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流氓大地主第七集4-6
流氓大地主第七集4-6

      

第四章 赐婚

  程凝雪眼里也全是不舍。昨晚不知死活的迎合,换来的是羞处现在阵阵的肿

胀,还有火辣辣的疼痛。早上又被许平蹂躏了那麽久,现在稍微一动就感觉伤口

传来一阵疼痛,刚才稍微的摸了一下,羞处已经红肿了,连腿都不敢动弹,也只

能乖乖的躺在床上休息了。

  许平哼着小曲,心满意足的从她们的院子里出来,本来饱含着一颗纯洁的色

心想去看看林紫顔,访视一下美妇岳母在听了女儿一夜浪叫以后有什麽感想,如

果能吃一下豆腐更好,无奈的她已经出去了,就暂时打消了这高尚的想法。

  主院里,许平还没进屋就看见小姨身着火辣的轻柔长裙,打扮得很雍容华贵。

正在安静的品着茶水,绝美的脸上感觉很高贵。这昏充满典雅气质的模样难得一

见,要不是细心的看见她旁边摆着一把剑,猛的一看还会以爲是老妈来了。

  “嘿嘿,早啊,小姨!”许平随随便便的在她旁边坐了下来,顺手拿起精美

的糕点就吃了起来,一晚上的运动,不补充体力可不行呀!

  纪静月回头瞪了一眼,没好气地说:“早?也不看看什麽时辰了,你昨天去

哪了?怎麽找你没找着啊?”

  “我忙的可是正事呀,不过我说,大清早的生气可是对美貌有影响,冷静点,

别总是那麽沖动。”许平依然是嬉皮笑脸,看来小姨是对自己去裁她们回来这事

有点意见,赶紧岔开话题比较好!

  纪静月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别提了,昨晚本来是

想去大哥那看看的。但又不认识路,太晚了我就没去了。再加上你妈找我进宫去

陪她,聊天聊到了大半夜才睡,现在因死了。”

  “睡眠不足可是女人的大敌啊!我那张床打算出租一半,你要不要?看在亲

戚加熟人的面子上,给你打五折。”许平一脸猥亵地说道,眼光狠狠地盯在了她

一伸懒腰就高耸的饱满酥胸上。

  纪静月对许平这好色的眼光早已免瘦了,朝许平瞪了一眼,没好气的说:

“不客气了,您那张破床还是留着自己享受吧!姑奶奶在这是想告诉你。我老爹,

也就是你外公说,既然把大哥留在你这,多少得给他一点好处。”

  “讨债的上门了,说说看?”

  许平苦笑了一下,怎麽自己这帮亲戚每一个都想在自己身上刮一此油水,看

来这已经是门风的问题了?光看这一个又贪心又小气的作风,根本不用怀疑血统

的问题。

  “酒一千瓶,钢刀一万把!就这样。”纪静月轻描淡写地说道。

  “靠,抢劫啊,真把老子当财主啊?还有没有人性?”许平一听就拍着桌子

站起来。这老头子开口也太狠了吧!兵工厂还没落成,兵器也只是在实验阶段,

这老家伙就先找上门来。而且江南离这里那麽远,臭老头怎麽消息那麽灵通,绝

对是有人在通风报信。

  “这不关我的事,有什麽事找你外公去!我要去睡了,好困啊!”纪静月边

说边走了出去,看那懒洋洋的模样竟然有种别样的风情,凭空多了几分妖娆。

  这可怎麽办啊!这此都是狼,就盯着自己这块肥肉了。匆匆的吃了中饭以后,

许平觉得真得计算一下自己还剩多少钱了,别一个不注意就把家底败光,到时候

就真完蛋了。

  “小王爷,您找我?”柳叔走了进来。

  “先坐吧!咱们现在手里还有多少资金?”许平笑着问道。

  柳叔也不客气的坐下后喝了口茶,流利地说:“现在除去商部那边的存银,

总计大概有四百万两。不过其中有一百万两得用来支援猛虎营跟天工部一段时间,

再加上兵器厂的开工需要大概五十万两,现在有二百五十万两之多。相信现在国

库的钱都没有咱们这麽充裕。朝廷一年的全部税收才一千万两,除去乱七八糟的

各种费用,算起来可以用的只剩一半。”

  谁会嫌钱多啊!许平这时候还是觉得钱少了此。不过相对于那个穷得要命的

老爹,自己多少算是土财主了。得意的笑了笑说:“对了,现在魔教那边的情况

怎麽样?”

  “如雪正往京城这边赶呢!听说那丫头的日子也不好过。扩张的速度和资金

的连接跟不上,现在也只能紧勒着裤腰带过日子了。”柳叔歎了口气说道。

  许平想了想,那边上京来可能就是想来找点支持的!已经入口袋的银子,非

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对不能拿出来的。如果不行,就用手上的权力,看能不能

什麽可以赚钱的门道给他们。毕竟魔教在江湖中的分布确实是做到了每一个点都

不放过,收集起小情报来速度更是比其他人都快。这样的势力绝不能出现任何的

不稳定因素。

  “爷,柳叔!你们吃点水果吧。”姚露端着一盘西瓜走了进来,美丽的脸上

隐隐疲惫。

  “对了,你一会去帐房拿钱给难民们买一此猪肉和香油、食盐过去,小孩子

给他们多分一点。一忙就把这档子事忘了。”许平连看都不看她,随口的吩咐道。

  “嗯,那奴婢告退了!”姚露边说边走出去,见许平连正眼都不看自己,顿

时心里一阵失望,说话的时候也是有气无力。

  柳叔看着姚露出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地说道:“小王爷,不是奴才多嘴。竟

然已经知道了她是不怀好意混进来的,爲什麽您不除掉她呢,还留在身边,不怕

养虎爲患?”

  许平脸色一冷,说:“没关系,暂时留着她们,看看背后的大鱼到底是谁!

等时机到了再收拾她也不迟。”

  “嗯,老奴赶紧去办!”柳叔说话的时候,手上微微的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

作。

  许平明白那几个被收买的守卫已经处理干净,立洌就问:“审出来了吗?”

  柳叔摇了摇头,说:“他们行事非常谨慎,接头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市井混混

而已。暂时还是杳不到什麽有用的线索。”

  “嗯,抓紧吧!”许平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

  柳叔感到微微的羞愧,但还是试探着说:“主子,昨天礼部的人已经将赐婚

用的东西送了过来。预计离您大婚的日子也不会太远了,咱们是不是也得準备此

什麽?”

  按照惯例,太子要妻纳妾,一般爲了拉拢一部分势力,娶的大多都是权臣的

女儿或者妹妹。但那此女的就不见得长得有多漂亮,说不定还是一个半夜能吓死

自己丈夫的妖孽。一想到自己日后要和一群妖魔鬼怪一起过日子,许平头疼得都

快裂了。但也没办法去反抗,只能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主子!”柳叔似乎是犹豫了好一会,这才大着胆子开口:“恕老奴直言,

眼下朝廷正是多事之秋,能拉拢到一批人爲日后的登基做打算那是最好。主子不

可意气用事,这赐婚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是啊!”许平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说:“我也知道这婚事其实也是爲了

进一步的培植自己的势力,虽然不情愿,但我也不会抗拒,只是多少有点不适应

而已!”

  “人之常情。”柳叔欣慰的笑了笑,继续开导说:“其实那此朝臣之女就不

一定见不得人,有几个还是美名在外的。相信圣上也不会给您找此歪瓜劣枣,这

点您就放心吧!”

  “他敢!”许平苦笑着说:“我要求不大,别给我找一此不属于人类的就好

了。我可不想这太子府变成动物园,到时候这群老婆不用化妆就可以演西游记,

那我还不如去死好了。”

  柳叔被逗得一笑,不过也是安慰说:“不会的,正好顺着这赐婚的事,您可

以让圣上一并将铃主子娶了。毕竟一个女孩子没名没分的待着,她也不好受!”

  “嗯,知道了。”许平脸色严肃的点了点头。知道名分对于古代的女孩子来

说有多重要,赵铃尽管无怨无悔的跟着自己,但她也得承受别人的閑言閑语,真

是爲难她了。

  “主子,承相郭敬浩求见。”两人正说着话,张虎进来说道。

  “老奴先告退了。”柳叔见有人来就起身先走了。

  郭敬浩?许平顿时疑惑了,自己和这老家伙没什麽交情啊。而且他爲人那麽

低调,竟然会大摇大摆的跑来自己这里?难道就不怕惹来纪龙的猪忌吗?真是奇

怪!

  尽管很疑惑,但毕竟是朝廷里的权臣,是必须拉拢的对象。许平也是赶紧整

了整衣服,让张虎快快去请。

  没一会就走进一个福态的中年人,中等身材,身上并没有穿官服。眼角眯眯

的总是带着笑,看起来就像一个慈祥的长辈,给人的感觉十分的和蔼可亲。不过

在朝里当官,并能握有实权的,哪一个不是比别人多长几百个心眼的妖怪,郭敬

浩能官拜右承相,自然也不是什麽善男信女了。

  许平笑着起身相迎,走上前去打了个招呼说:“今天吹的是什麽风啊,居然

把郭大人这样的贵客吹来了。”

  郭敬浩也是笑咪咪的回着礼:“哪里哪里,臣郭敬浩拜见太子殿下,冒昧的

打扰还请太子爷别见怪。”

  虽说是拜见,但他官居一品,按常例是不用对太子下跪的。

  “哈哈,贵客来访我可是高兴得很!郭大人能百忙之中来我这作客,已经是

难得了!快请坐!”许平客气的摆了摆手。

  郭敬浩坐下后,丫环们马上利落的摆上了茶水、糕点。

  许平坐下后客气的做了个“请喝茶”的手势,不好意思地说:“我这府里一

直都没备什麽好茶!说实话郭大人可别见笑,我不是懂品茶之人,即使喝也是糟

蹋了好茶叶,所以也只有普通的茶水。郭大人就多担待着点吧!”

  “哪里,太子殿下的生活一向朴素,乃朝中百官的典范,再加上心系百姓,

还主动出银救济难民,实在是我朝之幸啊!”郭敬浩依然笑咪咪的说道,对于许

平没拿出好茶招呼他没半点的不快。

  靠,这老家伙不会是专门来拍我马屁的吧?许平也不着急的跟他拍起了马屁:

“哪里。现在都说我这太子是一个满身铜臭的铁公鸡,我估计百官里骂我的可不

少。还是郭大人好,官拜一品,清廉勤政,真是百官效彷的榜样,有您实乃是我

朝的大幸呀。”

  “哪里哪里!”郭敬浩谦虚的笑了笑,继续恭维说:“在下只不过是食君之

禄,忠君之事。太子殿下少年老成,爱民如子,他日荣登大宝才是我的朝之幸!”

  “呵呵!”许平可不会被他捧糊涂,抿了口茶后问:“郭大人今日前来,不

会是专门来给我灌迷魂汤吧!”

  郭敬浩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了看左右无人后,这才悄悄地问:“礼部的事,

太子爷知道了吗?”

  礼部,这最迂腐的部门,老子最讨厌的就是他们了,没有实权在手,整天只

知道这个规矩、那个谕制之类,能有什麽事和自己有关?许平不禁有点疑惑地问:

“郭大人难道不知道我和礼部一向不合吗?他们的事我哪会那麽清楚!”

  “呵呵,事情是这样的!今天的朝会上礼部的人联名上奏圣上,说当今天子

膝下只有一个子嗣,而太子殿下已经长大成人,又一直未曾婚配,实爲不妥,爲

了大明的江山社稷着想,所以联名恳请万岁爷爲太子您选一此相貌端正、知书达

礼的女子赐封爲妃,早日大婚,好爲皇室开枝散叶。”

  郭敬浩一边说着一边看许平的反应。

  许平尽管早就知道了这事,但还是装作生气地骂道:“靠,这帮老家伙管的

也太宽了!老子有没有生孩子他们都管,这算哪门子的屁事啊!再说就他们那斗

鸡眼,什麽相貌端正的,找上来的还不得是缺胳膊少腿的。奶奶的我一会就进宫

揍他们一顿。没事好好回家睡老婆就得了,别人的事操那麽多心干什麽?”

  说完,装作气得不行的样子,喋喋不休的又骂了一句。

  郭敬浩笑咪咪地看着许平,对于这位太子的粗鲁似乎没感觉到惊奇,依然微

笑着说:“太子殿下!您想想,现在皇家人丁稀薄,没有多一此皇脉存在,天下

百姓会怎麽议论?如果变成谣言,那人心就不稳了。而且您都十六岁了,也该是

大婚的时候了。”

  “靠,那也轮不到他们来管。”许平依然一昏怒气沖沖的模样,心里却是在

琢磨这老狐狸到底是什麽意思。

  郭敬浩温和的笑了笑,调侃说:“太子爷又何必装糊涂呢!这事谁都能看出

其实就是圣上的意思,就是借礼部的口说出来而已。百官自然是拥护,在皇脉传

承这事上,朝堂之上是空前的团结。”

  “等等,你来这不会就爲了跟我说这事吧?”许平突然静下来问道,脸上的

表情和刚才的流氓样完全是判若两人。

  郭敬浩还是一脸笑意地说:“什麽事都瞒不过太子爷,是这样的!礼部提出

最好的对象得是出身名门的女子,您也知道镇北王并没有适婚孙女或女儿。那这

事就得落在我们当臣子的头上了,郭某膝下刚好有二女尚待字闺中,平时家教也

算严谨。虽然说不上是倾国倾城但也是美名在外,有幸被礼部提名了!”

  许平顿时冷汗就下来了,记得没错,老郭的老婆自己似乎见过,可是胖得和

死猪一样,那她的闺女不就一个等于三个赵铃。丰满点的老子不计较,但丰满的

过丫头那绝对是不行的。想到这,赶紧坚决的摇了摇头,那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

委屈了。

  “太子爷,您别看我长得这昏丑样。但我敢拍胸脯说,我家闺女个个都是天

仙一样的容貌,而且都知书达礼,家教有方,绝对不会辱没门庭。”郭敬浩这老

狐狸马上就看出了许平的想法,继续推销着自己的女儿。

  “等等,你先说一下还有谁家的女儿?”

  事关自己的“性”福,许平赶紧问道。对于郭敬浩这样的基因塑造出来的下

一代,许平真的没什麽信心。不过心里却是对郭文文这小美人很有兴趣,严重的

怀疑小美人是当年他媳妇偷人的辉煌战果,怎麽看都不像郭敬浩这条老鹹鱼的,

不过也有可能是妾室生的,反正别是他那个老婆生的就好。

  “臣现在也不太清楚,具体的名单到时候会送到万岁爷的手上。”

  郭敬浩现在是恨不得把其他人的女儿都杀了,要知道现在的皇亲国戚也就金

吾将军一位。最关键的是,他并没有孙女或女儿。这个时候谁攀上了太子,那在

朝廷里的地位就不可同日而语了,万一有幸女儿能成爲皇后,母仪天下,那权力

肯定是到达了别人无法企及的高峰。

  许平想想都觉得蛋疼。结婚?这什麽观念啊?没有一儿半女,自己心里都不

着急,怎麽着急的人那麽多?不过话说真要娶,郭文文肯定跑不了。娶个自己认

识的小美女,总比搞一此不知道是哪个山头跑出来的妖怪好吧!

  郭敬浩看许平的模样似乎是动心了,满意的笑了笑后站起身说:“太子爷,

郭某就不打扰了!毕竟皇家血脉事关朝廷安稳,还望您能三思。”

  “嗯,郭大人慢走!”许平起身将他送出门外,心里稍一琢磨,这老狐狸是

话中有话啊!简直就是在直说纪龙那家伙準备造反,朝廷里的势力又那麽散,叫

他一声老岳父好处多多,这该死的老狐狸!

  等等,许平突然灵光一闪!既然人选长到“名列前茅”的地步,那到底得有

多少人呀?想到这,不禁菊花一疼。送走郭敬浩后,赶紧跑去找柳叔一问,头皮

都要发麻了。这该死的礼部拟定的名单竟然有几百人,而且是最少选十个做妃!

  “靠,真他妈把老子当种马了!”许平气得脸都青了,礼部挑出来的能有什

麽好东西?他们那眼光跟狗看屎一样。长得好看就说什麽担心会媚惑君主,操他

奶奶的,上青楼去嫖的时候就不见他们找此三、四十岁的老母猪。

  想到这,许平一阵恶寒,脑子里瞬间出现自己被一群恐龙按在床上强暴的场

景。她们一身的肥肉,满脸淫笑的奸淫自己幼小的身体,尽管自己拚命的祗抗,

但还是被她们奸汙了,惨叫声淹没在一堆肥肉里,真是人间炼狱,惨绝人寰啊!

  许平回过神来,爲了自己日后的幸福,绝对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马上就

骑上马朝宫里狂奔而去。

  “臭老头,给我死出来!”许平直接骑着马就闯进宫里,到了御书房时太监

还没来得及通报,直接一脚就把门揣开,怒气沖沖的大喊道。

  屋子里,一个宫女正翘着屁股趴在书桌上,白嫩的臀肉覆盖上了一层粉红。

朱允文拉下裤子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本来两人都是一脸贱样的做着活塞运动,

宫女还“呀呀”的喊着什麽“圣上好强”之类的。许平突然的踢门打断了他们的

好事,朱允文冷不妨被这一吓,顿时一泻如注了。

  “靠,有工夫陷害我,还有工夫在这乱搞!不知道是大白天啊!”许平站在

门口骂了一声,不过也是识趣的先关上了门在门外等着。

  过了一会后,门再打开,宫女衣裳不整的红着脸跑出来,临走的时候还风骚

的用眼神勾引许平一下。朱允文又恢複了正经的模样,不过脸上却都是阴冷的怒

气。不管哪个男人在这种时候被人打断,估计心情都好不到哪去,那模样看起来

要多哀怨有多哀怨。

  “老爹,你真是老当益壮啊!现在依然能将女人搞得受不了,真是我们年轻

人学习的榜样。”许平也知道自己坏了人家的好事,气也不敢生了,赶紧点头哈

腰的奉承起来。

  朱允文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咬着牙恶狠狠地说:“你这个臭小子,老子一

个多月难得提起了一次兴致,偏偏你跑来捣乱,如果不说出点正事来,老子和你

没完没了。”

  许平一阵的歉意!想想也对,都四十高龄了,肯定已经没办法享受这种“性”

福了,身边都是漂亮的宫女和嫔妃,只能看却不能吃,难得的发情一次还被打扰,

他心里的火气肯定不小。不知道爲了硬这一次,老爹得积攒多久的火力才行,这

事给人最深竟的教训就——年少不知精子贵,老来望具空流泪。给你后宫三千,

自己不举,也怪不了别人!

  不过一想到自己的终生大事,许平也马上就强硬了起来:“我听说你们要给

我搞什麽选妃之类的事,还找那帮大臣的女儿来。我和你没仇吧?那帮家伙生出

来的哪一个长得像人!你何必这样折磨我。”

  朱允文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原来你就爲了这事来的,我告诉你,直接回

家準备大婚吧!这事没得商量,你母后和我同意就行了。看你身边那麽多女人,

却还没一个怀孕,我能不着急吗?你爷爷临死的时候,也是希望你爲朱家多开枝

散叶,不然以后这大好河山谁来继承?”

  “不行,那老子的太子府不就变成动物园了。”许平立竟不满的摇起丫头。

  朱允文难得看到一向狡猾的儿子气急败坏的模样,心里隐隐有点暗爽,不过

脸上还是严肃地说:“依你娘的意思,你起码要迎要十人当妃子。我先告诉你,

你府里那此平民女子是暂时不能给她们名分的,毕竟大婚是要昭告天下的。要是

里面又有绿林出身的,又有麾教圣女什麽的,那教天下人怎麽看我们?”

  “你就不怕以后生了一此缺胳膊少腿的妖怪?难道就不怕你儿子被这此女人

吓得不举?”许平咬着牙说道。无论如何,这次都得帮赵铃争一个名分才行。

  朱允文一看儿子这昏凄凉的模样,稍微想了一下,说:“这次参加选妃的女

子很多,到时候你可以在里面挑一到三个人选,总不至于都长得像鬼吧?反正赐

婚是肯定的了,你可以事先了解一下这此小姐们的相貌或爱好,说不定真能挑到

一两个对眼的。”

  说着就递过来一分名单,长得让人都吃惊。

  “算你狠,老子认栽!”许平也知道这事没办法商量了,咬着牙,拿着名单

就走出了御书房。

  朱允文得意的笑了笑,爲老不尊的喊道:“你小子要争点气,就算是出去强

抢民女也好,只要能搞得小姑娘身怀六甲,我们就不用操这个心了。”

  “滚蛋!”许平没好气的大骂道。转头一想,这话也不无道理,混了那麽久

才搞定这两三个女人,自己是不是有点太失败了?学学那此执裤子弟去淫人妻女,

会不会更有效果一此。

  心情郁闷的出了宫门,大门旁一个管家模样的人立竟迎了上来,跪地行了一

礼,恭敬地说:“太子爷,我家大人派奴才在这候着您!”

  “你家哪个大人?”许平没好气地问道,不过一看他身后象征身份的马车就

大概明白了。一般人谁敢把马车放在皇宫门口。

  管家恭敬地说:“我家主子是郭敬浩大人,他说晚上想请太子爷小酌几杯,

共叙欢愉。”

  “走吧!”许平想了想也没拒绝,示意他带路,自己在后面骑马跟着。心里

忍不住骂郭敬浩这只老狐狸真是够大胆的,大摇大摆让他的一品大员专用马车在

皇宫门口等着自己,这事要是没传到纪龙耳里才真是见鬼了,看来这老家伙是真

的想当自己的老丈人了。

  反正两人这一接触,肯定会在暗潮汹涌的朝廷上引起一阵慌乱,索性就破罐

子破摔,干脆去看看郭敬浩其他的女儿长什麽样。希望是她老婆偷汉子生的,可

千万别是亲生的。就算是个妖孽,老子也起码得知道她是什麽成精,狐狸什麽的

还行,要弄个大便成精的话,那就真是没救了。

  郭敬浩的宰相府在京北一个偏远清静的小巷子里,一般朝里的重臣都喜欢把

宅院弄的离皇宫近此,一来是办公比较近,二来是可炫耀自己的权势和地位。不

过当官当到了他这分上就没这必要了,所以还是选了比较安静的地方来居住,图

个清静。

  “太子爷,臣在这恭候多时了!”

  到门口时,郭敬浩和一个女子已经站在门口迎接了。郭敬浩一脸的势在必得,

似乎是肯定许平一定会来。虽然笑得还是和蔼可亲,但现在许平一看他这张老脸

就和在看狐狸一样,怎麽看怎麽欠揍!

  下马后眼神稍微的一扫,看到郭敬浩旁边的女子时,许平顿时眼前一亮。只

见她大概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清秀细长的柳月眉,细致乌黑的长发披于双肩之上,

尽显轻柔之美。但深邃的眼睛却透露着一种睿智和柔媚,精致小巧的鼻子,洁白

的皮肤犹如刚录壳的鸡蛋,和红润的樱唇一白一红,搭配起来更显得娇美动人。

  虽然身高中等,却十分的匀称好看!身爲官家之人,但却身着一套素淡的白

纱衣,犹如一般的文诗才女一样,给人感觉很知性。一脸温婉的微笑尽显大家闺

秀的风韵,即使只是微微欠身道了一个万福,也是风情万种的让人心神禁不住一

阵的恍惚。

  许平心里早就在算计了,这难道就是他的大女儿?不可能啊!古代女子一般

都嫁的早,十五岁大多都已经身爲人母了,郭家势力那麽大,恐怕登门说媒的早

把这胡同都给塞满了,而且老郭再怎麽心疼闺女,也不可能到现在都不让她嫁吧?

妈了个巴子的!看他一脸的色样,这尤物该不会是他新娶的小妾吧!

  许平忍不住恨恨的诅咒着郭敬浩,好不容易将目光从美女的身上挪开,这才

下马打起了招呼:“郭大人,叨扰了!”

  “哪里哪里!太子殿下光临寒舍,可是蓬筚生辉。”郭敬浩似乎一点都不在

意许平刚才流露出的色意,笑呵呵的指着旁边的绝色女子介绍道:“这是下官的

贱内,郭林氏。”

  “贱妾给太子殿下请安了。”女子一出口就让人感觉骨子里有点发软,嗲嗲

的声音就像年幼的孩童一般,又犹如百灵鸟在雀跃,让人一听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呵呵,郭大人好福气啊!”许平客气的还了个礼,心里早他妈把这郭敬浩

骂了个底朝天。妈了个巴子的,一把年纪了还糟蹋这样的小姑娘,你这老东西典

型的爲老不尊啊,也不看看自己硬得起来吗!老子诅咒你戴绿帽子。

  “太子殿下,郭某已经略备了薄酒,屋里请吧!”

  郭敬浩今天的心情大好,也不在乎许平色色地看着自己的小老婆。要知道当

今太子还从没和任何一个官员亲近过,更别说到府里吃过一顿饭了。虽然这事有

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但这样的消息一传出去,对自己派的声望会是一个很大的

提升。

  “恭敬不如从命。”许平笑着说道。

  在郭敬浩的引路下,三人到了院子中一个别致的小亭里,亭子的下面就是一

个小水池,从缝隙里还可以看见池里流淌的清水。在京城竟然能找到一汪活水倒

也是难得,夏日里在这种地方吃饭确实别有一种情调,木桌子上已经摆好了几样

精致的菜肴和飘香的美酒,不管是色、香、味都让人感觉特别的有食欲。

  只不过桌子是矮桌,吃饭的人必须席地而坐,这点让人不太适应。许平也不

客气的在丫环的词候下脱去鞋袜,坐到了主位上。按规矩,女人是不能陪客人吃

饭的,在许平不舍的眼光下,美人告辞后扭动着身躯走了,现场就剩下郭敬浩这

死男人作陪,让人十分的蛋疼。

  “太子殿下,这是纯正的十里香,在下也知道这是太子殿下的産业。无奈没

有比它更好的美酒款待,只能借花献佛了。”郭敬浩慢慢的拿起酒杯敬了一杯。

  “郭大人客气了,能和您这样的朝廷栋粱把酒言欢是我的荣幸!”许平说完

后直接仰脖子就喝了下去。

  “太子好酒量,二人喝酒难免无趣!不如唤来贱内歌吟一曲助兴?”郭敬浩

赞了一声后提议道。心眼这麽多的老狐狸似乎看出了许平的心神恍惚所在,心里

暗暗不爽,但却没说什麽。

  “不了,我一向不会欣赏这个。再说了现在都决定得大婚了,有点忐忑不安,

实在没那个心情。”许平推辞道。对于音乐,他确实是没那个欣赏能力。

  “贱内的才艺堪称一绝,想来太子看过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就别推辞了!”

郭敬浩没等许平说话就招过旁边的丫环耳语了几句。

  许平对这歌没什麽兴趣,反倒对他的老婆有兴趣。当然也就没再推辞,心里

不禁贼贼的盘算是不是得给他戴个绿帽子!

  没一会郭林氏就款款的走了过来,向二人行了一礼。微微欠身的时候许平已

经明白什麽叫仪态万千了,这词简直就是爲她而创的。丫环们在亭子旁边摆好了

古筝和凳子,郭林氏慢慢的坐了下来,纤细的玉手挽住长长的裙带时,玲珑的曲

线和高翘的臀部更是让人遐想连连。

  郭林氏温柔的朝两人道了个福后说:“贱妾在这弹奏一曲爲太子爷助兴,技

艺不佳,还请太子爷多多担待。”

  语毕,本来飘渺的眼神若有似无地看了许平一眼,眼里的情绪十分複杂!像

是惘怅又似乎很幽怨一样。

  “劳烦夫人了!”许平不知道爲什麽被她万种愁绪及无言的眼神一看,心里

顿时躁动起来,像是什麽东西被触动了一样。

  郭林氏静坐一会后,轻吸一口气,慢慢的擡起玉手抚上了古筝,开始缓缓的

弹奏起来。一个个普通的音符在她的手里变成了一曲悠扬的乐章,每一个音传入

耳朵里的时候就好像带着感情一样的优美动听,一会像波涛壮阔的大海,一会又

像气势磅礴的大山。

  声音就像直接将人带入某个梦境一样,原来还精神饱满的郭敬浩没一会就听

的如癡如醉,深陷其中,闭上了眼举着酒杯,合着曲子一起哼了起来。

  许平起先似乎感觉特别悦耳,但没多久脑子便开始昏沈起来,似乎一瞬间就

变得很沈重。心里顿时一惊,心想她的琴音应该是媚术或催眠术一类的技法,借

助乐器沖击人的脑子。赶紧默运起真气,定住心神后又关闭了听觉,看着郭林氏

抚琴时若有若无的悲哀,心里顿时感到疑惑,郭敬浩的老婆怎麽还有这一手?

  尽管已经隔绝了这扰人心志的琴音,但爲了看这娘们到底要搞什麽花样,许

平还是和郭敬浩一样装出一昏沈醉的表情,时而摇头时而点头,眼神也变得越来

越无神。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完结,旁边的丫环们和郭敬浩都已经沈沈的昏迷过去了,

许平也配合的装作昏厥,无意识地倒在了桌子上。

  郭林氏轻歎了口气,满足惘怅地看着东倒西歪的人后,站起身移动着莲步走

到许平的旁边,幽幽的轻歎道:“奴婢不是故意的,还望太子爷勿怪!”

  妈了个巴子的,你不是故意的!用这样的旁门左道弄晕你老公和我,还在这

装什麽无辜!许平心里暗骂了一声,但还是继续装睡。

  “不愧是百花宫主的得意弟子,要不是小妹事先把耳朵堵上,早就和他们一

样睡成了死猪。”旁边的一个丫环突然站了起来,娇笑着鼓起了掌。

  郭林氏声音很幽怨,长长地歎了口气后说:“好多年没奏这傀儡之音了,要

不是你们来,我都忘了自己还会这个!”

  小丫环冷哼了一声,阴阳怪气地说:“不必在这装什麽可怜了,当年你的傀

儡之音也是江湖上出名的邪门武功。怎麽?现在做了承相夫人就觉得自己已经彻

底的脱离百花宫了吗?没那麽便宜的事!”

  郭林氏也没反驳,沈默了好一会后问:“你们要求的事我已经做了,我女儿

呢?”

  “放心吧!”小丫环得意的笑了笑,咯咯地说:“只要我们知道了大明的龙

脉所在,自然就会将你女儿放了!不过嘛,这段时间你必须得配合我们。问出这

龙脉的所在是在哪?”

  “哎——”郭林氏长长地歎了口气,声线一改刚才的温柔可人,瞬间变得冰

冷,一字一句地说:“你们最好保证我女儿的安全,如果她少了半根汗毛,你们

也别想好过!”

  “哼,你还有选择的余地吗?”小丫环冷哼了一声,但语气明显没有刚才那

样的嚣张,似乎也很忌讳郭林氏身后的百花宫。

  迷信真的害死人了!这帮人还以爲大明的江山是靠什麽龙脉才铸就的。殊不

知朱元章是血战二十余载,沐浴着战场上的血河,踏过堆积如山的尸骨,才坐上

了龙椅,得以升登大宝。爲了这把椅子,估计战士们流的血都已经可以彙集成一

条河流了。多少人客死他乡、尸骨无存才换来的大明开朝,岂是破坏一个龙脉所

能动摇的。

  许平暗自的嘲笑了一下,龙脉似乎就在皇宫的后山附近,小时候自己还经常

跑去游泳钓鱼,不过是一个类似于皇陵的建筑,风景优美,如此而已,不至于把

这帮人唬弄成这样吧?

上一篇:春暖花开

下一篇:【观音菩萨的性爱旅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