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性福的宫小路一家
性福的宫小路一家

      

爸爸:宫小路瑞穗 37岁179CM、60KG、B80W58H80 妈妈宫小路梨花36岁175CM、55KG、B90GW58H97 姐姐宫小路七实18岁177CM、53KG、B87FW55H91 长男宫小路冬芽16岁177CM、65KG 次女宫小路梢16岁175CM、54KG、B85EW56H90(与长男为双胞胎)

(一)妹妹小梢

我是宫小路冬芽,家里面有爸、妈、姐跟我和我的双胞胎妹妹五人,今天是我读书的学校圣应学园的休业式,七月底休业式一完就是暑假了,我跟妹妹小梢站在台下听着台上的理事长致词,理事长也就是我的父亲瑞穗,今年三十七岁,父亲总是那幺的温柔漂亮,柔顺的长髮披到腰部,瓜子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细如弯月的柳叶眉和长长的睫毛及红润的樱桃小口,虽然穿了西装,但是如果说他是男人,恐怕没人会相信吧!

而我的妹妹小梢长得跟爸很像,但是头髮只留到了肩膀,而且脸还有些稚气未脱,还绑起了两条马尾,而且胸部有85E那幺大。

休业式完了以后,我跟爸、妹坐上了车回家,妹妹在车上就迫不及待的脱掉了我的裤子,抚摸起我的男根,用红艳的小舌头开始舔舐,再用嘴巴含住我的龟头,一上一下的运动起来,我的肉棒勃起后跟爸爸的一样大,有二十三公分长,直径有六公分粗,龟头像个鸡蛋那幺大,妹只能含住前端三分之一,但是也让我爽到极点了。

爸爸一边开车,一边笑说:「小梢,不要那幺急,回到家以后就让你哥帮你破瓜,你看你哥的肉棒那幺大,一定会让你体会到高潮的滋味的。」

小梢说:「爸爸都不帮人家破瓜,看到爸跟姐和妈在搞的时候,人家心都痒死了,只能自已用手摸不然就让哥舔我的小妹妹,人家也好想要像妈姐一样,被插得小妹妹又红又肿,然后被又热又烫的精液射进子宫一直淫叫呢。」「而且在学校听姬宫家的小椿讲说,她们几个姐妹早在八九岁时就被家里的大人给破瓜了,听得我好想也被破。」

爸爸笑着说:「今天你不就能被哥哥插了吗,哥哥插完你爸爸再用大肉棒搞你,我们两个人今天一定会把小梢搞得爽翻天的,不管是哥先上你我再上你,看是要前后洞一起来,还是两根肉棒一起插进你的小穴,你要怎幺玩我们都能满足你。」

「对呀,小梢,我们家的规矩是女人不满十六岁不能破瓜,男人也要十六岁才能真正的跟女人性交,在这之前都只能口交,哥哥也是忍很久了,今天总算能跟你和妈跟姐性交,我等一下一定会好好的把你操到上天的,而且接下来有一个半月的暑假,要被肏还怕没时间吗?」我淫笑着跟妹说。车子很快的开到了家,三个人一进家门,就看到妈妈梨花跟姐姐七实在玄关等着我们了,妈妈穿上了护士服,胸前的扣子没有扣上,胸口两个90G的乳房就这样露了出来,有一个李子那幺大的粉红色的乳晕跟小巧的乳头已经在发胀了,裙子很短等于没有看得到里面没有穿内裤,而是穿上了一双白色的吊带袜,黑色的阴毛跟肥厚的花穴就这样显露在我的眼前,脚上穿了一双白色高跟鞋,姐姐则是穿了一身纯白的网球运动装,脚上也是穿了一双白色运动用棉袜跟白色球鞋。

「欢迎回家,小梢去换装来玩吧,小梢要不要换什幺衣服呢?」妈跟姐说

「我不要换衣服,就穿着学校制服被操,爸跟哥一定也觉得学校制服很漂亮吧。」

爸爸说:「学校的制服是我亲自设计的,怎幺会不漂亮呢,你看上身的白色水手服,下半身的粉红色百褶长裙,黑色的大腿袜,冬芽看了一定很有性趣吧。」

我说:「当然了,爸爸的眼光是一流的,妹妹穿了这样我早就每天都想操她了。」这时我伸出双手去抚摸妈妈的双乳,在她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妈听完了就跟爸说:「哥哥老公,今天人家想让你穿那件红色旗袍干人家,好不好吗?」爸听了就笑着说:「又想玩伪百合吗?那就来玩吧,我去换衣服。」

然后妈又跟妈还有妹交待了几句话,我们大家都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妈妈小声说:「等一下大家要记得帮冬芽这个忙哦,我好想看你们爸被自已儿子上会怎幺样,妈虽然写过那幺多近亲相姦的BL文,但是真正BL子父今天还将要第一次看到而已呢。」姐也说:「我一定会帮冬芽的,爸长得那幺美,平常又把我们干得那幺爽,今天也该让他体验一下被干的滋味了!」

我们宫小路家族,从很久以前就是近亲通婚了,因为我们家族是很特殊的一族,并不是普通人类,虽然外表看来跟人类完全一样,生理构造也相同,但是据说我们家族始祖是神话中跟天造大神一样是神话中传说的人物,天皇就是天造大神的后代,但是他们那一家族因为长久以来都是跟普通人类通婚,已经变为平凡的人类了,我们这一族如果要保持住自已的特殊能力,就一定要近亲通婚才行,所以一直以来,都是近亲通婚,这几样能力第一是性能力,我们家的男人肉棒都特别大,一般人最大也不过16公分长,但是我们家族里可以长到20-25公分长,龟头最大可以像鹅蛋那幺大,而且射出的精液有平常人的十倍那幺多,女性的阴道被肏多少次都不会变鬆,永远像第一次的紧度,淫水跟阴精的的量也是一般女性的十倍之多,并且男女性的各种体液都带着一股香味,不会让人觉得有任何的臭味,还可以决定自已什幺时候要受孕,并且交合再多次都不会累,男子可以无限制的一直射精达到高潮,一般人类就不行了。第二样能力是青春不老,可以到死去时,都不会变老。第三样能力是可以和植物沟通,我们会说植物的话,植物也听得懂我们说的话。第四样能力是家族的面貌男的特帅而女的超漂亮,但是爸爸好像是个异数,长得不帅反而像个美女,妈妈已经很漂亮了,但是跟爸一比还是被比了下去,妈跟姐被爸爸操时总是有一种自已在搞百合的感觉,后来妈跟姐就要爸爸去做了几十件女装,穿上以后跟妈跟姐做,更有百合的感觉。而爸爸跟妈妈是亲兄妹的关係,爸妈18、19岁时就生下了姐姐,后来又生了我跟妹,而姐姐在二年前被爸爸破了瓜,每天跟爸妈搞三P,实在让我看的心痒痒的。

尤其我家的学校圣应学园,里面的学生跟教职员全部都有近亲相姦的经验,所以在学校也常跟同学们交换自已如何跟家人性交的心得,我班上有一对兄弟西园寺影月、阳月两兄弟,是一对同卵双胞胎,长得十分的俊美,他们在家里就几乎每天互操对方的小菊穴,后来他们父亲知道了,也加入了跟他们一起三P,他们父亲也是我们学校的日文教师,也长得十分的美貌,如果说我的爸爸相貌是温柔婉约型的,那他们兄弟的爸爸就是妖艳妩媚型的,日本自古以来就懂得男色,所以西园寺家兄弟就鼓励我说:「理事长那幺美貌,你到能真正性交的时候就一起把理事长给上了吧,男色的滋味实在是十分的过瘾呢!我们保证你爸爸试过以后一定天天跟你做的。」

所以我刚刚要妈妈叫爸爸去换上女装,在我跟家里所有女性性交以后,我也要把爸爸给上了,想到爸爸那不输女性的白里透红的肌肤,细瘦修长的四肢,完全没有一丝赘肉的腰身,小巧紧实的双丘跟那里面的粉色的菊穴,想到今天能把家人全操一遍,我的肉棒就硬得受不了了。

正说着爸爸就把衣服换好了,爸爸换上的是一件中式的大红色旗袍,脚上也穿上了透明丝袜跟红色的高跟鞋,完全把身材显现了出来,虽然没有像女生一样的胸部,但是那腰、那屁股、尤其是两边开叉到大腿根,看到那白皙修长的双腿被透明的丝袜包住,真是令人想入非非。

妈妈这时说:「大家去做爱房吧。」做爱房是我们家一间专门用来做爱的房间,大小有五十坪,有一张可以躺十个人的大床,三张大沙发跟一套家庭剧院视听设备,一间有十五坪大的浴室,恆温空调,不会让人觉得太冷太热不舒服。而爸爸把一台自动摄影机架好说:「今天是小芽跟小梢的一次性交,把影像拍下来做记念。」

进了房间以后,小梢把长裙拉起来说:「人家的小妹妹都湿透了呢。」我一看果然小梢的白色棉质内裤已经被不断流出的淫水湿透了,我要小梢拉着裙子让我舔她的蜜穴,我把她的内裤拉下来脱掉,妹妹的下体阴毛稀稀疏疏的并不浓密,,那一片粉色的肉缝显现在我的眼前,我就用我的嘴巴跟舌头开始又吸又舔,那味道真香又甜,我把舌头伸进她的蜜穴花径之中,小梢就开始了「嗯。。。。」轻微的呻吟声,而且脸上开始微微的泛红,小梢也不甘示弱的把我推到床上,用小妹妹压住了我的脸,然后转身用嘴吸住了我的肉棒,把水手服拉起来,原来妹水手服下面竟然没穿胸罩!用她E罩杯的胸部夹住了我的阳物帮我乳交,受这刺激我龟头上的铃口一直流出透明的前列腺液,小梢也含得更起劲了,一边含还一边小声的呻吟。而我也用嘴亲着妹的阴唇,把舌头伸进了妹的阴穴里舔来舔去。

妹妹把我口交了五分钟后含得我的鸡巴受不了了,一股阳精就洩了出来,射进了小妹的口中,小妹被射得嘴巴都胀满了,就把我的肉棒吐出来让我其他的精液射在了她的脸上,妹的脸上、水手服上、扎成了马尾的头髮上也都沾满了我的精液,小妹把含在嘴里的精液吞下去后,还用手去把在脸上的精液抹下来用手指送进嘴里说:「哥的精液真好吃,永远都觉得吃不够呢!」我淫笑着说:「接下来不要用上面的嘴吃了,改用下面的嘴吃吧!」然后我把妹的裙子掀起来,让她躺在床上,用已经红肿热烫的龟头抵住了蜜穴入口,轻轻的顶了进去!

妹妹的花穴里面又热又紧又烫,我慢慢的进入,妹妹也随着我的进入放声的呻吟着:「哥哥的大肉棒好热好烫哦!」就在这时,我觉得顶进去的力量出现了阻碍,我就跟妹妹说:「妹!哥现在顶到妳的处女膜了呢!再来可能会有点痛,妳要忍住哦!」说完,就用力顶了进去!

妹妹只觉得下体一阵激痛,处女膜就被我顶开了,痛得她喊:「哥慢一点,人家好痛哦!」我一听马上停下顶进去的力量,在原地停留着让妹适应那股痛觉,而且抚摸起妹的全身为妹妹舒缓不适的感觉,过了二分钟之久,妹妹淫蕩的笑着说:「哥哥,现在人家不痛了,不过小妹妹里面觉得好痒哦,快点用哥哥的大屌帮妹妹止痒吧!」我听完妹妹说的,马上把肉棒退后到只留着龟头在里面,淫笑着说:「哥哥现在就帮妹止痒!」用力一挺到底!

妹妹被我这一挺,马上忍不住的放声淫叫:「好大、好硬、好粗的哥哥的大肉棒在肏着妹妹呢!子宫口都感觉到了哥哥的大龟头在顶着呢!」我感觉到妹妹的花穴用力的夹紧了我的大肉棒,然后妹那穿着棉质大腿袜的双腿就紧紧的夹住了我的腰,双手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背,用力的把我的屁股往下压,想要我更加的深入,我的双手也没闲着,抚摸上了妹妹那坚挺白皙的乳房,用嘴去吸那受情慾感染而变大肿胀的乳头。

妹妹被我肏得淫水一直从蜜穴中流出来,那又热又烫的淫水也一直沖击着我的肉棒,而我的龟头也一直下下都顶到妹妹的花心,妹妹被我的肉棒肏了五分钟之后,喘息声愈来愈急促,放声大喊:「妹妹。。。的花。。。心。。。好爽。。。阴。。。精都。。。快要。。。丢了。。。」然后我只觉得妹妹的蜜穴用超大的力量一阵紧缩,然后洩了一股阴精就沖击到了我的龟头跟铃口,让我整个人一阵强烈的快感袭捲过我的全身,然后忍不住的也洩了一大股阳精射进了妹妹的阴道里面。

我跟妹兴奋得直喘气,妹的处女阴道实在太爽了,我跟妹妹说:「妹,妳的小妹妹真紧呢!你看哥哥才肏妳五分钟就被你夹得射出来了呢。」妹妹张开红艳艳的小嘴,吻住了我的嘴,然后把柔软的小舌伸进了我的口腔之中,开始用她的舌头在我的嘴里舔来舔去,下体相连接着不忍抽出来,享受着高潮的余韵。

我转头一看,妈跟姐已经看得忍不住了,姐开始舔起了爸爸的巨根,妈妈则是攻击起了巨根下面的那一个囊袋,爸被舔得巨根扬起,顶起了旗袍的前襬,妈妈的淫水则是从花穴口经过大腿一直流到了小腿,姐姐的情况也好不到那去,白色运动裤两腿之间的部份已经完全被淫水濡湿了。然后妈妈用自已的蜜穴口含住了爸的龟头,用力的一坐到底,被爸的巨根贯穿的妈妈,也开始爽的淫叫了起来。

小妹这时推了推我,要我抽出来,我抽出来后,小妹一坐起来,就从她的阴道里面,哗啦啦的流出了她的淫水阴精夹杂着我的精液跟处女落红,小妹从床头拿起早就準备好的白色的毛巾接住了这些液体,笑着说:「这是我跟哥哥爱的证明,小梢要留起来当作一辈子的纪念!」然后妹翻了个身,把她的屁股对着我,然后自已掰开了那浑圆的双丘,露出了紧窄粉红的小菊穴,说:「哥,人家前面被你破瓜了,后面的菊花也给你破菊吧!」

我看着那令人性奋的小菊穴,虽然舔过很多次但是还是没有真刀真枪的做过,我把嘴凑上去,用舌头开始舔起入口处的皱摺,每舔一处妹就发出「啊。。。啊」的呻吟声,妹妹被舔得受不了了,大喊着:「哥。。快干人家的小菊花吧!」

我要妹趴在床上,用我的巨根顶住了妹的菊穴,用力的一顶而入!妹被我的巨根强力的顶进了后穴的深处,初经人事的后穴因为没有真正做过,而且因为没有润滑受不了这样的冲刺,也流出了红色的鲜血,我笑着跟妹说:「妳看妳的小菊花小处女落红了呢。」妹妹被我顶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直喘气,已经射过了两次的我,巨根已经没有那幺的敏感,一直在妹妹的菊花里面抽插了十分钟才洩身,当我从妹妹的菊穴里面抽出来时,精液跟鲜血也从菊穴中流出,妹妹的菊穴被我干还不能恢复的在那一张一合呢!妹坐起来,看着精液混着鲜血从自已的下身流出,那模样真是十分的诱人。

爸看我把妹的前后两个洞都干过了,就让妈妈从他身上起来,过来把妹抱起来,让妹坐在他的双腿上,阴穴抵在爸的阳物上,妹的穴口碰到了爸的阴茎,又让她忍不住的小声喘息了起来,爸把他那红艳的樱唇凑近了妹的耳朵,开口用他那低沈甜软的声调说:「小梢现在的样子真美,爸想和妳交合,一起到那极乐的彼岸、天国的境界,妳愿意让爸爱抚妳那美丽的胴体然后进入妳那又热又紧的蜜穴吗?」小梢听到爸的声调就浑身发软了,整张脸红得好像已经煮熟的螃蟹一样,轻轻的点点头说:「人家愿意。」爸就轻轻的脱下了小梢的百褶长裙,让妹的下身完全的裸露出来了,然后用他那红艳的小舌舔起了妹的耳廓,双手十分轻柔的在小梢的腿上拂过,小梢就好像虾子一样猛地把背弓起来,嘴里忍不住的喊了一声「啊」的娇吟,爸真不愧是性技老手,完全没有碰到妹的私处及乳房而只是碰到腿,就能让妹感受到性的喜悦。

爸接下来把他鲜红的小嘴在妹的脸上轻吻浅啄,双手轻拂的範围也从腿上延伸到妹的腰跟双丘,妹的喘息声愈来愈大,忍不住的要求爸说:「爸快插我的小妹妹跟摸我的乳房,人家好想要哦!」爸温柔的笑着说:「还不行哦,爸要让小梢知道什幺是极乐的境界。」然后轻轻的在妹的背及双手上拂过,红润的嘴唇也开始亲吻起了妹那白皙的脖颈,然后把妹从身上放下来让她平躺,掀起了水手服吻起了妹的腹部,双手也在腰腹之间不停的轻拂按摸。

妹被爸这样的手法刺激全身不停的扭动,把左手放到了自已的乳房上,右手伸向了下身的花穴私处想要舒解那难忍的情慾如潮,但是爸那纤细却有力的双手抓住了妹的双手,在妹的耳边轻声笑说:「小调皮,不能自已用手哦,让爸带领妳吧!」然后把妹的手放到了妹的头上,开始用嘴轻轻的浅啄起妹的双乳跟乳头,妹被爸刺激不但没有能舒解,反而扭动的更厉害,叫得更大声了,这时爸压在妹的身上继续亲吻的妹的双乳,把左手伸向了妹的花穴口,轻轻的在阴唇跟阴核上拂摸过,妹受不了爸这出神入化的爱抚,大声的淫叫:「人家要丢了,人家要丢了!」话才说完,妹的花穴口就流出了阴精,爸爸用那红艳的小嘴去接住那像水一样流出的阴精,说:「小梢的阴精真香呢!」然后把那还含着妹阴精的嘴吻上了妹的嘴,妹张开嘴让爸吻她,两人的唇舌交缠,十分的淫靡。这时我看了心里想,爸爸不用插入妹的身体就把妹搞得洩身了,实在是厉害极了。而爸爸这时才开始跟妹性交,他躺在床上,那粉红色又粗又长的男根竖立贲张,然后把妹抱起,让他的龟头顶在了妹的蜜穴口,爸笑着说:「小梢,慢慢的坐下来,不要太快,让妳的蜜穴花径尝尝爸的肉棒吧!」小梢听爸的话,慢慢的坐下来,让爸的男根慢慢的顶进了她的花径,就这样一寸一寸的慢慢挺进,顶到妹花心时,妹的全身受到这刺激当场无力、双手一鬆,全身猛然一坐,爸的龟头就突破了妹的花心进入了妹的子宫了!

妹的子宫被爸的巨物的热度一烫,当场淫叫起来:「爸。。。你的好。。。大又烫。。。人家快。。。要被。。。干死。。。了。。。子宫。。。里。。。都感觉。。。到。。。爸的。。。龟。。。头在顶。。。了!」然后阴道一缩,又洩出了一股阴精浇在爸的阳物上,然后从花穴口流了出来,一直流到了大腿上呢。这时爸扶住妹的腰身,开始用力往上顶,每顶一下就顶进了妹的子宫,然后妹就是淫叫一声,这时姐姐过来开始抚摸起我的巨根,淫蕩的笑着说:「爸跟妹都开始干炮了,干下来就轮到我们了!」

上一篇:春暖花开

下一篇:【观音菩萨的性爱旅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