶,也顧不得椅子還是濕

的,直接坐上去,將褲子蓋在赤裸的雙腿上,然後拚命的把椅子往前挪,直到抵

住桌子,還好,桌子夠大,這樣的話,桌子基本可以將我赤條條的下身擋住。剛

做完這些,門就開了,進來的是我們女子交警隊的隊長,35歲的唐琳。

  「紫瑩,這是上頭最新的發佈的文件,要求各級基層領導學習。咦,你的臉

怎麼那麼紅?」唐琳一邊說,一邊把一個文件夾遞到我的桌子上。

  「那個,那個,有點小感冒。」你趕快走吧,為什麼偏偏是唐琳啊,平時的

時候她就老是看我不順眼的樣子,要是被她發現了還得了?

  「哦!那你自己注意身體。這是什麼味啊?」

  「那個,我吃的感冒沖劑,味道有些怪。」天知道什麼沖劑這個味。

  「哦,不行的話就回家休息,你幹不了,還有別人可以幹呢。」唐琳一邊說

一邊走了出去。

  奇怪,我也沒得罪過她啊,為何她說話總是針對我,安排工作的時候,也總

是打著領導要帶頭的借口,總是給我安排最累的活。要說唐琳也算得上是美女了,

不過聽說她因為總是忙於工作,後來老公有了外遇,離婚了,現在一個人過,難

道是更年期?

  不管了,總算逃過一劫。我再也不敢大意,趕緊將水跡擦拭乾淨,然後將褲

子穿上。

  就這樣半個月過去了,林偉始終沒有來找我。我心裡也說不上是高興還是失

望。

  半個多月,又累積了不少壓力,我又開始計劃著出去暴露一次。這時林偉的

電話打來了。

  「母狗。是不是想要了?」

  「是的,主人。」猶豫了半晌,我才開口說道。

  「今天幾點下班啊?」

  「晚上12點。」

  「……」林偉那邊沒有聲音了,像是在考慮什麼。「晚上就晚上吧,下班以

後我在你們交警大隊隔壁的那條街上等你。」說完,林偉也不等我回答,就把電

話掛了。

  不知道今天晚上又要玩什麼花樣,說真的,我的心裡還有一絲絲的期待。

  到了12點,匆匆的交了班,我將警具都留在了辦公室,然後才來到隔壁那

條街上,很快就找到了林偉的車子。

  林偉什麼也沒說,只是讓我上車。

  看車子開的方向,應該是往北區去的。我也不知道林偉要幹嘛。只好默不作

聲的坐著。

  「衣服脫了吧,讓我好好檢查一下,有沒有按照主人的命令去做。」

  我竟然沒有絲毫牴觸的就將衣服退淨。林偉的手摸到了我的屁眼,也摸到了

露在外面的半截繩子。

  「呵呵,母狗還是蠻聽話的嘛!給,把這個穿上。把頭發放下來吧。」林偉

說著遞給我了一個手提袋。

  我按照林偉說的,將頭髮解開,這一頭烏黑的長髮也是我自傲的資本。打開

袋子一看,一件很特別的連衣裙,還有一條很窄還微微透明的丁字褲,袋子裡還

有些化妝品和一副蛤蟆鏡。

  丁字褲還好說,穿上以後才發現,這丁字褲真窄,堪堪遮住我的肉縫和屁眼,

可是那裙子完全就是一塊布了,纏在身上,背後的拉鏈可以一拉到底,拉開拉鏈

真就是一塊布了,而且穿起來非常緊,緊緊的繃在身上,將我那凹凸有致的身材

暴露無疑,特別是我那一對34D的大奶,穿上以後顯得更加挺拔雄偉了。還有

個問題,這裙子非常短,只能遮住我半個屁股,前面也只是剛剛遮住恥骨。

  要是再往下拉的話,我的兩顆乳房就要跳出來了,幸好胸前有條帶子,繞過

脖頸繫住。讓衣服不至於滑下去。身後的拉鏈也是林偉幫我拉上的。即使這樣,

小半個乳房也露在外面,深深的乳溝被風一吹,涼颼颼的。又稍微畫了下淡妝,

戴上蛤蟆鏡,一般不熟的人肯定是認不出我了。

  「主人,我們要去哪裡啊?」看林偉七拐八繞的開了將近一個小時了,可是

還沒有到達,我忍不住問道。

  「當然是去滿足你這個小騷貨了。」林偉沒有多說,我也不敢再問。

  就這樣又過去了半個小時,街上幾乎已經沒有行人了,連車也變得很少了!

  終於,車子停在了一條街道邊上,街上沒有行人,周圍的店舖也都關門了。

只有離車子最近的那家還開著,是間24小時的便利店。我想不通林偉在這種地

方停下是要幹嘛?

  「手機拿出來,調成振動響鈴模式。」我乖乖的按照林偉的話做了,然後他

接過手機,塞進一個避孕套裡。

  「腿分開。」我只有服從命令,乖乖的張開了腿,林偉將手機直接塞進了我

的陰道,開始有點困難,有點疼,可是沒過多久陰道就開始分泌淫水,稍微用了

點力,手機就塞了進去,留在穴口的只剩下一點點避孕套的末端。

  塞好以後,林偉就撥了一下我的電話。

  雖然有陰道周圍肉壁的阻隔,但是「看我七十二變」的鈴聲還是傳了出來,

雖然聽起來有點悶,但是還是聽的很清楚,而且手機不停的振動,帶給我了強烈

的快感。還好,林偉馬上就掛了。

  「不錯,去吧!去那個便利店買東西去吧!最粗的火腿腸,買上兩根。就這

樣去吧」

  「可是,主人,我沒帶錢啊。」

  「沒事,只要一會兒電話響了,你馬上接,我就給你送進去。」林偉的口氣

不容質疑,我不敢多說,只好打開車門,慢慢的向便利店走去,一邊走,還一邊

將衣服的下擺往下拉,稍微用了點力,拉的有點過頭,兩顆巨乳就跳出了衣服的

束縛,暴露在了空氣之中,我趕緊左右看了看,還好沒什麼人,趕緊將衣服整理

好,我也不敢再用力往下拉了,只好一隻手前面,一隻手後面,將羞處遮住。

  來到店門口,我朝裡看了一下,只有一個店員,正靠在椅子上打瞌睡,又掃

視了一下,沒有發現什麼監視器之類的東西,我才推門走了進去。

  「叮鈴,歡迎光臨。」門一開,嚇了我一跳,原來有自動鈴聲啊。

  店員也被吵醒了,趕忙的對我不停的說「歡迎光臨」,可是沒說幾遍,眼神

就盯在我身上再也移不開了。

  雖然以前也被人看過,但是如此進距離的被陌生人赤裸裸的盯著還是第一次,

最主要的是,我還不能離開。

  臉微微有些發燙,但是又不能太現在跑出去。

  店員已經徹底愣了,看樣貌,應該是個農村來的小夥,而且是老實巴交的那

種,只是傻愣愣的盯著我看,沒有其他的動作了。看他這個樣子,我也漸漸放開

了,手也很自然的放到了兩邊。平靜下來以後,就能感覺到絲絲的快感衝擊著神

經,乳頭已經勃起了,在這緊繃的衣服之下,分外的明顯。

  哼,臭小子,今天便宜你了,恐怕你長這麼大都沒見過我這麼漂亮的美女吧,

而且還是穿的如此暴露。

  「有沒有火腿腸。」

  我一說話,那店員才反應過來。

  「有有,在那裡。」說著那店員就一邊指著中間一排貨架,看他的樣子,頗

有想出來替我拿的樣子。

  店不是很大,只有兩排貨櫃,然後靠牆是冰箱,靠著窗口是一些書報雜誌。

火腿腸的位置是在第一排和第二排貨櫃之間的最底層。

  這時,我又興起了一個大膽的想法,就這樣背對著店員,彎下腰去拿火腿腸,

故意將屁股高高的撅起讓那店員欣賞。因為內褲太窄,陰部的大部分嫩肉都露在

外面。特別是那串珠的繩子和拉環也留在外面,最主要的是,因為被人視奸的快

感,薄薄的半透明內褲早已被淫水浸濕了。

  他在看吧,兩個火腿腸,我硬是彎腰拿了一分鐘,偷偷看了一眼店員,發現

  我慢慢的拿起兩跟火腿腸,最粗的那種,差不多有四指多粗,緩緩的直起身

來,發現店員的眼神裡還透漏著意猶未盡的感覺。

  接下來要算賬了,我想,就算我現在要他不收我錢,他也願意吧。

  「多少錢。」我來到櫃檯前,問了以後才發現自己身無分文。

  「看我七十二變……」就在這時,電話響了起來。

  店員也很詫異,左看看右看看,因為我現在渾身上下壓根就沒有能裝手機的

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跟著林偉膽子變大了,我略微猶豫了一下,就當著店員的

面拉開了內褲,從下體掏出了手機。

  「喂,你好。」

  「母狗。很爽吧,我知道你很喜歡被人看的。今天就便宜你了,不用叫我主

人,叫老公就行了。」電話裡傳來的是林偉的聲音。

  「知道了,老……公。」

  「你等著,我馬上給你送錢進去。」

  掛了電話,再看那店員,已經呆在那裡了,直直的看著我的下體。

  「叮鈴,歡迎光臨。」進來的是林偉。

  那店員一看林偉進來了,而且一看就知道和我認識的樣子,馬上低下頭,不

敢再看,只是是時不時的還用餘光偷瞄上幾眼。

  「那個總共多少錢?」林偉問道。

  「12元。」

  「硬幣收吧?」

  「收……收。」店員有點結巴,可能是害怕眼前這個男人找他麻煩吧。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林偉掏錢的時候,硬幣掉了三四個。

  「快點,老婆,去撿起來去。」肯定是故意的。

  沒辦法,我只好趴下去撿錢,要不然林偉直接叫我母狗的話,我真的無地自

榮了。

  可惡,偏偏有兩個硬幣掉進了貨架下面。我只好趴在地下,�高屁股,用手

去掏。

  「哥們,我這老婆就這愛好,我也習慣了,想看就看唄。」林偉的聲音從背

後傳來,我偷偷扭頭過去看了一眼,發現他是對店員說的,那店員猶豫了一下,

還是看了兩眼,發現林偉沒有任何不滿的意思以後,就直直盯著我的屁股看了。

  「老婆,是不是啊?」林偉略帶挑釁的問道。

  「是……」恥辱啊,幸好那店員不認識我,要不然我死的心都有了!平時只

和林偉兩個人說些這樣的話還沒感覺到多羞恥。可能是習慣了吧。可是當著陌生

人的面說這樣的話,強烈的羞恥心瞬間湧上心頭,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越是感覺

到羞恥,快感就越是強烈,身體就越是興奮,內褲已經濕透了,淫水開始順著大

腿,流到了地上。

  「哎呀,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啊,看看把人家地板都打濕了。快給人家擦乾淨。」

硬幣剛拿到手,林偉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拿什麼擦啊,我身上什麼都沒有,你讓我拿什麼擦啊?

  林偉彷彿看出了我的疑惑,只是衝我撅了撅嘴。然後用手指了指我的下身。

  天哪,他要我在這裡脫了內褲麼?

  「快點啊,人家還要營業呢?」

  「沒關係,大哥,沒關係的。」店員在一旁說道,只是他的眼神始終沒從我

身上離開過。

  沒辦法,脫吧,緩緩的退下內褲,將兩條腿夾得緊緊的,面對他們慢慢的蹲

下,開始擦拭地板。

  林偉走了過來,在我耳邊低聲說道:「你不是很喜歡讓人看麼?怎麼又不好

意思了?記住,你是一條母狗,記住你自己的姿勢。」

  「哎,哥們,我老婆這種癖好比較特殊,我也沒太多辦法,只好想辦法滿足

她了。」林偉歎著氣說道。

  「哪裡,哪裡,大哥能找到這樣漂亮的的媳婦是大哥的福氣。」

  我現在已經知道林偉要幹嘛了。雖然我想抗拒,但是身體卻出奇的順從了,

順從了林偉,順從了慾望。緩緩轉過身,用狗爬式的姿勢趴在地上,開始擦拭地

板,屁股撅向林偉的方向,我不知道現在那店員是什麼表情,我不敢看,但又想

看看,現在我的下體應該毫無保留的暴露在他的眼中了吧。他會怎麼看待我呢?

  「大哥,那個……那個繩子是幹嘛的?」

  「要不要拉拉看?」林偉的聲音充滿了誘惑。

  「不太方便吧,大哥。」店員有點心虛。

  「沒辦法,她就是有這樣的嗜好,我這個人很大度的,她只要不和別的男人

上床,其他的都沒啥。」

  最終,小店員還是沒有抵擋住魔鬼的誘惑,點點頭算是答應了。我有點興奮,

又有點害怕,興奮的是因為憑我的長相身材還真沒有能抵擋的男人。可是還有點

怕啊,林偉以前答應過我不讓別的男人碰我,可是現在我越來越沒有信心了,而

且現在也不能問他。

  現在,我只能盡量配合他了。

  我只好趴伏在地上,盡量將屁股撅起,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

我居然還把衣服往上拉了下,這樣整個屁股就暴露在空氣之中。等著小店員來拉。

  可是等了一會兒也沒感覺到有人拉繩子,突然一股熱氣噴灑在我的屁股上,

我扭頭一看,小店員的臉都快貼在我的股溝裡了,忍不住的就縮動了一下屁眼。

  「你看,我老婆的屁眼都在歡迎你呢,一縮一縮的。是不是啊,老婆。」林

偉在旁邊添油加醋的說道。

  「嗯……是的。」一股股的熱氣帶給了我異樣的快感,心理卻愈發的矛盾起

來,又想馬上結束這個遊戲,又想能繼續下去。我自己也不清楚是怎麼想的。

  突然,身體本能的向後挪動了一下,屁股一下子就貼在了小店員的臉上,還

是最敏感的陰部。我自己也嚇了一跳,我這是怎麼了?

  小店員也嚇了一跳,趕緊離開了我的屁股。

  「哎,你看看你,又把人家臉也弄髒了。」

  「對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沒關係,沒關係。」小店員毫不在意的抹了把臉。

  「老婆,你不是最喜歡自慰給別人看麼?你給人家店員添了那麼多麻煩,作

為賠禮就給人家表演一下吧。」

  隨著剛才那一下的刺激,我下體的空虛感也越來越強烈了,鬼使神差般的,

我就點頭答應了。

  「可是,可是現在沒有按摩棒啊。」我說的聲音很小,可是現在夜深人靜,

周圍很安靜,他們應該聽得一清二楚吧。

  「這不是有火腿腸麼?套上個安全套就行了。」小店員不知什麼時候變聰明

了,林偉剛一說完,他就從貨架上拿下來一盒安全套交給林偉。

  林偉去了跟火腿腸,套上安全套,然後交給了小店員,讓小店員蹲下,將火

腿腸立在地上。

  我一看就知道林偉是什麼意思了。只好慢慢走過去,蹲下身子,背對著小店

員,將火腿腸塞入了自己的陰道。在那僅剩的羞恥心的作用下,我只是輕微的上

下扭動腰部,可是誰知那小店員拿來的避孕套還是有顆粒的那種,隨著快感的加

劇,我下體擺動的幅度也越來越大,羞恥心什麼的已經完全不存在了,現在我想

的只是怎麼樣來滿足自己空虛的騷穴。

  淫水早已氾濫,小店員的手微微有點抖,因為火腿腸的長度有限,我每次坐

下的時候,都要一坐到底,直接就碰到小店員的手,恐怕他這輩子也沒有遇見過

這樣的事情吧。

  陰唇和火腿腸摩擦產生的「汩滋,汩滋」的聲音在這種安靜的環境裡格外明

顯,不知道套弄了多少下了,我只覺得兩腿發酸,於是,我趴下身子,用手扶著

貨架,單純的依靠扭動腰肢來套弄。一隻手早已忍不住掏出自己的豐乳狠狠的揉

捏起來。

  終於達到高潮了,一股股的淫水順著火腿腸和陰道壁的縫隙激射出來,地下

又濕了一大片,而我早已無力的攤在地上了,只是那根火腿腸還有一半插在我的

陰道裡。我側身過來看了看二人,兩人下身早已搭起了帳篷。

  哎,現在就算他們要上了我,我也無力反抗了,也許這就是命吧。要上就趕

緊上吧,既然沒法反抗,起碼要學著享受。這一刻我算是徹底放下了心理負擔,

以後怎麼玩都沒關係了。

  「叮鈴,歡迎光臨。」不好,又有人來了。

  我趕緊捂著臉,不敢讓人看見,這一刻,我心裡想的居然是林偉能保護我!

  「哎呀,這是咋回事啊?難道是強姦?」一個妖裡妖氣的女人聲音說道。

  「不會吧,這女的怎麼穿成這樣啊?不是找奸嘛。」又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我偷偷的從指縫中看去,多了兩個濃妝艷抹,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的,穿著

也很暴露,不過比我好多了,年齡不大,也就20出頭的樣子,長相算是中上吧。

  「不好意思,這是我老婆,她的愛好有點特殊,呵呵。」林偉不疾不徐的解

釋道。

  「這樣啊,真的假的啊?」那個妖裡妖氣的女人說道。

  「真的真的,我是他老婆。」我趕緊答道,要是她報警的話,我就真的完了。

  「我知道,我在片子裡看過,好像叫做暴露狂吧,就是那種喜歡在公共場合

做的。」另一個女的說道。

  「對,就是這個,其實我也很苦惱啊。」林偉接道。小店員已經嚇得不敢說

話了。

  「不過這女人還真是夠淫啊,有這種嗜好的,應該算是變態了吧。」妖裡妖

氣的女人,一邊說,一邊蹲下身子,將火腿腸拔了出來。「嘖嘖,看著騷B還挺

嫩的啊。沒想到這麼淫蕩啊?」

  我不敢說話,只好低下頭,任她擺佈,林偉沒說話,我也不敢做什麼。

  「就是,咱們姐妹做這行的也沒見過這麼淫蕩的啊,看看這長相,應該還是

個美人吧,沒想到卻有這麼變態的愛好啊。」另一個女人說著也蹲了下來,將我

脖頸後繫著的帶子解了開來。「這衣服少的,乾脆不穿好了。」

  原來她們兩個是妓女啊,居然被一個妓女說我淫賤。天哪,要是讓她們知道

我是個警察的話,我簡直都不敢想像了。

  「哎,國家有法律嘛,多少還是要穿點的。」林偉也不幫忙,只是站在旁邊

旁觀。

  「啪」妖艷女一巴掌打在我的屁股上。「大哥,我們能玩玩不?」

  「可以啊,她就喜歡這樣,不過你們溫柔點,別弄傷她了,我可是很愛我老

婆的。還有,墨鏡別摘了。」

  「行,大哥,我懂。」(妖裡妖氣的是1號女,另一個是2號女。)2號女

一聽林偉答應,就將我背後的拉鏈拉開,將我身上的最後一塊布也扯了去。

  「哎呀,這身材相當不錯啊,瞧這胸,而且一點贅肉也沒有。」1號女,一

邊說一邊用手輕輕的抽打我的乳房,兩顆豐滿的乳房被她抽的一跳一跳的,微微

有點疼,但是更多的確是快感如潮水般的襲來。「你是不是喜歡這樣啊?小騷貨?」

  我恨不得把臉藏在兩顆豐乳之間。居然被妓女這樣調侃,被妓女罵做小騷貨

的警察估計我是古往今來頭一個了吧。

  「是……是……是的。」想都沒想,我就稀�糊塗的答應了。

  1號女,捏住我胸口的兩顆蓓蕾,慢慢的往外拉扯。高潮過後的慾火再一次

被挑起。

  「快看,快看,你看她屁眼裡還塞著東西呢。」2號女發現了那露在外面的

半截繩子。

  「屁股撅起來。」似乎我已經習慣於服從命令了,雖然發佈命令的不是林偉,

我還是乖乖的照辦了。

  「哎呀,真的不是一般的騷啊,連屁眼也開發過了。」1號女一邊說,一邊

往外拉繩子,當珠子被拉出屁眼的一剎那,我忍不住呻吟了一下。

  「啊……」

  不過後面的幾顆珠子,1號女越拉越快,最後的三顆珠子幾乎是一口氣拉出

去的,強烈的刺激讓我差點高潮。

  「真髒,你看,屁眼上都沾上了一點點黃黃的東西了。」2號女說道。「店

員,有衛生紙沒有。」

  沒過多久,一包衛生紙丟在我面前。

  「自己趕緊擦乾淨。」我只好起身掏出紙巾,將屁眼擦了一下,看了看,沒

什麼髒東西啊,現在的我今本上天天都要給自己浣腸,看到兩女嘲笑的目光,我

這才知道被騙了,可是想怒又怒不起來。

  「爬好。」1號女彷彿女王一般的發號施令。我只好趕緊爬好。「剛才騷B

爽過了,這回換屁眼爽爽吧。」說著,我就感到屁眼被人塞進了東西,上面還有

很多的小顆粒,想來就是剛才自慰用的套著套子的火腿腸吧。因為1號女塞得非

常快,讓我有點疼,不過疼痛過後的快感也非常強烈。

  「兩個一起來吧。」2號女拿著另一根火腿腸,也套上套子,插入了我的陰

道裡。

  「嗯………啊……!」

  「這小騷貨還在呻吟哎。」2號女充滿嘲諷的說道。

  「那就用力的插吧,好好的滿足一下這個小騷貨。」1號女說著就開始抽插

起來。2號女也不甘示弱的抽插起來,空閒的那隻手,還不停的拍打我的屁股,

搓弄我的乳房。

  不愧是妓女,被她們搞的我快感連連。很快就是陷入慾望的漩渦。

  「用力,快,啊恩……好爽……啊啊……啊,爽死了。」我不由自主的開始

叫床。

  「哎呀,真會叫啊。」1號女一邊說,一邊停止了抽插,2號女也學她停了

下來。

  我正是興奮的時候,突然停下來,下身的空虛感分外的強烈。

  「不要停啊,繼續吧,求求你們了,繼續吧。我還要啊。」不知什麼時候,

我彷彿已經習慣了母狗的身份,開口都是哀求別人。

  「還要什麼啊?」1號女挑逗的問道。

  「要……要肉棒。」

  「哪裡要肉棒啊?」1號女一邊說,一邊還用火腿腸不停的在我的屁眼上摩

擦。搞的我欲罷不能。

  「都要……兩邊……都要。」

  「真是個賤貨。你看這兩個大奶子晃的。」1號女狠狠罵了一句,然後用力

的抽插起來,彷彿要把我的屁眼插爛似的。不過只是帶給了我無盡的快感而已。

  「啊………啊………要去了,要去了。」說著,我渾身一震痙攣,高潮的淫

液噴薄而出,還好她倆躲得快,要不然肯定噴她們一臉。

  我渾身無力一臉滿足的趴到在地,再也沒有一絲力氣了。

  「這是你的,還是還給你。」一號女說著,又將火腿腸重新插入我的屁眼裡,

2號女也學著樣子將火腿腸插進了我的陰道裡。我現在是沒力氣,只好任由她們

擺佈,不過即使有力氣我也不會反對她們這樣做,高潮過後,特別是下體被拔出

以後,那種空虛感,馬上就得到了滿足。

  「靜靜,你想玩就繼續玩吧。大哥,要不咱倆也來試試?」1號女說著,就

朝林偉走了過去。

  「不了,我們夫妻雖然喜歡這樣玩,但是絕不超越底線。這位小哥倒是可以

考慮。」林偉一邊說,一邊將小店員拉了過來。

  「呵呵,說實話,我也挺好奇的,在這種地方做事會不會很刺激啊。小哥,

今天算是便宜你了,姐姐今晚沒客人,還挺空虛的。」

  小店員直接愣了,不知道這算是好事還是壞事。還沒等小店員反應過來,1

號女已經上前貼住了小店員,一隻手也撫上了小店員的胯部。

  「沒想到小哥你還挺有料的啊。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說著,就拉著小店員

的肉棒,往第二排貨架後面走去。

  2號女也沒再玩弄我,而是走到後面去觀摩去了。這時林偉才緩緩走了過來。

  「怎麼樣?玩的盡興不?」我不敢回答,也不想回答,只是低下頭保持沈默。

  「哼,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我就知道你是條天生淫蕩的母狗。對不對啊?」

  我沒有答話,只是微微的點了點頭。林偉攙扶著我站了起來,內褲早已經不

知道扔到哪裡去了,我想穿上衣服,可是被林偉阻止了。

  就這樣全身赤裸著,被林偉拉著來到了貨架後面,1號女早已經將衣服脫了

搭在貨架上,但是絲襪和長筒靴都還在,1號女兩手搭在貨架上,小店員從後面

背入式的抽插著,1號女瘋狂的扭動腰肢,迎合著小店員的抽插。沒過多久,小

店員就繳槍了。看來是經驗不足吧。

  「小哥,你也太差了吧,這才10分鐘多一點吧。」1號女盛氣淩人的說道。

  「不是的,不是的。」小店員手忙腳亂的解釋道。

  「靜靜,你來。」那個叫靜靜的女孩,剛才看的時候,手已經伸進裙子裡了。

想來也是有感覺了吧!

  1號女自顧自的叉開腿躺下,靜靜從包裡掏出了一個電動按摩棒,打開開關,

那按摩棒的頭就開始扭動起來。也不多說,直接就插進了1號女的陰道裡面,1

號女的陰道已經泛黑了,可能是做的太多了吧。

  隨著按摩棒的抽插,1號女旁若無人的大聲呻吟起來,還不忘了用一隻手搓

弄自己的胸部,另一隻手,還在套弄小店員的肉棒。

  到底是年輕啊,那小店員恐怕也就20出頭,沒過多久,小店員的肉棒就再

次挺立起來,我這才看清楚,小店員的肉棒恐怕也有個15公分左右。不過比起

林偉嘛,就差遠了。

  靜靜一看小店員重振雄風,馬上拔出按摩棒,給小店員讓位。

  「靜靜,這種地方做,啊……嗯啊……果然很刺激,嗯嗯……有機會你也試

一下。」看著這一幕活春宮,我那不爭氣的騷穴又開始濕潤了。

  今天這些事對我的刺激有點大,我不敢再呆下去了,如果再呆下去,我害怕

我會滿大街的找男人插我吧。

  「主………老公,我有點累,我們回去吧。」

  林偉難得的點頭同意了,只是他還是沒有讓我穿衣服,店裡的人不用打招呼

了,恐怕現在打招呼也沒人理吧。

  在店門口看看周圍沒什麼人,趕緊一路小跑的跑到車子跟前,隨著跑動,兩

顆飽滿的乳房一跳一跳的。林偉又是那副不緊不慢的樣子,慢慢的晃蕩過來,我

可是全身赤裸的啊。

  終於,打開車門,我趕緊鑽進了車子,將制服穿了起來,才安下心來。

  之後,林偉將我送到小區門口就離開了。

   (四)

  經過了上次的事情,我的膽子也漸漸大了起來。我開始嘗試獨自在樓道裡露

出,自慰,開始還穿些衣服,可是一直沒被發現過,我的膽子也就愈發的大了起

來。後來乾脆就像和林偉一起的那次一樣,渾身上下脫個精光。有一次還差點被

人發現了。天台上我也去過幾次,可是不知怎的,始終找不到在便利店那次的那

種興奮感。

  以前也不是沒有被人看過,可是那種情況下也只能看看,不能做些其他的事

情。而且出於安全的考慮,我也不敢做的太過分。和便利店那次根本沒法比。

  我突然覺得,有林偉在旁邊保駕護航,我只管享受,這樣的生活也不錯吧。

  這天,我正在辦公室辦公,手不自覺的又撫到了陰部,出於衛生的考慮,我

給屁眼裡的串珠套上了安全套。每次想起便利店的瘋狂,靈魂深處都會傳來一絲

悸動。身體開始發熱,下體微微的有些潮了。我也害怕自己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只好拚命的工作,想辦法不讓自己獨處。可是越是壓抑,一旦有機會的時候,靈

魂深處那強烈的慾望爆發的就越猛烈。

  「叮鈴鈴」手機響了起來。是短信。林偉發的。他還是第一次給我發短信,

我趕緊打開來看了一下,是個網址。

  略帶疑惑的將網址輸入了電腦,是個成人網站,剛開始我還沒有在意,可是

當我看到一個醒目的標題的時候,我愣住了。

  「淫蕩女警化身母狗」天哪,不會是我吧,為什麼,我一直很聽話啊,林偉

為什麼要發到網上啊。

  不假思索的點開帖子,看著一張張圖片,我終於確定,這就是我,不過我也

微微鬆了口氣,林偉還算有良心,這些照片是上次在公園的時候被林偉拍下的,

還好,林偉給人物的臉部都打上了馬賽克。

  照片拍的很清楚,林偉在這方面很拿手,照片裡的我,纖毫畢現,身上的每

一寸肌膚都看的清清楚楚的,還有寫在陰部的那些字,也格外的刺眼。

  看著照片上的自己擺出各種猥褻的姿勢,將騷穴和屁眼毫無保留的展示出來,

再配上身上的警服,那場面格外的有衝擊感。看著看著,我自己的覺得當初真是

太瘋狂了。

  手早已伸進了褲子不停的搓弄起來。圖片很快就看完了,我開始看下面的回

帖,回復的人很多。回復的內容非常的下流,甚至BT。

  幾乎每位回復的人都表示想要插我的騷比,有的還想插遍我身上的每一個洞,

更有甚者,還說要把我操爛。最搞笑的是有一個人號召大家一起來操我。、看著

這些不堪入目的留言,我沒有絲毫的不滿,那些侮辱性的字眼對我來說,恐怕是

最好的刺激吧。

  「母狗,想不想被操啊。」我自言自語的問道。

  「想,想讓大雞巴操爛我身上每一個洞,讓我這淫蕩的身體灌滿精液。」聽

了聽門外沒什麼動靜,我快速的將褲子退去,想了想,我決定這次玩個膽大的,

把上衣也脫乾淨。

  不過最後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只是解開上衣就好,畢竟這裡太危險了。

  遭了,按摩棒忘帶了,可是現在我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了,目光來回的

搜尋,終於,在桌子上的水杯上停了下來。這個水杯是獲得禮儀標兵的時候發的,

就是那種圓筒狀的保溫杯。

  可是看著那杯子的粗細,我猶豫了。

  「怎麼了?母狗,害怕了?以前不是什麼都敢玩麼?」我小聲的對自己說道。

  咬了咬牙,反正試試也沒什麼損失嘛。渴望刺激的心理終於取得了上風。

  杯子的粗細大概有我一個巴掌那麼寬,想了想,我還是給杯子套上了安全套。

為了安全,我還是決定先用手開拓一下我的小穴。

  先是三根手指插入到小穴裡,有點緊,但是還是插的進去,慢慢的抽插了幾

下,讓陰道的肉壁漸漸的適應了一會兒,我又增加了一根手指。

  微微有點疼,可是陰道被塞滿的充實感帶給我無限的快感,隨著手指的抽插,

疼痛已經消失,陰道裡泛出的淫水越來越多,我感覺差不多了,就將整個手緩緩

的插入陰道裡,陰道壁被巨物撐開的脹痛感和脹滿的快感輪流襲擊著我的神經,

說不出的刺激,另一隻手早已停止了對乳房的襲擊。緊緊的握住了椅子的扶手。

  「�」的一聲,整個手都插進了陰道裡,下體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實,隔著

陰道的肉壁,我能摸到直腸裡那些珠子的形狀,我差一點就要高潮了。

  「不行,母狗,還不能高潮,正戲還沒到呢。」稍微歇息了一會兒,將手抽

了出來,拿過杯子,對準自己的騷穴插去,可是因為杯子兩頭一樣粗,插了半天,

也不得而入,我只好盡力的分開大腿,用左手盡量的扒開我的陰唇,把杯子斜放

著往裡插。

  杯子的一角緩緩擠開陰唇,進入了我的陰道,左手貼著杯子和肉壁的縫隙插

入了陰道,盡量將小穴拉開,經過了1分多鐘的努力,杯子的一頭終於成功的進

入了我的陰道。

  右手開始用力,杯子一點一點的被我的小穴吞沒,可能是陰道裡有空氣的緣

故,杯子插入的時候,不停的發出「噗,噗」的聲音,有點像放屁的聲音。啊,

好丟臉啊,不過真的好刺激。

  終於,杯子的一半已經進入了我的身體,流出來的淫水已經不多了,都被杯

子堵在了陰道裡面。

  「

上一篇:赤炼仙子

下一篇:陳小姐的初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