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射鵰淫女传记––黄蓉篇
射鵰淫女传记––黄蓉篇

上一篇:神鵰外传 ( 16 )

下一篇:赤炼仙子

      

黄蓉在武林中号称「中原第一美女」,嫁于郭靖后居于桃花岛上,十六年后,郭靖由于到中原去抗元护宋,所以和两个徒儿大小武住在岛上,大小武是郭靖夫妻在十年前收下的徒弟,都已二十多岁了,大武长得体格健壮,威武勇猛;小武则长得英俊非凡,武功更是了得,黄蓉十分疼爱小武,但郭靖做梦也想不到这两个徒儿天生淫虫,可以百洩金枪不倒,吸取武功高强女子的阴精为己用。

就在郭靖离开岛上的第二天,黄蓉因怀了四个月的孩子,小腹已微微鼓起,她一个人在清晨散步在怪石成群的林子中,在清晨的阳光照射下,绝美艳丽的黄蓉虽已三十多了,可现在却是成熟无比,即有少女般的气息,又有少妇的风采,面容更是美艳绝世,肌芙迷人,全身奇香、柔软无比,因她天生体质不同常人是个天下少有的尤物。

」直到黄蓉惊过后,才发现自己的下身已流了半床的淫液,双乳胀痛。

想到这里,黄蓉更是面红不已,她不自主地一手摸了一摸发胀的双乳,发现双乳已胀得像要从奶罩中蹦出似的,另一只手从轻纱裙摆下扶弄着外阴,食指不时从内裤缝中进入阴户,小红嘴微张开不停呼吸,粉颈轻仰,玉面生霞,银牙细咬,凤眼微合,一只美腿高抬,裙子随着大腿高抬徐徐落入腰际。

刚到不久的小武这时正跺在一块大石后瞧着师母的淫像,这怪石林是桃花岛的禁地,除郭靖夫妇外,别人是不可以进来的,小武经常到夜里跑到大陆上採花练功,今天偏偏从这回房,发现师母黄蓉正在思春,小武心里想:「师母一人也是怪孤独的,怀孩子后已半年不和男人做爱了,加上师父是个武癡,不大和师母同房,难怪师母思春了,师母是个烈性女子想慰劳一下师母又怕师母拒绝。

」想着只见师母黄蓉靠在一根石柱边,张开双腿,把裙摆翻上腰间,用私处贴住石柱凹凸不平之处不停磨蹭着,内裤边的嫩肉被磨得粉红的,娇哼声不断从经唇中发出,双手不断揉、捏、挤双乳,双乳更是胀得利害,小武平时只知师母的奶子不小,虽不见真面目,但已被吓得两眼都直了,小武这时忘怀地慢慢走到黄蓉根前,黄蓉一瞧见小武便吓不知所措了,一想到自己的羞态被徒儿看见,而且是梦中干得自己淫水横流的小武,一种异样的感觉从体内发出,这时的黄蓉见小武色迷迷地叮着自己的双乳,不由粉脸通红,马上站直背身对着小武慌忙整理衣物,小武这时竞一把抱住黄蓉淫声说道「师母,让我来安慰你吧!」

可自己天质过人,自己从未被这幺大的鸡巴插过,如此的美物何不尝尝呢!事后叫小武不声张,别人是不会知道的」想着黄蓉不由得全身抽噎不止,小穴不断流出淫液,满脸涨得通红,小武看见黄蓉见到巨物便激动不止,心想「昨晚一夜都能找到一位女子练功,能用师母来练枪是最好不过了,她武功高强、内功深厚、又是个怀孩子的妇人,解风情,床上的技术不错,叫床的声音一定绝纱动听」于是把黄蓉的内裤衩也除去了,黄蓉也非常配合地抬起股部让小武除去内裤,不过马上又把双腿合拢,小武无法看清师母黄蓉的蜜穴,便弯腰用嘴去将黄蓉的其中一个美乳以口含住半深啜着,一手揉搓着另一个,一手则将指头伸入黄蓉的小嘴探索着那润湿的美舌头。

在一双美乳都吸含过后,双手尽我可能的搓弄着那一对美绝的淫乳,嘴则凑上黄蓉的小嘴亲吻着性感的双唇,再以舌尖勾出她的美舌深深的吸吮着直到根部,以舌头绕行黄蓉的丰润小嘴内部做一次完美的巡礼,享受她美味的香涎。

而又再度深啜着她湿润的淫舌肉,如此反覆的啜吮数十次,真想将黄蓉的淫舌肉食入口中。

以此同时,黄蓉那美穴的两片阴唇正由于小武另一支手拨开双腿而慢慢显露出来。

小武这时才向黄蓉的美穴进发,先是舔着黄蓉的杂乱淫毛,再以嘴亲吻肥美的两片淫唇肉,先是贪婪地吸吮着,然后再用舌尖拨开两片淫肉而露出黑森林的入口处;小武熟练地溽湿美穴的入口肉芽,再以舌尖寻找阴核以门牙轻咬后又深吸了一会,又将舌头整根植入黄蓉的淫肉穴拚命地钻探。

最后小武双手握紧黄蓉美腿的根部头部快速的振动,以舌尖吸着黄蓉肥美的淫穴,并不时发出啜饮声享受那最甜美的蜜汁。

黄蓉则把双腿高抬起张开小美穴让小武品嚐,两手不停自摸着两乳,丰乳上留下了许多抓痕和小武刚才吮吸双乳的口水,红肿湿漉漉的乳头让食指和姆指不时捏搓、上下左右的拉动,小长舌不时舔着性感的红唇,喉咙不时发出娇喘声「啊——-哼——-哦——-好爽呀——-啊!」粉颈不断摆动,两眼更是水汪汪的,细微的汗洙正从额上冒出。

小武见以差不多了,两手掺在黄蓉的肩旁,黄蓉则斜躺在石块上,双脚极力张开,小武弓身用一尺来长的大鸡巴顶住黄蓉的小浪穴,那拳头大小的龟头刚顶到黄蓉的小穴前。

黄蓉淫声对小武说:「小心肝!别急!慢慢来,千万别中看不中用,年轻人没经念会很快洩身的」说着竞抬起小穴来磨蹭小武的大龟头。

小武一听师母黄蓉说自己中看不中用大怒,抬股挺腰一下把整个龟头插进了黄蓉的小美穴,这可苦了黄蓉,只见黄蓉娇哼一声,痛得全身打颤,两眼泪水直流瞧着小武,冷汗直冒,银牙紧咬下红唇。

小武说:「怎幺样!好师母,爽不爽,痛不痛」说完又动了下股部。

黄蓉娇声急道:「小武你——你——怎可硬来!插得人家好疼啊!轻点好妈?」小武见黄蓉也怪可怜的,只好一手轮流玩弄黄蓉的丰乳,右手则在黄蓉那骄傲的阴蒂上按挪,黄蓉这时微微抬便看见小武的大鸡巴还有大半截露在自己的小穴外,自己的小美穴的两片粉红的嫩肉紧紧地包主小武的大鸡巴,高耸的阴蒂被小武的五指轮流玩弄着,雪白的双乳不停在小武的手里跳动,乳红的乳头不断胀大。

黄蓉见如此情景心里更是激动,浑身不停抖动,子宫不停收缩排出淫液,下身开始摇动,想试着让小武的大阳具一点点深入自己的小美穴,同时运内功护着腹中的胎儿,怕小武一性起把胎儿伤着,也是方便小武的大鸡巴能深入子宫,炽热的淫液不断被小武的大鸡巴从小穴里挤出。

小武见黄蓉如此淫态顿时淫性大发,不故黄蓉的死活用力挺着大阳具插向小美穴的深处。

黄蓉媚眼微闭发出一连串淫声:「死了!小武!师母我舒服死了!大力点——-好!——-深——-再深些!——-啊!」两手紧抱住小武健壮的身躯,全身僵硬,两乳胀得好像炸开似的,下身的小美穴向小武下插的大阳具挺去,肿胀突起的阴蒂被小武的不时捏弄着,大阴唇则向大腿两则外翻开,上面贴满了黄蓉流出的淫液,两片鲜红的小阴唇紧紧裹着小武的大肉棒,鲜嫩的小花房正被小武雄伟的大肉棒缓缓插了进去,黄蓉小穴里的淫液随着小武大棒的插入四溅而出,顺着黄蓉雪白丰满的股部和小武的肉棒底部流出。

黄蓉的小腹不断收缩,只觉得子宫内淫潮不断,吱吱作响,小武的大阳具已把大龟头插入了子宫内,黄蓉一瞧小武的大阳具已插进自己的小穴了,但还有一大截还在小穴外头,满布在阳具上的黑色突起的青筋和自己鲜红的小穴的嫩肉形成鲜明的对比,心头不由一热:「这大鸡巴插得我好妙啊!比郭靖强多了,早知小武这幺能耐我早让他干我小嫩穴了」。

只见小武双脚分开扎了个小马步,用尽全身力气抽出大棒,当小武的大阳具抽出黄蓉的小穴,黄蓉连声娇哼!小穴处正一张一合地排出淫水,小武见黄蓉的淫态更是心里慾火烧身,暗下运起内功集中在粗黑的大肉棒上,两手护正黄蓉的下身对準黄蓉那还在高潮不断的小穴沉腰抽插起来,那肉体撞击的啪啪声!黄蓉的娇喘声!小武的嘿嘿声!在石林里迴荡。

小武就这样干黄蓉干了半个时辰,只见两人满身大汗如同水洗一般,黄蓉下身流出的液体都分不出是汗水或是淫水了,在小武大力插穴的同时黄蓉一边看着小武的大阳具在自己又红又小的美穴又进又出的,那些粉红的嫩肉不断随着小武的大鸡巴翻动,蜜液从小穴处不断流出,小美穴便是不断抬起迎接小武大肉棒的抽插。

淫声刚落,黄蓉便呼呼地连连丢了好一阵子的阴精,小武兴奋地用力干着黄蓉,在不到一个时辰里黄蓉便洩了十来次,全身软了下来,晕死过去了,小武怕黄蓉会脱阴而亡,于是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只手握住黄蓉的丰乳、用姆指和食指捏住鲜红突起的乳头、不断用力挤着高耸的只乳,黄蓉丰美的巨乳随着小武那粗暴的只手不断变换各种形状,小武还不时的俯身去吮吸黄蓉那鲜红的乳头,慢慢的黄蓉被乳头传来的陈陈酥麻剌激甦醒了过来。

小武淫笑对黄蓉道:「爽吧~!师母!还要不要我操你的小淫穴呀~!!!」说着一只手继续捏弄着黄容的只乳,另一只手则按住阴蒂快速的揉着。

黄容满脸通红:「啊~!嗯~!不要啊~!」,慢慢的摇着下身将就着小武的淫手,左手不停的挤着自己高傲的只乳,右手则伸手去边摸小武的巨棒边把巨棒引向自己的下身。

从这以后黄蓉骨子里天生淫性便暴露出来了。

郭靖五个月后便回来了,见到自己的爱妻比以前更神彩光艳照人了。

此时的黄蓉已是大腹便便的妇人,孩子已有九个月了,就要生产了她为了不让郭靖发现便和小武经常在密室里做爱。

不想有一次郭靖在密室外听见密室内有娇哼声,便小心地从密室的暗门往里瞧,发现黄蓉正挺着大肚子骑在小武的身上,小武躺在床上那大鸡巴高高耸立着,黄蓉正用纤细的五指扒开自己的小嫩穴,弓身坐在小武挺立的大鸡巴上,那拳头大小的龟头已插入了黄蓉的小穴,媚眼紧闭、嘴里不断娇喘着。

小武则两手托着黄蓉高挺的两乳一边扶摸,一边淫说:「师母,你的奶子越来越大了,今天我一定把你的奶子玩出水来,让你下边流水,上边也流水,师父要是见了你的淫样,一定会夸我的」黄蓉一边开始上下套弄,两只淫乳在胸前不断上下跳跃着,小穴的嫩肉随着黄蓉上下的运动而被小武的大鸡巴不停带进带出,淫液也从小穴中流出。

一边对小武说:「你师父没你会这幺干我,我怀了孩子他就不和我做爱了,小武你就不同了,你的东西又大,又能干,人家每次都被你干得死好几回,这次我一定让你玩个够」说着便呼呼地从子宫内射出大量的阴精。

郭靖只看得火冒三丈,细瞧黄蓉光着身子站立着,只腿分开,阴户中还不断流下淫水,小武半跪着用手指插入黄蓉的阴穴中,不断搅动、插抽、先是一个手指,后来竞把五指都插入黄蓉的小穴中,黄蓉更是敦着身子,只腿打开让阴户张得更开,还不停摇晃着下身,只乳不断在胸前颤动,由于性兴奋黄蓉的雪白大乳房胀得像刚出笼的大肉苞子,那粉红的大乳头不时流出奶水,两手不停搓着只乳,每当子宫内的阴精洩出时,兴奋的黄蓉用纤长的嫩手握住两乳用力捏着,白色的奶水从乳头处飞溅而出,射得满地都是,阴户开口处便是像下雨似的,只腿已湿透了,地上除了白色的奶水便是从黄蓉阴户中流出的淫水、阴精,整个密室内春光无限、有小武淫笑的笑声、黄蓉性高潮时发出的娇淫声。

而黄容还躺在那回蜜着意尤未尽. 郭靖在外面听了,心里很难过,自己要练就高深的武功必需少和女子交合,黄蓉一时性寂寞受不了,纔会和小武做出这等事来,一时拿不定主意。

想自己的爱妻和徒儿在做爱,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剌激,特别是爱妻在小武的身下宛转娇啼,淫水横流,心中更是有种十分强烈的冲动,心里竞希望能看到小武干自己的爱妻时,爱妻性兴奋时的娇态. 于时更下定决心不去揭穿,这样一来可以保住自己的名声,二来爱妻的性要求就会少,自己可以继续练习高深的武功。

第二天郭靖就不辞而别的离开了桃花岛去全真教闭关练功了,黄容从这以后开始了更为淫蕩的生活。

上一篇:神鵰外传 ( 16 )

下一篇:赤炼仙子